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向不關心人命或人權,頭號重點則是經濟增長。那麼,他們為何對武漢這個交通樞紐、一千萬人口的大城市採取嚴厲的封城措施?專家分析說,一種可能的原因是,疫情兇猛,感染人數巨大,遠超外界想像。

據《紐約時報》報道,中國逾1.5億人被禁足在家,星巴克中國分公司一月份關閉逾一半門店。基本上,中共關閉了很大比例的城市和經濟。為甚麼如此大動干戈?要知道,中共官方報告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僅為8萬,死亡人數僅為3000。

美國財經分析公司Inside Monkey分析師Inan Dogan使用南韓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流行病數據,計算出迄今最可靠的中共肺炎死亡率,然後用這個死亡率來反推某個國家的實際感染人數。

專家認為,死亡率這個數字如此關鍵,但世衛總幹事譚賽德2月24日在新聞發佈會上發佈的中共肺炎死亡率卻讓人十分困惑。他說,國際專家赴中國調查組發現,「在武漢的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案例死亡率是2%到4%,而在武漢之外的(中國其它地區)案例死亡率是0.7%。」

這怎麼可能?難道武漢人的身體狀況跟其它地區中國人的身體狀況有巨大差異,以至於面對同一種病毒,死亡率竟有3到6倍的差異?

此前也有專家質疑武漢的中共肺炎數據。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梁卓偉(Gabriel Leung)等人發表於1月27日的研究比較了武漢、中國大陸以及中國之外地區的確診病例增長情況。圖表顯示,中國大陸、中國之外地區的案例增長曲線比武漢更為陡峭。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專家Eric Ding認為,這暗示,武漢的病例數字可能被壓低了。

為了獲得可靠的死亡率,Monkey Insider分析公司分析師Dogan選擇使用南韓的中共病毒流行病數據。他認為南韓的數據最為可靠。為甚麼呢?

截至2月27日,南韓在使用資源的數量上、進行核酸測試的人數上是第一名。日本進行了1890次核酸測試,發現了330例感染,出現3例死亡。而南韓進行了66652次核酸測試,發現了2931例感染,出現了16例死亡。這顯示,日本僅僅測試了最可能感染的人群,因為每6名測試者當中就有一人感染中共病毒。而南韓測試了更廣泛的人群,包括沒有顯示任何症狀的人。在南韓,每22個測試者當中就有一人感中共病毒。

因此,Dogan相信,南韓的病例死亡率是迄今最準確的中共肺炎死亡率。截至2月29日,南韓的中共肺炎死亡率是0.546%(16除以2931)。人們可以看到,由於南韓檢測了大量的輕度感染人群,它的案例死亡率接近於實際死亡率。

而武漢的情況呢?根據大紀元此前對武漢居民的採訪,很多人全家患病,卻排不上隊做核酸檢測,因此不被計入中共肺炎感染人數。

武漢辛女士告訴大紀元:「我家外公就在等核酸結果時死的,還有人連核酸都沒有做他就死了,這個數據根本就不算在裏面,不統計。」她舉例說,「就我所知,有個網友他的爺爺,連核酸都沒做,就直接死了,他是跳樓死的,你說這種算不算數據呢?它肯定不算數據。」

武漢溫女士告訴大紀元,「我從1月24日出現低燒、乾咳的症狀,去中部戰區武漢總醫院看了發熱門診,做了肺部CT,檢查結果為疑似病毒感染,沒給我做試劑測試,未確診,醫生給我開了幾種常用藥讓我回家自行治療。」

這麼多感染的人沒有做核酸測試,感染人數被壓低,這就是為何武漢的案例死亡率遠遠高於中國其它地區,更高於其它國家。

Dogan根據南韓數據進行推測認為,中共肺炎實際死亡率可能在0.2-0.5%之間。Dogan用它來計算中國的感染人數。根據中共官方數字,中國已有3000人死於中共肺炎。據此,中國應該有60萬到150萬人感染中共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