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大流動支付平台之一、微信旗下的「微信支付」,連同國產手機品牌及電訊營運商協助當局監察民眾的消費和活動軌跡,以防止疫情傳播。綁定個人金融帳戶以及監控消費細節的做法,令公眾無任何私隱可言。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在嚴峻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共政府繼此前動用通訊工具和天網系統監視民眾之後,亦再度利用普及率最高的社交媒體微信大數據對民眾進行追蹤和監控,並試圖從中發現病毒攜帶者。

知情人李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此次官方深度捆綁微信支付用於對民眾的監控,其主要原因是在疫情下,微信支付作為唯一被接受的交易方式,而這種綁定個人金融帳戶資訊的監控方式,其準確性甚至可以精確到每個人的具體消費行為。比如,他是否去了醫院,是否因為生病買藥,買了甚麼藥,都可能被精確的追蹤,因此才備受官方的重視。

「大數據查驗權限下放到社區」

他表示,類似的監控資訊,過往一直被警方所直接控制,而目前疫情期間,一些地方臨時將利用微信大數據查驗的許可權下放到了社區幹部。

李先生說:「因為商品種類的話,它會標明的,它會根據種類來推斷,它是更精確的盯到每個人,誤差就更小了。這大資料太厲害了,技術上它已可以做到這一點,不需要有多少人力。到現在的話肯定這種權力都下放了,恐怕就是分局或區分局這一級,社區這一級的話呢,社區是給它用,我個人判斷這是一個臨時許可權。」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多次試圖就此現象聯繫微信的母公司騰訊,但該公司的媒體辦公室電話一直無法接通。國家網信辦的多部電話,也一直沒有人回音。

人人形同裸奔  無任何私隱可言

據原網易員工曹永昌亦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目前加入所謂大數據防疫維穩的,並非僅僅只有微信,包括幾大移動通訊商如聯通、移動、電信,都參與了對民眾的全面監控。他還以其朋友前往廣東復工的經歷指出,在所謂的防疫的名義下當地社區能調取的每個員工的個人活動資訊,甚至長達一個月。

曹永昌說:「我有一個朋友啊,他是從湖南到廣州去上班,要進社區嘛,就要求他掃一個碼,掃了之後就把他最近一個月的行為軌跡都調出來了嘛。調出來之後,然後呢才允許他進入的嘛。」

據江西省九江市民眾張茂林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此前,江西官方率先全面復工,同時,政府對民眾個體的移動的監控也更為嚴密。他的侄子近日駕車從九江前往南昌時,就不知不覺中遭到了全面監控和追蹤。

張茂林說:「他從九江地區開到省會南昌,結果他一進省會以後,馬上有人給他打電話,他說他是公安局的,要求他在那裏不要動,他們馬上過來。時間不長,來了十幾個人,把他手機強制性的拿過去了以後,再翻他的行駛軌跡,沒有發現甚麼問題就讓他走了。無論你是哪一款手機,你一定要用它的基站,在移動它還有一個後門,我們的行駛軌跡他全部可以調出來。」

此外,張茂林還表示,包括廬山這樣的小地方,官方也採取了和微信綁定的做法,對他們的行蹤進行跟蹤。「在微信裏面。然後它自動給我生成電子卡,然後我走到哪裏我要刷這個卡……我要去超市買東西,它就直接在我這個手機上刷我的二維碼,這就是來掌握我們的行程嘛。」

近年來,隨著官方加大了全民監控,包括騰訊在內的互聯網企業,成為官方資訊管控和組成的部份。但中國官方則一直否認其利用互聯網企業對民眾進行全面的監控,而當事企業對外界的詬病則一直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