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日本援助武漢物資引發網友熱議和媒體關注,起因是包裝箱上附帶的漢詩和偈語。

日本漢語水平考試事務所捐贈箱的標籤上寫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其作者是日本政治家長屋王。據典籍記載,一千三百年前,崇敬佛法的長屋王托遣唐使向唐朝僧人贈送袈裟若干,每件袈裟上面都繡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鑒真和尚聽聞後很受觸動,決定東渡日本弘法。

京都府舞鶴市的物資上貼著「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詩句源自王昌齡的七絕《送柴侍御》。日本法人仁心會等機構的物資箱上寫有:「豈曰無衣,與子同裳」,語出《詩經.秦風.無衣》,那是一首秦國戰歌。

許多中國網民表示,疫情當前,這些漢字和詩詞送來溫暖。也有評論指出,相比之下,大陸官方的「武漢加油」等宣傳用語顯得粗劣。在微博上,眾人紛紛拿出另類對應版本,借古諷今:「碩鼠碩鼠 無食我黍」,「王侯不念黎民苦,不許百姓嘆興亡」,「口戴N95,不是醫護人」等等,異彩紛呈。

民間的強烈反響觸發三個層面的思考:傳統文化、日本關係,以及如何看待對華捐助。

眾所周知,日本文化源於中國。在長達三百多年的「唐化」過程中,大批遣唐使帶回了政治制度、城市佈局、漢字、服裝、飲食、建築等多方面的文化成果。一千多年來,大和民族對隋唐文化的承傳和珍惜有目共睹。一些在中國消失殆盡的元素在日本得以完好保留,令人嗟嘆。

反觀中國,上世紀「破四舊」摧毀傳統的遺蹟、古籍和理念,數不清的古代建築被視為「落後」的象徵、「發展」的絆腳石,被推倒,損失難以估量。大量寺廟受到衝擊,佛像等珍貴器物被毀,僧尼受迫害、被迫還俗。文革過後,中共為了營造開明的假相,重建佛寺,卻以黨文化變異佛教經典,以社會主義學說「改造」僧尼,上演僧人升血旗、唱紅歌的醜劇。

中共統治七十年,割斷了幾代人與傳統的連結,這筆帳要如何算?僅以此次援助物資箱上的三組詩句為例,有多少中國人知道其出處和典故呢?

在防控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方面,中共官媒拋出了大量黨八股文辭,空洞、荒唐,「戰」字連篇。不少省份出現了殺氣騰騰的橫幅,勒令民眾禁足。2月11日,山東東營市某小區的出入口令為——門衛問:有朋自遠方來,業主答:必誅之。《論語》一直受到日本學界的尊崇,在中國竟被竄改至此,華夏子民情何以堪?!

再看中日關係。這些年來,中共經常重提日本侵華史,藉機轉移國內矛盾,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卻不強調日本是世界上向中國提供政府開發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ODA)最多的國家,更不敢提中共對本國人民的虐殺和迫害。

2012年8月,大陸多省出現了大規模的反日示威,中共當局被指為幕後推手。民眾抗議發展為暴力活動,當街砸日本車,燒日貨,一些日資店遭打搶,有的車尾貼出標語「哪怕華夏遍地墳,也要殺光日本人」。

如今,日本慷慨相助,中共外交部高度評價,陸媒有文章稱「日本好樣的」。中共以己之需隨時轉移觀點和立場,欠缺道德基礎。

最後談談對華援助。中共外交部反覆強調,國際社會應該「和中國站在一起」,其實是想迫使它國和「中共」站在一起。中共玩慣了強盜邏輯,它需要甚麼,別人就得給甚麼,否則就是「不厚道」、「突破良知底線」或「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

中共對外大撒幣,年年辦「兩會」,勞民傷財;貪官動輒鯨吞上百億;中共「維穩」經費連年上漲,高達萬億元,聲稱為了「提高基層政法部門的服務能力」,實際上全都服務於壓迫百姓、封鎖資訊等邪惡用途。當天災人禍發生,平時高高在上的黨成了甩手掌櫃,各級政府哭窮,向民間伸手,喉舌鼓譟:「加油」,「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如今,疫區哀嚎不斷,舉國大亂。中共必須面對現實,一個全世界都知曉的事實:中共權貴集團幾代人錦衣玉食,動不動展現「強國」作派,可是它連自己的百姓都照顧不好,還有臉要外國援助?

在加拿大工作的大陸青年楊帥說得好:「這次武漢疫情,讓我徹底看明白了,共產黨真的太壞了。」「這麼多人死了,這麼多感染者正在全國、全世界播散病毒。道甚麼歉?下台!就是下台!」

回到開篇處,東瀛的禮物,給了我們甚麼?感動、支持、反思?日本的富強之路,滲透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力量,而中原大地卻在中共的強暴下上演著文明劫、道德劫,人民在一波接一波的災難中沉浮。日復一日,我們被迫面對沒完沒了的謊言,被強令對黨感恩。山河失色,心靈蒙塵。所以,「日月同天」的古代音韻奏響了一曲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