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至今,中共當局刻意隱瞞疫情真相,但有不少一線醫護不斷披露實情。多位武漢醫生透露,疫情爆發初期,中共官方有兩套診斷標準來確診,導致很多感染者未納入統計數字。有醫生上報病例太多還遭到批評。

據報道,在武漢中共肺炎從最初發現病例、蔓延、大爆發的前後過程中,湖北省、武漢市主政官員、中共衛健委、疾控中心、中央,都存在太多疏漏和失職,以至於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2019年12月31日,中共衛健委就派出第一批專家組到武漢調研,這些專家幾乎都經歷過2003年的沙士(SARS)疫情。之後,中共官方宣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

直至2020年1月20日,中共官方才承認中共肺炎「會人傳人」。1月23日早上10點,武漢進行封城。隨後中共官方公佈的確診數據直線上升。

據《中國青年報》一篇題為《新冠肺炎(中共肺炎)診斷標準之變:武漢初期標準苛刻 醫生上報病例被批報太多》的報道,武漢市一家三甲醫院的急診科主任劉越(化名)說,元旦假期後,醫院開了一次會,與會者是科室主任。院領導向他們口頭傳達了一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中共病毒)的「上報標準」。

劉越清楚地記得,院領導拿的是一份「白色封皮的手冊」。他的同事、該院重症醫學科主任井坤(化名)也表示,自己在同一場合聽到了「上報標準」。

另一家三甲醫院急診科主任李夏(化名)也證實,1月3日,所在醫院召開了類似的會議。「院領導要求這個上報標準只能通過面授、電話,或者微信語音傳達。」

這幾位醫生所說的「上報標準」,指的是武漢市衛健委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標準》。病例達不到這個《入排標準》,就不必上報。

但中共衛健委專家組成員表示,他們並未制定這樣的《入排標準》。其成員提供的是一份綠色封皮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醫療救治工作手冊》。

武漢醫生劉越、井坤、李夏均表示,他們從未見過綠皮手冊。他們都認為,白皮手冊的《入排標準》過於「苛刻」,不利於早發現、早確診。

1月3日的醫院會議結束後,井坤的重症醫學科馬上開闢出十多張隔離病床,用來收治不明原因病毒的肺炎患者。據他回憶,從第一位患者入住開始,不到三天時間就已經滿床。

「他們的臨床表現太獨特了,毫無疑問就是這個病。」井坤沒有參照《入排標準》,把這十幾例全部上報給了醫務處和院感辦,但這十幾名病人沒有一個被定義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原因是沒有一個病人完全符合《入排標準》。

「很多患者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也有發燒不到38℃的,有沒有經過規範抗菌治療的。」井坤說。

但他們症狀太像了:大部份人都處在昏迷中,脖子上插著氣管,有的人甚至上了ECMO(人工膜肺),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他們的相似點還體現在肺部CT影像是「白的,全是白的」。

據報道,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優撫醫院,1月上旬發現醫護人員和住院患者感染中共肺炎,但因為患者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不符合《入排標準》也沒有上報。

井坤所在科室收治的病毒性肺炎患者,大部份都是從外院轉來,還有些人發病後「已經在外面遊蕩了一個多星期」。他無視「標準」上報病例的事情上級很快有了回應,來自一位院領導的「嚴厲批評」,「嫌我們報太多」。

但井坤收治的這些病人,最後超過60%的檢測結果都確診為中共肺炎。

李夏所在醫院的兩個院區在1月1日開闢了發熱門診。「我們發熱門診太小,已經擠滿了,只能把發熱病人往急診引流。」李夏說。

到1月15日,一天就有261個發熱病人湧進了醫院的急診。這些多到「沒地方坐」的發熱病人,很難被報送至武漢的疾控部門。「嚴格得不得了,根本沒有一個符合(《入排標準》)的。」李夏說。

李夏也曾就《入排標準》向醫院領導提出過疑問,尤其是「為甚麼又要求患者必須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但沒有得到回應。

劉越也是被感染中共肺炎的醫生之一。他回憶自己唯一暴露的可能,是1月6日他們醫院的病房住進一名中共肺炎病人,當時他沒有得到任何有關危險的提示。後來,他負責的16張病床,有一次被4個家庭佔據,那時他才清楚地意識到「這個病,會人傳人」。

「我見到的是個綠皮手冊,那時出了核酸檢測,所以我們就加了一項『確診病例』標準,其它部份沒有變動。」專家組一位成員說。

目前,上述這篇報道已被刪除。

近日,中共當局針對疫情不斷宣傳所謂的除湖北外連續多少天新增確診病例數下降,以及累計治癒出院病例數破萬等,但有一線醫生在「丁香園」發文爆料,撕開了當局所說「疫情向好」的真相。

這篇題為《我在抗疫一線,我們在政治正確的前提下治病救人!》的文章披露,醫生們在「政治正確」的前提下治病救人,「政治正確高於一切,高於患者的健康,高於大眾的利益」。為了在出院率上撒謊,有的出院病人實際比新入院的患者還嚴重。

該一線醫生表示,當初為了中共肺炎患者的利益犧牲了普通患者的利益;現在為了完成中共肺炎患者去庫存的目標,犧牲在院中共肺炎患者的健康。「我們已經走在運動式的救治之路上,我們在大躍進的方向上邁進。」

美國雜誌《外交政策》2月20日發表《中共的官方數字到底有多可靠?》一文,質疑中共官方的數字近日持續下跌,可能是「中共在操弄數據」。

安達公司亞太區(Oanda Asia Pacific Pte)高級市場分析師傑弗里.哈雷(Jeffrey Halley)告訴彭博社,中共一再改變統計方法,將使人們無所適從,「對中共的數據失去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