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習近平武漢行 官媒發詭異「墓碑照」】

3月10日上午,習近平到達仍在封城中的武漢,三大官媒新華社、央視、《人民日報》,隨即發出快訊。比如,新華社的官方微博「新華視點」發出簡短的信息,介紹了習近平此行會接觸的對象:義務工作者、軍人、社區工作者、公安、基層幹部、下沉幹部,「下沉幹部」的意思就是政府下放到基層學習的官員,可能會有後續提拔的機會,另外還有志願者、患者還有社區居民。

新華社配的這個圖片也很有意思,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大家看看這張圖片像甚麼?是不是像一塊墓碑,下面是黃鶴樓,像個香爐,還特意寫上了「黃鶴樓」的字樣,是不是要習近平「駕鶴西去」的意思呢?

央視新聞也隨後發出另一塊「墓碑」一樣的圖片,這種畫面設計非常的詭異,太不正常,不像是無意之作。如果您覺得不像墓碑,我告訴您一個方法,您就覺得像了。可以腦補一下,想像這幅圖片上,再配一張習近平的人臉照,看看是甚麼效果。

很快,這張圖片被重新編輯。墓碑沒變,只是字的排列不再是墓碑上那種從上到下,而是換了個花樣,也很怪。

【習近平先到「火神山」 或實為「職工療養院」】

習近平第一站去的就是火神山。這是當局傾注眾多人力物力,迅速建成的一座專門應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醫院,2月2日完工,然後直接由軍隊接管,有大約1,400名軍方醫護參與,2月4日開始,接收了第一批中共病毒確診患者。在火神山醫院,官方照片顯示,習並沒有走入醫療區,而是在一個類似會議室的地方,戴著N95口罩與醫療區的人進行了視訊連線。

不過,推特上確有人爆料,習沒有踏入火神山,而是在火神山附近的另一個地方,叫「武漢職工療養院」,還特地拿出此前在該療養院開會的新聞照,發現頂棚和燈飾,跟習所前往的會議室,是一模一樣的。習在門外的留影,也顯示那裏就是職工療養院。

之後官媒報道,習近平後來去了武漢市的東湖新城社區。在這個期間,武漢市的民間消息和畫面,就多了起來,讓我們看到了當時,官方宣傳以外的情形。

【迎接習 武漢地毯式消毒 狙擊手高空佈防】

首先看牆內發出來的資料,顯示武漢當地為了習的到來,提前做了準備。一份3月6日的武漢市公安局內部傳真電報顯示,當時他們已經著手準備交通管制。 另一份文件顯示,3月9日武昌區傳達有關交通管制通知的批文。

一段很多穿著隔離服的人員,地毯式給街道消毒的影片,前幾日也在網上廣傳,有消息說,這是給習近平在武漢所要走的預定路線進行消毒。

3月10日這一天,習要到訪的東湖社區附近,人未到,警笛聲先到,有人在高樓上等待拍攝。

顯然,剛才的群眾,拍攝角度實在抱歉,這幅畫面,拍得才較為清楚,簡直就是直視習近平下車的地點。但是我也在想,為甚麼拍攝這一幅畫面的人,可以被允許距離這麼近。我們看到習下車後,向周圍招手。

另一幅畫面的拍攝距離,也是不錯。看上去他們是住在1樓或2樓,但是明顯不敢高調拍攝,只是躲在欄杆後面,拍攝的人還在議論,哪個是習,畢竟離得很近,很快他們就找準了拍攝的主體。

這一天,也出現了在封城中的武漢,罕見的人群聚集,當地人說,這都是安排來迎接的。

這些人群的流動,住在高處的武漢居民,可以一覽無餘。

其中一名女士在拍攝的時候還邊拍邊配音:你們看看啊,這有多少人啊,看到沒有,一直進,東湖庭園小區。

不過這名女士看來不怎麼看新聞,只是每天望著天空,拍攝的時候還不知道這群人中,有一個大陸《新聞聯播》裏的常客。

習到武漢,安保級別自然很高。有民眾拍影片說,自己看到大樓頂上,有好多狙擊手。

有人拍到照片,也顯示房頂上,有很多狙擊手戒備。

如果這張照片看得不夠清楚是狙擊手,可以看自由亞洲這段影片,引據的照片,可以看得清狙擊手裏的槍枝輪廓。

【習訪東湖社區 公安進駐萬家守陽台 刪影像】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習近平是3月10日下午到的東湖社區,小區住戶當時已經提前收到通知,說會安排公安進入住戶,對9樓以上的住戶進行安全排查,並在每戶待1個小時左右。

有居民提到自己住在東湖的高中同學,社區書記當天早上通知他,說他們家是習可能要訪問的備選,要他準備,並且注意言行,早早就安排人到家裏等待。

另一名孫先生也對自由亞洲說:社區居委會以安全為由禁止普通市民出門,哪裏都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習經過的臨街住戶窗戶都要封閉,而且每一戶窗邊都有武警把守。還說了一句:他到哪裏都是這樣。

這也就解釋我們剛才看到兩戶,近距離拍攝習近平剛下車鏡頭的人家,為甚麼是躲在欄杆後面,因為窗戶是封閉的。至於他們家中是不是有武警呢?這個我們都不得而知。也許個別武警或公安人員給了小差,允許偷偷瞄兩眼,也說不準。

但還真有這樣的公安,例如有的當地居民說,駐紮在他同事家裏的兩個警察,讓他同事去窗口喊「熱烈歡迎」,他還調侃說,同事要喊別的當時就進去了。其實這在中國大陸真的不是玩笑話。

不過,也有的公安,甚麼話都不讓喊。比如有人聊天問,能不能喊「感謝政府」這些話啊,有居民還真去問了坐在家裏的公安,答覆是「最好不喊」。

也有的公安,管得更嚴。例如,這幅東湖居民的某個聊天室截圖,有人說,自己家裏去了2名特警,門口還有6個,而且說不讓出門不讓拍照,有人說自己拍了照,警察還讓給刪了。

對於公安進家門把守,武漢東湖好多居民拍了現場照片。

這一張,是背上寫有「武漢公安」字樣、穿著隔離服的警察,不讓居民看,他自己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這一戶的兩名公安,坐在人家晾衣桿子下面,茫然望著窗外,想必鼻子裏聞到的是汰漬洗衣粉的清香。

也有住戶在群裏開玩笑,說家裏坐著「兩個代表」,也是在陽台。

我們在當地傳出的畫面中,經常看到習大大抬頭向上空招手。這張照片,還捕捉到了習大大向上空的「抱拳禮」,是右手抱了左手,只有喪事的時候,才是這樣。左手壓右手,才是正確的表示恭敬,也是報喜的時候會用到的。也不知道上空跟他問好的都是甚麼人,在這麼嚴密的安保之下,不知道問好的,是否全是公安自己扮演的。

也不是所有公安都願意坐陽台,有的人還展示了一下安心,跟別人家裏的小寶寶一起玩,只是小寶寶的表情看上去,有一點好怕怕的感覺。

不過,公安也不都是那麼敬業,比如這位仁兄,在住家執勤還在擺弄手機,不知道是不是給親友在發,偷拍的習大大「禁照」啊,禁止的禁。這幅截圖下面還有一行字,比較扎眼,說是被視察小區每戶都派維安人員蹲守,嚴防亂喊亂叫。

【習來訪公安嚴防口號 到訪社區特供「愛心菜」】

我們都還記得,前不久,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在武漢視察的時候,遭到武漢人來自空中的上訪。她3月5日上午在武漢開元小區考察,好多住戶開窗吶喊: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也有人喊:形式主義!老百姓吃的都是高價菜,等等。後來孫春蘭一行迅速離開。當地社區居民是在揭露,當局的視察,看到的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假相,而他們的視察本身,也是在走過場。那武漢開元小區的問題是不是解決了?

大陸央視6日就報道,當地領導派人對開元小區三千多戶居民,挨家調查,了解他們的疾苦,但是民間傳出的消息卻是,開元小區實際上,在孫春蘭到訪後,所有可以收快遞和團購物資的出入口,都被封死,不知道是不是想用這種辦法,讓小區居民在面壁防疫的同時,再閉門思過,這個消息也得到了《法廣》等媒體的報道。

有可能,孫春蘭3月5日去武漢小區視察,就是為了稍後「一尊」前來,做一個掃雷員。看看進入社區視察,有甚麼雷區,果然踩到地雷!那這次習來訪,當局開始防禦這方面問題。

有武漢居民在群裏聊天,就說:吸取上次教訓,警察直接坐在家裏,防止群眾發聲。

還有人聊天說,我們這裏用代號啊。A說,可能要來我們小區,B慫恿,說「快去喊!假的」,這不是要弟兄去送死的節奏嗎。A回答說:現在家裏就坐著公安,這棟的每家都有公安守著陽台。可能也心想:別跳下去是吧。A又問:有沒有每家送愛心菜?B回答說:有的。

當地有消息提到,在習視察前,給東湖社區的每家每戶都送了「愛心菜」,別的社區沒有。你說習近平要是好心的話,他知道當地這個安排,就該挨個社區走一遍,家家都有愛心菜。就不會遇到「這種」意外了,如畫面所示,在武漢的另一個社區,也許是習近平一行會路過的地方,有居民打出白色橫幅,寫著:我們要肉吃!真是,防得了東湖,防不了西湖。

也許習永遠也看不到這張橫幅,因為在他的眼中,是官員們準備的豐盛菜飾,擺在街邊。足以顯示,這老百姓在封城中的日子,比不封城過得還滋潤。

習近平去武漢考察期間,大陸網絡上出現很多有關「摘桃子」的段子,意思是現在武漢的瘟疫似乎有所緩解,所以他終於來了,別人播種他來收割,第二層含義,現在春天剛到,桃子其實還沒熟,他來摘,能摘到甚麼呢?

【3.10武漢方艙全關 信息封閉背後運作是謎】

截至3月10日,武漢的14間方艙醫院,全部宣佈結束「營業」,叫「休艙」。從2月5日開始到現在,差不多35天,這些方艙醫院一共收治了1.2萬名患者。官方宣佈,他們中有出院的,有轉院的。本來之前還說要建設更多方艙醫院,但看上去,不會有下文了。從當地傳出的畫面中,我們能看到方艙醫院的工作人員,在一遍一遍演練著,休艙的慶祝口號。不過,官媒央視說,這些人還會原地待命,物資和設備也封存在醫院之中。

我們之前,有一位武漢David,就跟我們提到一個猛料,那是在1月底的時候,我們回顧一下,他說了這麼一番話:武漢火神山、雷神山建立之後,如果重症患者被消滅後,疫情還在擴散,到了3月10日就是最晚截止時間,將會對感染者進行處決。

David他講的呢,我想敘述上,可能需要更加嚴謹,比如,他用的「消滅」、「處決」這樣的字眼,非常嚴重,可能需要更細節的信息來說明。而且現在信息封鎖很嚴,即使真的發生了,外界還需要取證。但是他提到的這個3月10日,這個神奇的截止日期,卻跟現在武漢的情況不謀而合。

習近平去了,這一天,所有的方艙也都關了,裏面的感染者,不是被出院,就是被轉移。我們需要知道疫情從官方宣傳中降溫的更多內情。

就武漢當地而言,病毒傳播的風險還在。根據當地人士的消息,最近武漢漢陽,有幾個小區,再次出現大規模的感染。原因是,有人說是治好了,出院了,回家在小區物業拿快遞,隨後相關小區,又出現感染情況。爆料者說,有人去現場看,不僅小區被封鎖,連通道路也都被封鎖。因為連帶的幾個小區,都有人感染。

這個就顯示出一個問題,就是出院的,或者已經公開走到大街上的,是不是完全康復。在哈爾濱,我們看到一個例子,一個確診患者,在開的士,錄影的人是警察,得知後嚇得直後退,不知道這司機確診後,是怎麼被允許出來的。

武漢方艙醫院的關閉,很多人手舞足蹈,官方又開始新一輪所謂「正能量」宣傳。但是,所有患者,是不是得到了妥善處理,所有病毒傳播的途徑,是不是大多都有效切斷,這個病毒會留下甚麼後遺症,有沒有告訴民眾,對研究解藥十分重要的,這個病毒的傳播源頭,以及零號病人,是否對公眾有了信服的交代。

還有,瘟疫的爆發,到底哪些人是責任人,哪些人需要問責。方斌、陳秋實、李澤華,他們的下落是甚麼,人還在不在,甚麼時候放人,他們只是傳播發生的事實,並沒有所謂造謠,為甚麼要抓他們?等等這些事,不是正能量宣傳,就能讓人滿意的。

每一次的危機,都是在一波又一波的「正能量」宣傳後,被掩蓋過去,然後等待著下一輪危機。就是要找到每一次危機的根源,並解決它!才能不會再有人,無謂的犧牲。

接下來,我們看一下世界上的瘟疫擴展情況。

【病毒擴至一百多國 意大利確診破萬 北韓一百八十士兵死】

截至3月10日晚,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毒的瘟疫,已經擴展到世界至少104個國家。

公開數據最嚴重的,除中國大陸外是意大利。確診人數已經超過一萬,昨天我們的報道中已經提到了,意大利封鎖全國。這是近代史中,歐洲首次有國家這樣做,在和平時期以封鎖方式,禁止了所有公共聚集。但是呢,跟中國大陸有一個不同,就是意大利是讓公民自覺遵守,靠公民自律。如果想去其它城市,就在衛生部網站下載一個自主授權書,填寫原因,遇到攔截的時候,就出示這份授權書,就可以了。只是,沒有正當理由而違反封城令,也面臨法律制裁。

在歐洲,法國有一千七百多例確診,該國議會有5名議員確診,並且法國文化部長裏斯特(Franck Riester)也在9日確診,好在裏斯特已經有幾天沒見過法國總統馬克龍了。

西班牙暴增,目前有一千六百多例確診,超過德國的一千四百多例。而且截至目前,歐盟27個成員國,已經全部出現確診病例。島國塞浦路斯,也有5人確診。

此外,伊朗有八千多例確診,南韓有七千多例,上升有所控制。不過,3月10日,南韓首爾有一棟辦公大樓的電話客服中心,出現50人確診的情況。這是目前為止,首爾單一場所出現的規模最大的群聚感染病例。最早一個病例是一名57歲的女員工,3月4日出現症狀,還在沒有隔板的工作間,繼續工作,從而造成大量同事感染。

很少有瘟疫方面消息的北韓,也有報道說,今年1至2月,該國已有至少180名士兵死亡,同時另外3,700名軍人被隔離。這是南韓網絡媒體《每日北韓》,引據6日從北韓軍隊傳出來的消息。

在亞洲的蒙古國,此前一直沒有確診,今天也傳出一例輸入病例,是從莫斯科進入蒙古的一名法國人。蒙古於是也開始封城,下令各市封閉六天,民眾不能隨意進出。

而在亞洲的台灣,有確診47例,香港118例。

【港人疑11月包裹藏病毒 華南市場還有人住卻未感染】

有關香港,我們收到了一個消息。香港的一個女孩子,提到了這麼一件事。2019年11月15日,她喉嚨不適,因為當時香港反送中運動正值一個高峰,她懷疑是催淚彈的煙,飄進自己房間,還發消息,提醒身邊人,留意催淚彈的煙霧危害。

但是到了11月27日,情況還是沒有好轉,她就有點懷疑,突然發現,在她的床底下,多了兩袋不明衣物,她猜測是之前同住的大陸人留下的,每袋衣物40件左右,袋子並沒有封好,看上去都是要扔的舊衣服。

於是,她對包括這兩袋衣服在內的房屋內空間,進行大消毒,當天房間空氣改善,但是隔天又出現不適的狀態,一直持續,症狀包括發燒、乾咳、乏力、呼吸急促、喉痛、頭痛、發冷等等,除了沒有嘔吐,症狀她說跟中共肺炎的症狀一模一樣。但是她沒有去醫院,而是靠自己的方法,例如特效藥等等,進行治療,直到12月4日,徹底好轉。

但是隨後又偶爾出現乾咳、喉嚨不適等等狀況。她就在想,怎麼回事,於是,她把思考的重點,放在了那兩袋不明衣物上。她回憶是12月20幾日,把兩袋衣物封存,然後整個房間的空氣,她說就恢復正常了。到了今年1月份,她才知道有中共肺炎這樣一個情況,而且很多輕症的年輕人,確實靠自己挺過去,康復了。

這個情況,然她十分懷疑,那兩堆衣物,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這件事還有一些疑點,我們還在查證進一步的信息。最大的問題是,她之前沒有去醫院,不知道她是不是那麼早就感染了中共肺炎,如果是,那她所懷疑的那兩堆衣物,又是甚麼情況。那這件事,還是一個懸案。她呢,只是給我講了,她的這樣一個可疑的經歷。

類似的,比較令人驚訝的還有另一個得到的消息,是與她的案例呀,相反的。大家知道,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一直被認為是傳播病毒的早期地點之一,但是,直到3月4日,在開始整頓這個市場的時候,工作人員才發現,市場裏居然有一戶四口之家,在裏面一直居住了43天,沒穿任何防護服,3月10日的檢測結果是,四個人都沒有感染!這個是得到媒體關注的真實案例,也算是一個奇案了。在毒源區,卻沒有被感染。

【美國確診近千例 加拿大傳首例死亡】

好,接下來,再來看美國的疫情狀況,截至發稿,確診數目已經上升到973例,死亡30例。確診比較多的是華盛頓州,超過200例,紐約和加州分別是一百多例。3月7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一名牧師確診,他曾在3月1日的一場教堂活動上,與550名信徒會面,互動行為包括握手和親吻,並且還親手撕麵包或分發其它食物給在場的人。在紐約州的確診案例中,還包括一名高官,他是紐約新澤西港務局的執行主任科頓(Rick Cotton)。

在美國的近鄰加拿大,3月9日傳出了第一宗死亡病例,是卑詩省一家養老院的八十多歲老人。全加目前有確診病例77人。

【大陸還面臨蝗蟲和草地貪夜蛾威脅】

回過頭來再看下中國大陸,除了瘟疫危機之外,大陸農業還面臨著嚴重的蟲害威脅。3月10日,中共雲南省當局下發緊急通知,開始準備應對,從非洲飛過來的蝗蟲,它們真的來了,至少4,000億隻。看樣子,他們是經過印度巴基斯坦,從緬甸進入中國雲南。當地開始儲備藥物,至少會先用飛機撒藥的辦法應付,但是同樣的辦法,先前在非洲國家,收效甚微。

同時,世界十大植物害蟲之一的草地貪夜蛾,截至3月9日,已經發展到雲南、廣東、海南、江西、福建等8個省或自治區的228個縣。南京農業大學專家胡高說,這些草地貪夜蛾,會在3月底,進入江蘇、安徽,四五月份,繼續北遷,五六月份會達到河南、山東,到7月份,就有可能進入東北,威脅當地的粟米產區。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有推特的朋友,也可以在推特上關注我,我的推特賬號是@xwpajq。

最後,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