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年度大戲《花木蘭》將於3月27日全球上映,因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和女主角劉亦菲撐警言論,此片恐受重挫。中國使館稱「日本新冠病毒」惹火,網民呼是「中共病毒」。

花木蘭中國上演日難定

《花木蘭》投資高達2億美元,是迪士尼迄今為止投資最高的真人改編電影,而其特殊之處不僅在於它取材自一個中國古代傳說,而且是全亞裔演員陣容,這在荷李活並不多見。主演劉亦菲及鞏俐、李連傑、甄子丹等人也是中國家喻戶曉的明星。

迪士尼和不少荷李活影片公司都在設法討好中國這個快速增長的電影市場。市場預期中國的票房最終會在2020年在收入和廣眾量方面壓倒美國。不少批評指荷李活為了賺大陸的錢甘願屈從於中共——在卡通劇集「衰仔樂園」常見到,指令該劇集在大陸被禁播。

原來的卡通版《花木蘭》是美國影片,迪士尼明確表示《花木蘭》真人版是因要贏得中國市場。在製作過程中,不少決定是以中國觀眾的喜好位依歸。例如在美國受歡迎的花家守護神「木須龍」被拿走,因調查發現中國人不喜歡這個角色。

導演和選角團隊花了1年尋找合適的演員來演花木蘭一角。團隊甚至渠道中國的鄉村去找,最後經過1000位女角甄選後,找到了劉亦菲,主要因為中國觀眾喜歡她。

然而這個片子還沒上演,就遭到兩個巨大打擊,一個是疫情,一個是劉亦菲。

無獨有偶,劉亦菲在武漢湖北同濟醫院出生。正是今次中共肺炎的疫情中心。她在武漢居住到10歲才出國。

隨著中共肺炎疫情擴散全球,世界各地的電影工業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意大利、南韓院線紛紛推遲新片上映,《花木蘭》3 月 27 日在中美兩地同步上映的計劃近乎渺茫。目前大陸很多城市的劇院都關門了,能否在 3 月底復工還是個問題。

據荷李活業內人士估算,因疫情,至3月底時,全球電影票房至少損失40億美元。

劉亦菲撐警被抵制

劉亦菲曾經在大陸人氣很高,被稱為「神仙姐姐」。她從小生活在美國,加上古裝劇功夫展示不錯,這令她扮演「花木蘭」很令人期待。

然而去年 8 月14 日,劉亦菲在微博轉發《人民日報》貼文與話題「#我也支持香港警察#」,並附上心形與加油表情符號。

這條微博為她收穫超過10萬個讚好,但在中國網絡防火牆外,推特上有眾多網友開始發起話題「#BoycottMulan」(抵制花木蘭)。

推特上有網友表示,劉亦菲此舉是在支持警察使用暴力,並指她作為歸化美國公民,本身享有多項自由權利,且接觸到不經審查的信息,卻依然對民主示威者甚少同情。

15日劉亦菲在微博發表貼文,「不是志同道合,那就好聚好散」,她在評論中解釋稱,貼文針對的是工作「正常人員流動」。

網友推測,劉亦菲是因為中共官方壓力才站出來撐警,微博上 10萬個讚,大多是五毛奉命所為。

如今荷李活面臨疫情壓力,本想讓劉亦菲出來促銷,但苦於廣大民眾對她撐警負面評價,而不知如何做才好。花木蘭可能會成為荷李活2020 年的滑鐵盧。

儘管在國際上備受批評,迪士尼仍然是抱有寄望,聚焦中國,並預期這套電影會在中國票房創下大量的票房紀錄。  影片原訂於今年的3月分上映,因中共肺炎疫情爆發,超過7萬家劇院關閉,重開無期。迪士尼的行政官Bob Iger 向CNBC確認,因為政府下令戲院關閉該電影不會在今年3月在中國上映。

隨中共肺炎疫情爆發,另一位藝人也再次被網友關注。2019年10月3日,成龍與大陸藝人吳京、導演陳凱歌等,參與拍攝慶祝國慶的節目《光陰的故事》,節目裏他講了「乞嚏論」說:「以前人家不睬不理,到今天我們中國可以說是打個乞嚏,地球都會震動一下。」
最近網友拿出成龍的「乞嚏論」,做了文宣,揶揄一番說:「你中國下次打噴嚏前可以先戴口罩嗎......」

中國使館稱「日本新冠病毒」惹火   網民呼不是「中國病毒」  是「中共病毒」

2月27日,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發出致「在日同胞的公開信」,提醒在日本的中國人注意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但該信內容竟然將「武漢肺炎」稱為「日本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被日本媒體發現後,許多日本網民指責中國官方刻意誤導,企圖把這個謠言變成事實。

中國大使館在推特上澄清,表示許多日本網友誤解句子原意。但有網友質疑,通常大使館用字精準,不太會犯下這種模稜兩可的錯誤。

而在2月26日,中國駐伊朗大使館發出「提醒在伊中國公民疫情期間加強自我防護」,文中則稱為「伊朗境內新型冠狀病毒」。

臉書粉絲專頁「Studio Incendo」表示,通常國名後面會加上「境內」或「國內」,或是加個「在」或「的」,像是中國駐意大利大使館就說「新冠肺炎在意大利發生較大變化」或者駐伊朗大使館的「伊朗境內新型冠狀病毒」,而駐日本使館這種寫法會讓人覺得中共居心叵測。

網民質疑,中駐日本大使館發報刻意誤導的文章,令人以為日本是爆發冠狀病毒的發源地。

對此,著名時事評論員陶傑在Facebook上發出疑問,「外交無小事,不知為何有此差別?」有網友回應,「因為伊朗是一帶一路的好兄弟」。

中國外交部:堅決反對稱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

中國外交部對武漢病毒被稱為「中國病毒」不滿。4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目前病毒溯源工作仍在進行中,尚無定論。

他指出,現階段應避免「地域污名化」,更批評「中國病毒」、「武漢病毒」的說法,是「企圖讓中國背上疫情黑鍋,完全是別有用心」,做法極不負責任,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他引述中國權威呼吸病專家、中國工程院鐘南山院士的話表示,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不一定發源在中國。但鍾南山之前也因此言論,被網友批「妖論」。很多人覺得他從「神」變成了「妖」,淪為中共發言人。

網民呼是中共病毒

對此,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在Facebook上發文,也反對命名為「中國病毒」,直呼應該正名為「中共病毒」。

網友也紛紛在各社交媒體上評論:

「的確是中共病毒,這病毒和中共一樣善變及偽裝」。

  「中共越來越不想讓我們叫,我們就越要叫啦」。

「中共式的佛地魔嗎?不能提到那個名字」。

 「讓武漢獨立就跟中國沒有關係了」。

「COVID-19的CO是Communist Party的意思」

台灣人權律師朱婉琪在Facebook上指出,武漢肺炎該稱為「中共肺炎」,並說,「人類應該要銘記這個散佈全球的病毒源於中共隱瞞疫情及源頭真相,再一次造成非正常性死亡的世界災難。」

而現在病毒的來源,國際學術界普遍認為是來自於中共的P4實驗室,爭議的是,病毒是實驗室不小心洩露還是中共刻意放出。

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此前將這種病毒定名為「SARS-CoV-2」。世界衛生組織(WHO)日前宣佈,為了避免某些地區被污名化,因此將武漢肺炎正名為「COVID-19」,意即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

世衛的消息一出引發各界熱議,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則表示,為方便跟民眾溝通,仍會將之簡稱為「武漢肺炎」。

日本自民黨參議員山田宏也說,現在從中國出現很多消息稱「病毒不是來自武漢」或者「是日本、南韓讓病毒蔓延全球」;他亦表示,「新冠病毒」這個名字可能會讓人對於這病的起源產生模糊,因為新型病毒是發自中國武漢,請容許他稱之為「武漢肺炎」。

日本開發出武漢肺炎檢查套件 

時間縮短一半

3月4日,日本島津製作所宣佈,針對中共肺炎的檢測手段,開發出新檢測套件,比現有套件縮短一半時間,有望縮短判別是否感染的時間。最早將在3月內實現產品化,向醫療機構和檢測代理公司供貨。

中共肺炎通常採用PCR檢測手段,首先從鼻部和喉部位採取標本,因標本中含有蛋白質,會阻礙基因擴增,操作過程需去除蛋白質等成份,然後檢測有無病毒。而島津的「AMP Direct」技術,可防止蛋白質的阻礙,病毒檢測所需的時間將從通常的2小時縮短為1小時左右。

島津製作所表示,最快可在3月內完成套件的開發,之後可月產2~5萬套。

數千億隻蝗蟲逼境 中共從闢謠變防控

2月11日,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就向全球發出了預警,希望全球高度戒備現在正在肆虐的蝗災,防止被入侵國家出現糧食危機。

中共官媒在2月17日闢謠稱,沙漠蝗對中國的危害機率很小,國內大規模爆發蝗災風險很低,中國邊境地區有崑崙和喜馬拉雅山脈阻隔,蝗蟲很難越過高海拔寒冷地區。

3月2日緊急通知則說,如氣候條件適宜,沙漠蝗或從西藏、雲南或新疆入侵。一旦侵入,將面臨發生規律未知、監測技術缺乏、防控困難等諸多不確定性,並提出「充份認識做好蝗蟲防控工作的極端重要性」、「加強監測監控」等。

中共林草局於3月2日發佈緊急通知,不過,日前網上流出的影片顯示,蝗蟲先頭部隊疑似已抵達新疆邊界。

據估計,佔地一平方公里的蝗蟲群,一天能吃相當於3.5萬人的口糧。聯合國糧農組織判斷,如果控制不力,此次蝗災可能延續到今年6月,屆時蝗群規模可能增至目前的500倍。

中共當局也派出工作組前往巴基斯坦蝗災區考察,發現情況比預想的嚴重。

這和國際糧價已敲響警鐘。非洲的高粱、印巴地區的小麥和棉花,預計都會因蝗災而減產。中金公司提示,全球高粱價格有上漲風險,小麥和棉花的國際價格可能上漲12%~16%。

中國2018年進口53億元高粱,39億元的小麥。如國際價格波動,中國也會受到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