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調派數百記者前往武漢發佈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報道,遭批讀不下去侮辱智商;中共肺炎疫情蔓延之際共青團推卡通吉祥物盼喚起青年愛國熱忱,卻反被潑冷水而下架,凸顯大疫當頭中共宣傳機器失靈又吃癟。

因中央政法委下令,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營造良好輿論氛圍,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中文網報道,官方調派數百記者前往武漢等地,大量炮製一線醫護人員和公眾無私奉獻的感人故事。

報道說,像是有人低調行善把捐款扔在政府辦公室轉身就走,官媒大量撰發累計共41則「丟下就跑」的報道。

陝西華商報曾報道,為人母的護士深入疫區,「剛出生」雙胞胎寶寶就會問爸爸「媽媽幹嘛去了」;電視台「貴州-2」則指出,2014年起癱在病床的植物人丈夫,得知從事護理工作的愛妻挺進醫療最前線,每次聽到她的名字就會微笑,「好像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做著一件偉大的事情」。

新京報報道,甘肅省有家醫院十幾名女性工作者,走向疫情中心武漢前剃光頭,當中有些人哭了,被質疑是否被迫,以及為甚麼男性不剃?院方回應,她們是自願的。

教授:宣傳報道「侮辱人的智商」

撰寫「喪事變喜事」文章的律師鄧學平則指出,中共肺炎疫情期間有個從武漢某座方艙醫院出院的病人,對著電視鏡頭直呼很喜歡醫院,住得還不想走了。

這些令人噴飯又咋舌的新聞製作,雖因負評如潮以致報社出面道歉而改口是編輯錯誤並刪除,仍難逃有識之士的奚落。

報道說,鄧學平表示:「武漢的許多病人正苦於無處收治,可是我們的電視鏡頭卻偏偏對準了這樣一名喜不自禁的出院患者,把個別人的喜慶放大,把大多數人的愁苦遮掩,很難說這樣的報道所呈現的就是疫情真相。」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更撰文痛批,看得到的中共媒體報道「沒有一篇」能讀得下去,有些報道則是在「侮辱人的智商」。

而江山嬌與紅旗漫事件更讓當局難堪。紐時報道說,中共共青團力推一對身著中國傳統服飾的姐弟卡通吉祥物,他們的名字出自毛澤東的一首詩,其中「江山」指中華民族,「紅旗」則是共產黨黨旗,並號召「快來給團屬愛豆打call吧」。

或許共青團以為如此操作,可以獲得年輕網友熱烈迴響,激發正能量的愛國情操,但事與願違,報道指出,這個組織沒有等到應接不暇的支持聲,反而指責共青團試圖將國家與公民關係,變為娛樂偶像與粉絲關係的回應訊息「我是你的公民,不是你的粉絲」,按贊數超過五萬。共青團在幾小時後刪除了貼文。

對抗無情的中共肺炎疫情,報道說,北京正面臨數十年來政權合法性的最大挑戰,而它還在沿用陳舊的政治宣傳策略,問題在於:這一次,它的效果並不好。

中共箝制言論更毫不手軟

於是箝制言論更毫不手軟。根據「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報道,武漢中共肺炎疫情吹哨人、醫生李文亮以身殉職二十餘天後,中國調查結果尚未公佈,陸媒界面新聞專訪他遺孀付雪潔的報道被全網刪除。

報道說,付雪潔澄清自己並未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只是普通發熱,「現在就想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來,我們也在等中央調查組的處理結論,等結論出來再說吧」。

報道指出,2月7日因李文亮因中共肺炎去世,引發民怨沸騰,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隨即宣佈派調查組到武漢市做全面調查,至今沒有下文。

付雪潔回憶,她和李文亮在醫院實習時相識,李文亮對她很好,凡事都要說「我要跟我老婆商量一下」,李文亮住院時,他們每天都影片聊天,去世前一天他還發訊跟愛妻說「沒事」。付雪潔是從新聞報道得知丈夫離世。

報道說,有微博網友發問,這麼平和的對話,到底是哪個敏感詞觸動了當局神經?有人說是李文亮的名字。專訪全文在2月27日深夜刊登,很快被全網刪除,搜狐、新浪等頁面都已消失。

操弄不成就壓制言論自由,不僅李文亮身故了仍不得平反,陳秋實、方斌、李澤華三位身處武漢的公民記者也先後失聯。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在過去幾十年裏,中共日益精進的政治宣傳機器一直在幫助共產黨保持執政地位,而現在它正面臨一次最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