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德文大紀元1月31日21點消息,德國巴伐利亞衛生和食品安全部門宣佈確認第七位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患者。德國專家警告,大型展會危險性高。不過,德國並沒有像之前宣稱的那樣「都做好了準備」。

第七位感染者已確診

最新一例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患者和其他五位同事都是汽車配件公司偉巴斯特(Webasto)的員工,被來德參加短期培訓的中國上海同事傳染,第六位是第一個被感染者的孩子。偉巴斯特公司5個月前剛在武漢建廠,有五百多名員工在那裏工作。

巴伐利亞衛生部門宣稱,各個醫院都已做好接待病人準備,德國專門設置熱線,聯邦國防軍正從武漢撤回本國公民,政府正安排隔離事宜。

專家警告:沒有比展會傳播更方便了

自武漢封城後,儘管德國已出現多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但德國各大城市的展會都有來自中國的幾百展位和幾千名參展的展商。其中,法蘭克福的展會上就有多位從武漢來的展商。這些展會包括法蘭克福國際創意展會和國際文具、紙製品及辦公用品展覽會展會、慕尼黑體育用品展會以及紐倫堡玩具展會在內的大型展會等。

德文大紀元1月28日發表對前羅伯特科赫研究院(RKI)院長察斯特羅(Klaus-Dieter Zastrow)教授的專訪,他是德國負責傳染病、疫苗和醫院衛生的專家,他警告說德國媒體傳遞錯誤信息。

他提到,紐倫堡玩具展「極其危險」,認為沒有取消玩具展是「不負責任的」,因為「沒有比這個(展會)傳播的更好了,人們要麼取消展會,要麼不讓中國人來。」

他還認為,戴口罩和用消毒液消毒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為此,本報記者於1月29日到慕尼黑體育用品展(ISPO)實地走訪。來自中國大陸展位超過700個,主要集中在C3、C4、C5和C2展廳,其中展商目錄中共有四個來自武漢的展位。

展會上防範措施少 西方人不戴口罩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外國觀展這很少戴口罩。(黃芩/大紀元)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外國觀展這很少戴口罩。(黃芩/大紀元)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西方人疏於防範,甚至推著嬰兒車觀展。(黃芩/大紀元)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西方人疏於防範,甚至推著嬰兒車觀展。(黃芩/大紀元)

記者在展會上幾乎見不到提醒人們注意中共病毒和提醒人們戴口罩的告示。雖然衛生部門有派人檢查四個武漢展位,但中國展商最多的C3展廳多家展商表示,沒有任何人提醒他們要多加小心。記者觀察到戴口罩的大部份是中國人和亞洲人,只有極個別的西方人戴口罩,不少西方人跟戴著口罩的中國展商站著或坐著交談。

C3展廳人流量不大,多家展商表示人流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在B3展廳的一位德國展商告訴記者,他們私下都說好,儘量不要去有中國展位的C字打頭的展廳。

總的感覺來自大陸的展商還是沒意識到中共病毒的可怕程度,一位來自河北的展商竟說:「中國人那麼多,多死些沒關係。」

一家來自台灣的展商說,他們會害怕,但已付款又不能退,只好硬著頭皮來了,因為周邊都是來自大陸的展位,越待越害怕。可是為了保持形象又不願意戴口罩。

C3展廳的一家巴基斯坦展商說,「我們非常擔心,我們的展位就在中國展位旁邊,我們擔心病毒會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不幸的是,我們別無選擇,必須考慮我們的業務。誰也無法掌握,這是一場國家性的災難,沒人可以控制,只有上帝。這也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

他感到中國人自己也很害怕,「他們不是唯一害怕的人,我們祈禱它會很快結束,我們希望能得到最好的結局。」

另一家緊靠中國展位的巴基斯坦展商表示,該公司10年來都來慕尼黑參展。「這是自我們來此參觀人數最少的一次。」當被問到是否擔心會受感染時,他說,「老實說,我們很害怕。當我們上廁所洗手時,很不幸那裏沒有消毒劑。」

一位來自科隆的德國記者,他相信德國媒體上說的中共肺炎情況沒有那麼嚴重,他覺得通過減少擁抱、握手和洗手消毒可以避免感染,「可是我在洗手間裏沒有找到消毒劑」。

兩位展會員工說,他們內部有通知,中共病毒沒那麼糟糕,讓他們放心。不過他們告訴記者他們會提高警惕,會很小心。另一名展會員工說,他們內部有開會研究,認為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她說,哪兒沒有流行感冒呢?

四個武漢展位 沒人直接來自武漢

四個有武漢標誌的展位都集中在C3展廳,記者在最大的展位詢問了參展人員,他們是不是來自武漢,怎麼離開武漢的,在場五、六位展商忙回答說,他們不是來自武漢的,是來自另外一座城市。他們說武漢的已經不能出來了,把展位賣給了他們。

在他們旁邊來自福建的展商說,「我們一來就先去了解,因為武漢來的大家都會擔心。」之前有德國衛生局的官員來檢查了武漢的展位,檢查了相關文件之後離開了。他們說,生意沒有去年好,「有客人跟我們講,這次好多人知道有病毒都不敢來了。」

第二個武漢展位是空的。據周邊展商說,展出期間一直是空著的,估計他們沒有辦法離開武漢。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這個展位是武漢展商,一直空著,估計封城後沒能出國。(黃芩/大紀元)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這個展位是武漢展商,一直空著,估計封城後沒能出國。(黃芩/大紀元)

第三個武漢展位是居住在意大利的武漢人,他告訴記者,公共衛生部門的兩位醫生來過,跟他們交談了大約二十分鐘,他們了解了我們的情況之後,覺得我們很正常,他們留下了通知單,說如果有甚麼問題就跟他們聯繫。

他說:「我們跟公共衛生部門的醫生說,我們願意自己掏錢請他們為我們檢測一下,大家都心安。他們說你們沒問題,如果有感覺不舒服的時候再跟我們聯繫,我們還特意問了我們是否能參加這個展會,如果不行的話我們馬上就撤展。」

這位先生很長時間沒有回過國,他說:「我打算在國外待個很長時間,等這件事情徹底結束之後再回國。」這位先生去年也參展,他認為今年觀展人數跟去年比差很多,有可能因為中共肺炎的關係,也有可能行業不景氣,或者是歐洲暖冬現象等引起的。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這個展位是武漢展商,上面寫著來自英國不是武漢,不要擔心。(黃芩/大紀元)
2020年慕尼黑國際體育用品展會(ISPO)在中共肺炎的陰影下舉辦。這個展位是武漢展商,上面寫著來自英國不是武漢,不要擔心。(黃芩/大紀元)

第四個武漢展位的李小姐自己在忙,桌上豎立著告示,「我是從英國來的,不是從中國來的,不用擔心。」告示後面是她的出入境複印件,表明自己很長時間沒有回過國。她告訴記者,自己有四位來自武漢的同事封城之前就離開了那裏,但是她要求同事不要到展會上來,最好待在酒店或在附近散步,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和去大型超市。

至今,記者已經走訪了七家藥店,除了一家提供FFP3星口罩之外,其餘都說從周一開始口罩需求大增,FFP2星已經脫銷,而且無法訂到,目前只能提供最普通的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