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續發酵,現在又衍生出了新的情況。2月19日,《華爾街日報》的3名記者被中共當局吊銷了簽證,限令他們5天離境。

前天,在中共這個動作之前的幾個小時,美國國務院把五家駐美國的中共官方媒體指定為「外國使團」,比「外國代理人」又高了一個層級。

動作有先有後,從時間上來看,似乎是中共對美國採取的報復動作。那麼美國指定5家中媒為外國使團的原因是甚麼?中共又為甚麼驅逐美國記者呢?互動的背後,究竟發生了甚麼?

北京驅逐《華日》3記者

昨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記者會上表示,驅逐3名《華日》記者,目的是懲罰這家報紙不久前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耿爽稱,外交部和官媒以及社交媒體上,一再提醒對這個標題「加以注意」。但《華日》既不道歉,也不處理相關責任人。耿爽說,「對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惡意抹黑攻擊中國的媒體,中國人民不歡迎。」

被驅逐的3名記者,分別是《華日》中國分社副社長李肇華(Josh Chin)、記者鄧超,還有澳洲籍的記者溫友正(Philip Wen)。

不過中共的動作之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隨即發表聲明,譴責中共驅逐《華日》記者。他說,「成熟、負責任的國家都知道,自由媒體報道的是事實和看法。正確的回應是提出反駁論點,而不是限制言論。」

擁有這家報紙的道瓊斯集團首席執行官威廉·劉易斯(William Lewis)表示,文章題目並沒有冒犯的意思。他在發給法新社的聲明中說,「這個題目顯然使中國人(中共)感到氣惱和擔心」。

《華日》的文章說了甚麼?

那麼《華日》的文章究竟寫了甚麼呢?這個要先搞明白,然後再看看是不是中共說的甚麼「種族歧視、惡意抹黑」等等。

查了一下《華爾街日報》網站,耿爽指的文章,題目是《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是2月3日發表的一篇英文文章。文章的鏈接我放到了文字稿裏面,大家可以去查閱。

文章大體寫了兩部份內容,一個是中國正在爆發的中共肺炎,另一個是中國的金融經濟。

文章表示,人們不知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有多危險。但是有跡象表明,中共在設法掩蓋真相。並且在疫情控制不住的時候,中共當局才有反應,不過效果並不理想。目前中國封了幾十座城市,幾乎所有工廠關閉。但病毒仍然擴散得越來越廣,威脅越來越大。

文章認為北京的應對措施明顯不到位,卻拒絕美國專家援助抗疫。所以國內外普遍認為,這場流行病傳得這麼快、這麼廣,是因為北京當局的決策失誤造成的。

文章指出流行病不僅威脅人們的生命,也對中國經濟有一定影響,中國經濟將會出現急遽下降,而且還有一個最重要的長期結果——全球公司供應鏈「去中國化」。同時流行病也會導致金融市場動盪不安,致使大宗商品價格下跌。

文章做了一個比喻,從長遠來看,中國的金融市場「可能比中國的野生動植物市場更加危險」。雖然中國的經濟實力給人的印象深刻,但「仍然很脆弱」。中國經濟如果崩潰,影響會很大。如果致命性的病毒和金融市場動盪的蔓延疊加在一起,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前景隨時可能發生改變。

文章最後說,「21世紀一直是黑天鵝時代」,「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流行不太可能在中國最後出現」。

網友嘲笑中共的反應

說到這,大家應該明白了,除了文章題目用了一個「病人、病夫(Sick Man)」之外,看不到中共所說的甚麼「種族歧視、惡意抹黑」的內容。

有位網友說,「其實吧,sick man在英文裏不是貶義詞。一個國家的經濟甚麼的出了問題,也有這個詞,意思就是正常狀態不會這樣。因為種種原因,你的系統沒正常運行,就會用sick man。有卡西歐的可以查查,sick man就是個形容病人的很普通的詞。」

另一位網友表示,這個標題的問題是亞洲病夫和東亞病夫聯繫起來了。共產黨一直宣傳中國被稱為東亞病夫,是檔(黨)領導中國站起來了。如果現在又被認為是東亞病夫,那黨的領導就沒有任何意義,從病夫到病夫完全是浪費時間,加上對中國人帶來的傷害完全不值得。就算毛左都會被激怒,後果很難收拾。

下面一位網友更有意思,「笑死我了,共匪不宣傳,我都不知道有這篇文章。」

還有一位網友調侃,我也認為這個標題違背客觀事實。正確的表述應該是「中國是亞洲真正的病態嬰兒」。

網友的這個調侃,其實指的是中共控制下的中國。按照國際社會正常人的眼光來看,中共的種種行為很怪異,把人們的思維和言行都變得不太正常了。這並不是五毛黨所說的甚麼「黑中國」。

《華日》總編輯馬特·默里(Matt Murray)在寫給新聞部全體員工的簡報中表示,「毫無疑問,《華爾街日報》仍將全面致力於報道中國方面的消息,秉持最高的新聞報道標準。將繼續報道中國,無所畏懼,不帶偏袒,不含動機,只報道真相。」

順便說一下,其實這3名記者並不是文章作者。作者是一位叫沃爾特·羅素·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評論人士,這3名記者純粹是被頂罪了。

驅逐《華日》記者的2大原因

那麼問題就來了,這就麼一個詞,何以惹惱中共?又是「憤慨」、又是「譴責」,又是「嚴正交涉」,並且驅逐《華日》3名記者,至於嗎?

稍微分析會發現,中共惱羞成怒大概有二方面原因。我們分頭說一下。

原因之一:5家駐美中媒被指定為「外國使團」

昨天,美國國務院正式宣佈,將常駐美國的5家中共官方媒體指定為「外國使團」。美方要求他們像外國使館一樣,向美國國務院登記在美國的僱員信息和財產狀況,「新政策立即生效」。

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美國的新政策並不會限制他們進行任何新聞報道,也不會干涉這五家媒體的報道範圍。他們所僱用的記者仍然可以參加國務院新聞簡報會等美國政府機構的活動。

被指定為「外國使團」的5家中共官媒,第一個自然是經常為中共發表「權威消息」的新華社(Xinhua News Agency),這是中共的官方通訊社。中共發佈重大新聞,大多是通過新華社。其中一些機構經常製作內參,提供給高層官員閱讀。

第二個是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它的前身是中共央視的國際頻道,也就是CCTV4。去年與霍士女主播翠西·列根連線對話的那個劉欣,就是CGTN的主播。

第三個是《中國日報》(China Daily)發行公司,很多人還記得,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中國日報》在《德梅因紀事報》上刊登了一個付費廣告,實際是一篇攻擊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實施關稅懲罰的文章,目的是打擊共和黨的票倉。

第四個是國際廣播電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也是中共政府面向全世界說話的揚聲器。

第五個是《人民日報》(People』s Daily)海外版的美國總代理海天發展公司。

這幾家媒體,都是中共的喉舌機構,不是真正的媒體。它們所做的宣傳,用北京領導人的說法就是「講好中國故事」,說白了就是替中共在國際社會上唱讚歌、塗脂抹粉。

外國使團與外國代理人的區別

大家知道美國有一個「外國代理人法」,2018年美國司法部要求新華社和中共環球電視網CGTN的美國業務登記為「外國代理人」。CGTN去年完成了登記,但是新華社一直沒有登記,也不清楚它會不會遵守這些規定。

那麼這個「外國使團」與「外國代理人」有甚麼區別呢?

「外國代理人」指的是在第三國積極履行外國國家政策的團體或個人。不過,一般情況下,這些團體和個人沒有「官方外交人員」的身份,隱蔽性更強一些。

「外國使團」就不一樣了,一定意義上說,它就像一個國家設在另一個國家的使領館,代表著國家政府。那麼這裏面的人,也就自然有了一層官方外交人員的身份色彩。美國方面在應對這些機構和個人的時候,就會多一層考慮,他會認為面對的是中共政府。

換句話說,這5家媒體的任何動作,美國政府都會認定是中共政府的動作。其中人員的說法做法,就是中共的觀點和行動,不再是單純的個人行為。

共和黨資深參議員魯比奧(Sen. Marco Rubio, R-FL)表示,中國共產黨或許可以在中國大陸動用審查制度,並把明目張膽的宣傳偽裝成新聞,「但這在美國沒有立足之地」。他在寫給美國之音的郵件中說,「美國人員在與外國政府的代理人,特別是兜售威權政權宣傳的代理人打交道時,應當知道這一點」。

為何指定為「外國使團」?

美國國務院實行這個新政策,國會兩黨多位議員紛紛表示「大力支持」。

魯比奧推文說,「這些中國(中共)官方媒體機構都是中國(中共)政府在美國的行動工具。要求他們註冊為外國使團的決定值得歡迎。早就該這麼做了。」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里施(Sen. Jim Risch, R-ID)聲明說,「我讚賞將五家中國(中共)媒體機構指定為外交使團的決定。在美國,我們相信新聞自由,我們知道這類組織不是自由的——它們受到中國共產黨的直接控制。」

民主黨參議員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也推文支持國務院的決定,「這是正確的行動」。

其實華盛頓這項決定已經討論很久了。近些年,越來越多的美國官員表示,應該在簽證上對中共的新聞機構實施嚴格的對等待遇。之前沒有實施,部份原因是擔心可能會限制新聞自由。《紐約時報》表示,美國邁出這一步,目的是打擊中共在美國的廣泛影響和情報工作。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喬納森·特里(Jonathan Turley)對《紐約時報》表示,「長期以來,中國(中共)一直用記者身份掩蓋情報活動。」

僅僅是過去的一個月,檢察官就對中共的情報活動提出了多起訴訟,其中涉及哈佛大學的科學研究,還有美國最大的信用報告機構之一艾克菲(Equifax)在2017年遭到的黑客攻擊事件。此外還指控華為以及它的兩家子公司犯有聯邦敲詐和竊取商業機密罪。

文章引述國務院高級官員的說法,針對中共實體的「法律攻擊已經展開」。美國的這個動作,是向中共政府施加新壓力的一部份,是特朗普政府對抗大國對手戰略的一部份。

說到這已經清楚了,美國指定這5家媒體為「外國使團」,肯定會對他們的行動有很大的限制。中共再想用媒體作為掩護,實施傷害美國的行為,將會受到很大限制。它再想收買美國政界官員、商界人士恐怕不那麼容易了,盜竊美國知識產權也不那麼容易了。

網友看得很清楚,「美國把共匪的大外宣(《人民日報》、新華社等5家官媒)拉清單了。共匪就拿三個記者撒撒氣,慣性操作,大家莫慌。」

原因之二:外媒記者報道武漢疫情真相

其實中共驅逐《華日》記者,還有一個不能明說的原因,就是殺雞給猴看,製造寒蟬效應。

有這麼句話:怕見光的,可能就有問題。中共就是這麼種情況,它害怕一些事情被人們知道。遠的不說,眼下這場中共肺炎疫情,有很多事情是中共在極力掩蓋的,不想讓外界看到真相。

拒絕新外記去武漢

有外媒記者1月23日向當局要求,希望去武漢進行採訪。但中共外交部以武漢市政府「已經公開宣佈外地人員近期不要去武漢」為理由,冠冕堂皇地拒絕了。

中共的這個理由,看上去像是為人著想,「你別去,去了有染病的危險」。但實際上不說也知道,中共不願意讓更多記者到那裏。記者越多,黑暗面被曝光的就越多。

在武漢封城前,《華日》的記者,還有其它一些媒體記者已經在那裏進行採訪了。封城以後,他們仍然堅守在那裏,不斷向外界傳遞他們的所見所聞。

比如今天《華爾街日報》就報道了一則消息,「中國非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患者面臨就醫難」,這就是一線記者採寫的報道。文章真實地記錄了一些身患其它疾病的人,在武漢封城後得不到繼續的醫療救治、生命危在旦夕的事。

這些事,都反映著封城所帶來的影響。而這個封城的決定,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談話中透露出,是北京當局放棄武漢一座城、保全世界的做法。就是說把1100萬武漢人民已經捨出去了,是死是活,讓他們聽天由命。所以那裏缺醫少藥、醫護人員緊缺,很多染病的人得不到救治,被活活拖死。

這些事,中共怎麼可能讓外界知道呢?即使百姓生活再困苦,死的人再多,它也要營造一種「歡樂祥和」的假相。

中共疫情宣傳加碼

今天收到網友發來的一份文件截圖,從內容看上去,是中共在疫情宣傳上的系統安排。整個宣傳分為國內和境外媒體兩部份,並對不同媒體做了不同安排。

國內官方主要媒體負責發佈表層信息,然後《環時》、鳳凰衛視、搜狐、百度等負責「官方解讀」。再由微博、微信、抖音等等進行「信息二次加工」、「三次加工」。另外安排一些轉移危機關注點,尋找背鍋對象。

境外媒體主要是利用「國際化包裝的信息」為中共做「正向引導」。同時安排一些海外人故意發佈一些「三分真七分假」的信息,進行「反向引導」,讓人覺得海外媒體「不靠譜」等等。

中共的這些安排,層層級級分工有序。目的就是讓人們相信黨說的一切,相信中共媒體說的一切。只要人們都相信黨媽的話,它認為政權就會穩定,利於它的統治。

外記戳破疫情真相 中共心頭大患

而境外媒體記者,不只是《華日》記者,還有其它國際主流媒體的一些記者。這些在武漢疫區一線採訪的記者們,簡直是中共的心頭大患。

比如法新社記者親眼目睹了一名老人在街頭倒地身亡的過程,也見證了當局的整個處理過程。有當地居民告訴記者,那名老人是中共肺炎患者。報道以後,很多其它國際媒體都轉載了文章,並配發了記者拍下的圖片。

等於是外媒記者揭開了中共的遮羞布,使外界真實看到了疫區的情況,感受到了疫情的嚴重性。這一下觸到了中共的痛處,馬上興師動眾,還專門找到老人的家屬「闢謠」。然後讓老人的家屬們出面「澄清」,說老人不是因為染上中共肺炎去世的,而是因為其它原因離世。

如果沒有外媒記者,那名老人可能永遠不會被中共媒體報道,中共官方也不會提到。但是被外媒記者報道後,中共遮醜就難了。

所以在美國指定5家媒體為「外國使團」的時候,它翻出了《華日》在半個月前的報道,說它「辱華」。一來拿《華日》記者出氣,還可以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二來對美國進行報復。但中共是打死也不敢明說。

好,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影片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