近日網絡上曝光多宗舉報高校教師性侵的案例。其中最典型的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生羅茜茜實名舉報教授陳小武性侵女學生。在這之後,大陸掀起了一陣「Me too」風潮,鼓勵更多女性走出來對性侵「say no」。不過,美國媒體昨日(25日)得到消息,中共正在禁止她們在社交媒體上的呼籲行為,並稱她們可能被視為在幫助「國外敵對勢力」。

《紐約時報》25日報道,中國女性響應外國「Me Too」運動,不僅面對男性主導文化衝擊,還要面對中共政府的打壓,推行時困難重重。

隨著幾宗高校教師性侵案件的曝光,越來越多的女性將自己稱為「打破沉默者」,勇敢地走出來。她們在網上發請願書,呼籲調查性騷擾,還分享互聯網米姆(meme)。

不過,中共官方的審查人員擔心這樣的行動會引起社會動盪,試圖阻礙這項運動,禁止在社交媒體上使用諸如「反性騷擾」這樣的詞語,還刪除呼籲更多地保護女性的網上請願書。

官員警告,一些活躍人士不要公開發聲,並暗示如果她們堅持那樣做,她們可能會被視為「與外國勾結」的叛國者。
「這麼多的真誠和迫切的聲音被壓制了。」24歲的張蕾蕾(譯音)說。張是一名廣州活躍人士,幫助在大學生中分發數了十份請願書。她說:「我們都很憤怒,也很震驚。」

「『我也是(Me Too)』為我們所有的人敲響了警鐘。」30歲的黃雪琴(Sophia Huang Xue-qin)說。黃是中國南方的一名記者,創辦一個舉報性騷擾的社群媒體平台。她表示:「作為個體,我們沒有足夠的勇氣站出來。但團結起來,我們的力量就大了。」

報道稱,一些社交媒體平台也在間斷性地屏蔽「我也是中國版」(MeToo China)標籤的使用。為避開審查,學生們已嘗試使用不同的短語來譴責性騷擾和性攻擊。但北京的中國傳媒大學畢業生肖梅麗(音譯)表示,該校教授已對一些活動人士發出警告,說她們可能被視為是在幫助「國外敵對勢力」。

一些倡導者擔心,如果這場運動的規模變得更大,可能會受到更多來自政府的聯合反對。2015年北京警方拘留了5名女權主義者,她們試圖在公交車上散發有關性騷擾的傳單。婦女法律援助中心也已被關閉。

曾在網絡舉報大學院長周斌性侵的張穹玟,過去的7個月一直活在性侵的陰影裏,這位院長威脅說,如果她舉報他的話,就不讓她和她的同學們畢業。

張穹玟的朋友警告她說,如果她舉報性騷擾的話,那會毀掉她的聲譽。另一位院長程水金告訴她不要將事件公開,她回憶說,程水金告訴她,「你就當作甚麼事都沒發生,就對了。」

張穹玟因這件事變得憂鬱,開始想自殺。但她終於在去年年底打破了沉默,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我院女生必讀:保護自己不受校園禽獸侵害」的文章。之後她向警方舉報了周斌。

「我沒辦法從我腦中抹掉這件殘酷的事情」,張穹玟說,「我不想因為我的沉默縱容更多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