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南韓、日本等地的病例上升,引發各界關注。中共媒體對此的反應主要包括三方面:嘲諷韓日應對疫情不力,抨擊民主制度和民主國家的醫療體系,渲染中共制度的「優勢」。有南韓媒體評論指出,病毒來自大陸,中共是在倒打一耙。

2月24日,中共喉舌《環球時報》英文版發表社論,將南韓、日本、伊朗等國劃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迅速擴散國」,稱「這些國家的預防和控制措施滯後,令人擔憂。中國迅速動員了4萬多名醫療人員支援武漢和湖北省,如果其它國家出現『第二個武漢』,將很難像中國一樣採取措施。」

同一天,「今日頭條」在介紹南韓中共病毒擴散情況時稱:「中國沒有準備就參加了考試,南韓抄(中國的)試卷,但結果卻相反。」該文下面有「南韓要儘快學習中國的經驗」之類的留言。

以上評述盡顯中共文宣拿著「不是」當理說的厚臉皮,且存在與事實不符的嚴重漏洞。

中共是毫無準備嗎?

17年前,沙士即從中國爆出,當年官方隱瞞疫情,受到世衛組織的批評,幾名官員下台。自2004年後,中共花費三千萬元,建成了全球規模最大的傳染病疫情網絡直報系統,號稱任何一個傳染病病例,從縣衛生院一級直達北京的疾控中心,只要4個小時。這是中國在防疫上具備的硬件基礎。

另外,據網民翻出的陸媒報道,去年4月25日,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和武漢軍運會醫療衛生指揮部曾組織過一次「軍運會省市聯合衛生應急演練」,以「軍運會期間輸入性中東呼吸綜合徵」為背景處理「疫情」,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市急救中心等單位參與演習。此活動與8個月後的中共病毒「襲擊」高度吻合,按理說,經過這番排練,武漢和湖北衛生部門不應在「實戰」時感到生疏。

可是,中共各級官員和衛生部門在應對中共病毒疫情時卻表現出拖沓、隱瞞、措手不及、互相推諉,令人錯愕和難以理解。之後,武漢草率封城,城內民眾不斷發出有病無床位、有病不確診、醫院急需防護用具的呼救和求援,令世界震驚。在這期間,中共官方發佈的病例和死亡數據與實際情況和科學分析對不上號,更令人質疑。

所有這些亂象,皆出自一個經歷過類似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國度,顯然,高規格的硬件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部署周密的演習放了空炮,民眾的健康再次被犧牲。

中共把4萬多醫護人員調至武漢,只能說明武漢中共病毒疫情的嚴重程度超乎想像。另一方面,假如病毒在其它省份迅速擴散,那些地區將面臨醫護嚴重不足的局面,當局是否又要把人馬轉移到新陣地去呢?這種做法根本不值得仿傚,中共卻說別的國家「做不到」,難道是阿Q的精神勝利法?

可見,一場沙士並未讓中共接受教訓。不變的是:維穩至上。當年,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真相的蔣彥永醫生自2004年起被禁止接受外媒採訪,被禁止出國,甚至連去香港也不被准許。今次,李文亮等8名最先預警者統統遭到公安訓誡。事實證明,這八人說的全是真情,但是,錯誤的懲罰未被撤回,辦錯事的警察未被追責。真正傳謠的媒體依然在散佈假新聞。這樣的體制有何「優勢」可言?

趙志堅為何不正面回答問題?

2月25日,南韓外長康京和表示,初步認為中國部份地方政府因擔心2019中共病毒疾病擴散而強制隔離從南韓入境的人員是防疫過當。2月26日,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中國一些地區對從日韓入境的人員採取了一些限制措施,有觀點認為中方反應過度。

中共發言人趙立堅稱:「近期一些國家為加強疫情防控,針對人員出入境採取了一些必要措施,主要出發點大都是維護本國和外國公民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大家都應該能理解。」

趙立堅為何沒有直接回答問題?因為1月31日,中共發言人批評美國撤僑,中共外長批評一些國家「反應過度」,「不符合世衛組織的建議」。此外,中共官媒也稱外國停航和限制中國旅客入境「不必要」。2月12日,中國民航局國際司司長梁楠稱,「一些國家採取了過度反應措施,例如要求暫停往返中國的國際航班,或是採取了入境管制措施。」梁楠還說,民航局希望有關國家能夠儘早取消相關限制措施。

中共為了自己的面子和經濟利益,批評其它國家保護國民的管控手段,而對它自己出台的一刀切的強制隔離措施,發言人卻稱「應該能理解」。這不是中共經常扣在別人頭上的「雙重標準」嗎?

混淆視聽的歪理

中共病毒疫情激起了民憤,中共面對強大的國內外輿論壓力,太多的事實令其無法辯駁。但是,中共不思悔改,更不會謝罪、道歉。反之,政法委和中宣部動員喉舌為黨漂白。大量官媒重複著赤裸裸的黨八股,也有文章以非官方角色發言,實際上變相推銷「制度自信」。

例如,「大樹維維安」在評論南韓、日本的抗疫局面時,批評韓日政府「動員力」不足,強調中國人的「團結」:「響應國家號召,不搞集會,不搞抗議,全民戴口罩,嚴格隔離。甚至為了關鍵的疫情攻堅戰,連『戰時動員』都能執行到位。」

這幾句凸顯作者的用意:維穩!真相是甚麼?在疫情出現一個月後,武漢許多單位的領導仍禁止員工戴口罩。百步亭社區工作人員曾提出停辦本屆「萬家宴」,上級卻為了黨的樣板工作而不予批准,結果造成百步亭感染嚴重。所謂「戰時動員」演變成暴力執法,掀桌子、遊街示眾等鬧劇頻出,「執行到位」靠的是壓迫民眾、侵犯人權,這些不是功勞,是罪過。

文章還稱,「我們丟了武漢,丟了湖北,卻可以出動全國二十多個省的醫療力量從疫魔手中『搶』回來,我們還騰出手中拮据的錢袋子,發動全民物資捐贈,最大化幫助湖北大後方的人民群眾解決『近渴』。這一點,南韓,日本,甚至是彈丸之地新加坡,以『民眾質素』『團結精神』著稱的發達國家,哪一個做到了?」

試問,中共為甚麼「丟了武漢」,又「丟了湖北」?通過反人道的封城舉措,將幾千萬人困在家中,不提供足夠的醫療和生活補給,這是政府的無能、無德。再者,中共有甚麼資格發動全民物資捐贈?當局對外慷慨撒幣,連續舉辦耗資上百億、數十億的「世界」大會,貪官滿屋金條、家藏成噸現金,「錢袋子」怎會拮据?如此富有的政府,竟然把外地捐贈的蔬菜和口罩賣給武漢市民,再發一筆國難財。凡此種種,令有道德、有底線的人難以接受。

因此,其它國家不會這樣做,他們不會放棄「武漢」、「湖北」,不可能也不敢以成千上萬的百姓生命為代價來隱瞞真相、操控數據。換個角度說,如果這一切發生在他國,從上到下的政府官員早就下台了。

結語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日本、南韓和美國都向中國提供了大批援助。1月30日,南韓外交部表示,決定向中國緊急提供價值達500萬美元的防疫物資,其中一部份於30日晚通過包機運至武漢。截至2月1日,15家韓企向中國捐助現金6350萬元、物資折價2576萬元。

然而,當南韓陷入從中國傳來的病毒感染時,中共卻為了突出它的「偉光正」而大肆譏諷南韓制度,「抄考卷」之言辭不僅低劣,簡直是冷血的。中共從不放棄任何打擊別人、美化自己的機會,它不知感恩,毫無廉恥。與這個政黨走近、擁抱,甚至和它結成「命運共同體」,回報是甚麼?

目前,中共官媒和五毛在國內外一起鼓譟,配合當局把天災人禍轉化為對黨的讚美。此類骯髒的頌歌浸透著中國人民的血和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