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封城封路持續 有業難做家庭經濟告急

2月14日,我們收到一封黑龍江哈爾濱,一位網約車司機的來信。因為瘟疫防治,像他這樣的網約車司機已經無法出去工作。而一家人就靠他開網約車養活,他們被封閉在家,從中國新年到現在,1分沒賺。

他說他銀行卡裏只剩下1,500元多一點的人民幣。因為每月還要還網約車的一部份貸款,原本他聯繫客服,說可以推遲一個月,但是貸款平台的系統,還是在2月14日上午,分三次劃走了他銀行卡裏的1,500元。

他告訴我,現在銀行卡裏只剩下區區25塊錢。他跟我說,他的幾位朋友,也都在犯愁這個問題,他說現在無法工作,他們都在犯愁,接下來的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目前大陸疫情仍然嚴重,各地採取非常措施封城封路,相信以上例證在其它地區也會有。目前最不缺工作幹的,想必就是醫生和護士了,但是,他們卻做著相對最危險的工作。

大陸醫護「最不缺工作」 直面瘟疫眾多人被感染

具有大陸官方背景的CGTN,報道了武漢的一件小事。2月11日前後,凌晨時分,有這麼一名在武昌醫院工作的護士,是在救治病毒患者的第一線。她怕感染家人,每次工作完後,不敢回家裏休息,而是去一間賓館的房間。她也不敢坐在她丈夫的車裏,而是自己步行去醫院。她的丈夫就開車在後面用前車燈為她照明,慢慢的跟著她。

事件很感人,跟大家分享一下。只是有的觀眾可能會有跟我一樣的一個疑問,就是現在武漢當地對車輛應該有限行的規定,開車上路應該不容易。可能是她丈夫的車獲得了特別通行許可。

本次新病毒疫情,中國很多醫護人員,因為在第一線,甚至有人缺少必要防護設備,因此這個群體也成為最容易受到病毒感染的一群人。大陸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表示,截至2月12日,全國有醫護1,716人感染,其中僅湖北省就有1,502人。目前,1,716人中已有至少6人因病毒離世。

危機之下,醫護們自己被感染的同時,也正在思考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治療方式。但是由於這種中共病毒表現特別詭異,情況不容樂觀。

重症多器官衰竭 輕症還能猝死 瑞藥與葉克膜無奇效

此前成功救治美國一名確診患者的研究藥物瑞德西韋,2月初開始在武漢進行臨床試驗,但是最新消息是,這種藥效果並不那麼神奇。

上海中山醫院重症醫學科副主任鐘鳴,在採訪中說,這種藥物試驗的入選指征中規定,只可對發病8天之內的患者使用,還不能在重症患者身上使用。也就是說瑞德西韋只可能適用於輕症,而且具體藥效,還要繼續觀察。

鐘鳴說,這種新病毒(中共病毒)不只攻擊肺部,我們之前也引用專家的話說,它可能還攻擊腎臟,但鍾鳴指出,這種新病毒(中共病毒)還對心臟、肝、循環系統、血液系統都有致命打擊,不僅僅是肺的損傷,很多重症患者是死於多器官衰竭。因此此前我們提到的葉克膜治療方法,鐘鳴說對很多重症患者也都很起到實質作用。

此前在2月3日,鐘鳴還對《南方人物周刊》透露一個現象,就是有的新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者,早期發病不是很驚險,但是後期會有一個加速,被稱為「炎症風暴」,會迅速導致多器官衰竭,這樣醫學治療很難奏效。

結合鐘鳴的論斷,那麼之前一些醫學界人士的說法也有據可循了。就是有一些感染者會突然倒地斃命,是因為病毒進攻心臟,導致急性心肌炎,使感染者猝死。

大陸開始嘗試 以康復者血液治療

不過,大陸中國新聞網最近報道了另一種療法,是類似SARS時期的一種治療方式,就是把新病毒(中共病毒)康復者的血漿,注入給重症患者,會有明顯好轉。

這是該網站引據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的介紹報道的,該院將康復者血漿輸入給11個重症患者,發現12到24小時候,症狀有明顯好轉,有業內專家說,這是因為大部份康復者的體內,會產生針對新病毒(中共病毒)的綜合抗體。

但是這種治療方法能否真正普及,或者是否適用於所有患者,還需要繼續看臨床的結果。現在報道只提到部份病人輸入血漿後有好轉,還不是痊癒。

中共病毒防不勝防 疑似病例足以草木皆兵

這種中共病毒的傳染性、隱蔽性,還有可能突然爆發致死的特性,已經有點讓人聞之色變的感覺。

例如,廣西柳州市還沒有爆發嚴重疫情,但近日當地一個小區,出現一個疑似病例,小區立即被封鎖,整個小區只能進不能出。從影片中可以看到,小區周圍站滿人,而小區內有的樓門,也被直接封閉。

很多醫護人員趕到小區,將相關疑似患者帶走,這名疑似患者在急救車裏還自己錄了手機影片。來信的人說,這名患者自己也很害怕,不知道要去哪裏。

大量死者留下「無主手機」 真感染人數達300萬?

另外,在大陸微信上,還有這樣一張圖片在流傳,照片配的文字是說,照片是作家「方方」的醫生朋友傳給她的,這照片上堆了一地的手機,全是殯儀館死者的,手機的主人們已經化為烏有。

微信原文說,這些手機是「無主手機」。很可能它們的主人在被焚燒前,工作人員已經無暇問及死者來歷和細節,手機就那樣扔在那裏了。

目前,輿論普遍質疑官方公佈的中共病毒感染者和致死病例人數。現在新聞報道和網絡信息中,夾雜著各種數據。我看到的一個數字更誇張。

自稱人在台灣的美國軍人David Ethan,用中文在推特上發佈了自己掌握的消息,推文發佈日期是2月12日,他說數據是兩天前的,那就是截至2月10日,大陸的中共病毒實際感染者超過306萬人,死亡人數是25萬多。

因為這則推文並沒有給消息來源,所以下面跟貼的有人質疑說,沒有消息源不相信。但是更多跟貼留言的網友認為,這個數據看起來更合理。一名叫「段皇爺」的網友說:看了這一組數字,聰明人已經在思考去路,普通人開始感到害怕,而有人則在問數據來源。

有兩個比較理性的網友給分別舉例,來思考這個數字與真實情況的接近性。一人說:大陸一些紡織工廠接令要趕工製作100萬個屍袋,而且疫區的死者多到要找臨時工搬;另一人說:以中共封城封路的行為,再按照日本公主號的感染率,數字是合理的。

公主號郵輪可怕群聚感染 是封城武漢之「縮影」

這位網友說的「日本公主號」郵輪,是近日的一個熱點。事件緣起於2020年2月1日,一名80歲香港老人,確診中共病毒感染。1月20日,他曾在日本橫濱港登上「鑽石公主號」,5天後在香港啟德郵輪碼頭上岸。

消息傳出後,「鑽石公主號」從2月4日起,就開始停在日本橫濱港大黑埠頭,船上所有人需要隔離14天。根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船上有約3,711人。目前檢測工作遠沒有結束,有人估算可能只檢測到500–1,000人,但是截至2月13日,船上已經測得218例確診,這是典型的群聚感染,而檢測這麼少的人已經有218例確診,說明被感染的比例相當高。

我們就取大數,假設已經有1,000人得到檢測,那麼感染率已經超過了20%。再回過頭來看,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官方公佈城內本有居民1,400萬,封城前走了500萬,還有900萬在城內,那麼假設拿剛才說的「鑽石公主號」的這個群聚感染比率20%來計算,那麼武漢境內約180萬人可能被感染。當然這個數字並不準確,因為鑽石公主號目前已經具體排查了多少人,這個數字我們還不清楚。

而且今後知道最終能有多少人確診,計算起來會更準確。同時相比這艘郵輪這樣密閉的空間,武漢市的空間還相對開放。不過,有一點是十分肯定的,「鑽石公主號」的例子顯示,這種中共病毒的感染能力,真的很可怕。

《自由亞洲電台》採訪台灣在SARS時期的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長蘇益仁,也說了鑽石公主號的例子,他說這艘郵輪形同「封船」,可以跟武漢「封城」比較,蘇益仁按5%的感染率估算,認為目前武漢至少有50萬人感染。

日本確診數暫列中國外第一 恐瀕臨爆發

目前,截至2月14日我們發稿,包括鑽石公主號上的218例確診,日本境內已經累計259例確診。

2月13日一天,不算公主號郵輪,日本在包括北海道、東京、沖繩等地,地點從北到南分佈,一日就總計增加8例確診。同一天,日本神奈川縣還傳出第一個死亡病例,是一名80多歲感染的老婦人。而且在日本和歌山縣,一名50多歲醫師13日確診感染,這是日本第一宗醫生被感染。

而曾在同一間醫院住院的70多歲男性,14日也被確診,另有兩名曾在這家醫院的人,出現症狀,正在檢測中。截至發稿,日本仍然是中國境外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其次是新加坡、泰國和南韓、馬來西亞。而日本也是繼菲律賓後,發生中國境外第二個死亡病例。

為了因應嚴峻形勢,日本政府已經宣佈,2月14日起,所有飛機船舶,只要1人確診,全部乘客不能入境日本。

世衛組織高級顧問進藤奈邦子表示:現在全球擔心的是日本。言外之意是,日本有潛在危險,成為中國以外另一個爆發地。

大陸升級防疫 孝感黃岡走武漢模式

而在中國大陸,當局也進一步提高戒備。根據央視報道,2月13日,大陸防疫的最高執行機構中共疫情工作領導小組開會,要把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作為瘟疫防控的重中之重,特別針對確診、疑似、發熱、密切接觸者這所謂「四類人員」,要加速集中收治或隔離,強化當地道路封鎖。同時要求湖北的孝感、黃岡採取跟武漢同一等級的隔離措施。此外,除了已經開始實施「戰時管制」的湖北十堰市,湖北大悟縣也開始實施相應管制:居民一律不能進出,生活物品和藥品由政府派指定代購員配送。

還要提到的是,日前,網上繼續流傳武漢部份地區已經實施斷網的消息,原因是為了阻止所謂謠言傳播。但是,當局的網絡管控措施已經十分嫻熟,不太可能只因為區區謠言就斷網。如果武漢斷網,甚至是全部斷網,那需要擔心的絕不是武漢人看不到外界信息,而是外界看不到武漢的信息,城內發生甚麼,外界無從知曉。所以我們對武漢是否斷網的事,非常關注。

隔離中保護言論開放 武漢「反送中」似很少人響應

為爭取信息自由和透明。前兩天,有報道說武漢要發起「武漢人自救活動」,就是2月14日晚8點到8點半,在各自家中,同時敲鍋,齊聲喊「抗議」,還有口號:武漢人加油、武漢人自救、釋放陳秋實、釋放方斌,並期望錄製影片做廣泛傳播。

現在活動時間已經結束,似乎參與的人並不多。我們節目收到一段影片,顯示武漢當地有人自己敲鍋響應,手機鏡頭對著對面冷酷的高樓,似乎並沒有人跟她一起。這位孤獨的敲鍋者還發出了2月1日和2月14日晚,同一地點的晚間亮燈情況,發現大同小異。因此她判斷,至少在她所在的區域,沒有很多人加入這個活動。

她說,不知道是大家沒興趣參與,還是根本沒得到消息。同時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封城之前,相關居民區,有很多人已經離開武漢,停車場的車位空了一半。

提到武漢在封城前的外出人群,英國南漢普頓大學一個研究團隊最近啊,通過大數據分析,模擬描繪了1月23日武漢封城前,外出的6萬武漢人的移動軌跡,發現他們已經可以觸及全球至少382個城市,如果他們其中有人攜帶病毒,那就會造成公共衛生危機。更何況,官方公佈封城前有500萬人離開武漢。

當局宣戰時狀態:不聽中央令直接下台 北京雪雷襯凶險

好,除了我們剛才說到的,湖北省當地的瘟疫防控措施升級。2月13日,北京疾控中心發佈「戰時狀態」,規定所有違背中央紀律要求,危害北京當局防疫工作的,一律立刻停職或免職。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現在大陸政令不通的現狀,從北京方面看,已經十分嚴重。各地防治疫情各自為政,比如搶口罩,以及任意堵路等等。此外,各地因為一些爭議性的防疫措施,也不斷發生衝突。

例如近日在四川某縣,政府要把疑似的感染者送到當地一間養老院隔離,說是備用,但是當地民眾發現,村口的巴士上,疑似感染者已經到了。於是群起抗議,當地公安舉槍警告。

2月13日前後,在廣西省玉林市某村莊,當地因為封路問題發生警民糾紛,當地一名公安開槍警告。

可以看到,中共病毒帶來的不僅是瘟疫本身給人們的恐慌,還有同時併發的社會治理、政治、經濟等一連串的問題。

日前,中國呼吸病權威鍾南山對路透社說,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可能四月結束。早有專家認為這種說法缺乏依據,更像是一種政治需要。即使只從氣溫在四月回升有助消減疫情的角度看,也不合理。因為目前泰國、新加坡的氣溫都比中國高,但是確診案例很多,中國湖北乃至更北方的地區,到四月的氣溫也不一定超過現在的泰國、新加坡,因此很難說屆時情況一定有好轉。我們上面提到的台灣蘇益仁,也認為鍾南山的想法是「最樂觀的狀態」。

2月13日夜裏,北京下起雨水,到14日變成大範圍降雪,成為去年入冬以來的第7場降雪。在北京南四環外,一名居民錄到了罕見天象,陰雲籠罩下,大雪滿天,遠處居然還傳來雷聲,而在手機鏡頭中,道道閃電十分醒目。這種現象叫「雷打雪」,正月打雷,從中國民俗來看,並不吉利。

根據海外《看中國》網站2012年2月7日的一篇整理報道,河南有一個俗語,叫「正月打雷土谷堆」,也有地方叫「正月打雷黃土堆」,土谷堆,意思是瘟疫降臨,墳頭激增的意思。也有一種說法叫「正月雷 遍地賊」,不過這都是民間流傳,科學家當然有另外的解釋。

節目最後,說一下營救方斌和陳秋實的白宮簽名請願。有觀眾反映,大陸的郵箱,比如163,無法收到在白宮網站簽名聯署之後的確認回執,如果不在郵箱裏點那個確認回執,簽名是無效的。這可能也是簽名數字遲遲上不去的原因。

截至我們2月14日發稿,這個簽名一共才4萬多一點。如果有朋友還想參與簽名,可以考慮註冊海外郵箱,比如Gmail或者雅虎,等等。今天我還會把簽字網址,附在今天節目影片的video描述部份。

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時,不要忘了在訂閱按鈕旁邊,點擊小鈴鐺圖案,及時收到我們上傳影片的通知。好,感謝收看,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