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佛羅里達州似成為中共間諜活動的靶心,一年多來該州發生多起中國公民闖進當地軍事基地及海湖莊園禁區被捕事件,專家說,披露出的情況只是冰山一角。

以「陽光之州」聞名的佛州,不僅是特朗普總統的冬季白宮(海湖莊園)所在地,也擁有多個研究機構、國防設施、高等教育機構。佛州與眾不同的特色使其逐漸成為中美間諜戰的主戰場。

長期以來,美國的專家和國防官員一直警告,中共在美國進行廣泛且全面的情報蒐集行動。

中共在佛州的間諜活動頻率增高

根據聯邦法院文件以及聯邦政府官員及專家提供的資訊,中國公民在佛州從事間諜活動的頻率似乎正在加快。在過去兩年中,至少9名中國公民在佛州涉及間諜活動被拘捕,其中至少5宗發生在過去的幾個月內。

然而,根據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建立的數據庫,過去30年,佛州並未受到中共的關注,在至少304宗的中共間諜活動中,只有11例發生在該州。

佛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告訴《南佛羅里達太陽前哨報》(South Florida Sun Sentinel)記者,「最近在佛州發生的事提醒我們,對中國(中共)間諜活動的擔憂,並不是捕風捉影,⋯⋯中國(中共)對美國構成了嚴峻且長期的挑戰,我們有必要全面持久地對抗。」

中共間諜活動迎合領導人政策需要

過去,發生在佛州的間諜活動主要與古巴及前蘇聯有關,其性質與中共間諜工作有所不同。

退休高級情報官、《中國情報行動》(Chinese Intelligence Operations)的作者尼古拉斯・埃夫蒂米亞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指出,中共間諜的最大不同之處是,側重經濟和軍事目標,而且並非全然都是由受過專業訓練的間諜執行。

中共「招募業餘人員蒐集情報,同時也僱用情報人員來支持國家的間諜工作。」埃夫蒂米亞德斯說。

埃夫蒂米亞德斯擁有一個獨立的數據庫,包含過去30年在全球被起訴從事間諜活動的所有中國公民。

根據他的數據庫,中共的情報目標似乎是由高級官員制定,並且充份配合中共的經濟發展目標。這意味著中共間諜的主要責任是滿足領導人的需求,鎖住有助於達成經濟發展目標的技術。

竊取商業機密

美國司法部去年起訴中共間諜的案件,大多數與竊取技術或商業秘密有關,多位中共特工被指控試圖竊取自駕車技術、高科技公司的技術、癌症研究中心的活體生物樣品等。

在這個目標下,佛州逐漸成為中共經濟間諜活動的靶心。獲該州眾議院推舉擔任下任議長的克里斯・斯普羅斯(Chris Sprowls)說,佛州有著完善的產業及研究環境。

2016年,居住在佛州奧蘭多、在當地一所大學從事兼職工作的中國公民余阿敏(Amin Yu,音譯),被控自2002年開始到2014年2月,竊取用於海洋潛水器的系統及部件,並非法出口到中國大陸。余女被控的其中一項罪名是為外國政府擔任未登記的代理人,她最終被判處21個月監刑。

根據聯邦法庭文件,余女畢業於哈爾濱工程大學(Harbin Engineering University),該大學與中共海軍有悠久歷史關係,並且她一直與該校一名同謀保持密切聯繫。

2018年2月,司法部稱海洋和大氣管理署(NOAA)前華裔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王春在(Chunzai Wang),參與中共包括「千人計劃」在內的數項重點人才計劃,並接受來自中共的薪水,違反聯邦法律。

司法部表示,中共「千人計劃」的目標是招募科學人才,加強中共國家戰略目標的基礎研究。

NIH呼籲學術機構調查 引發連鎖效應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簡稱NIH)注意到中共間諜活動潛入研究機構,2018年8月,對接受聯邦政府資助的學術機構發出一封信,警告說:「外國實體已制定系統化計劃,影響NIH研究人員」,並且要求該等機構展開內部調查。

2019年12月,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在給所有佛州大學校長的信中寫道,「(中共)正在竊取我們的信息,最終將用以對付我們。」他在信中要求各大學提供研究人員與中國之間聯繫的信息。

上個月,位於坦帕市的H.Lee Moffitt癌症中心和研究所的首席執行官及總裁辭職,原因是該研究所經內部審查後發現,他們和其他四名研究員正在與中共的「千人計劃」合作。

1月13日,《坦帕灣時報》(Tampa Bay Times)報道說,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的四名教授離職,理由是該校調查發查該四人與中共有所關聯。

由於擔心州內的學術和研究環境遭中共間諜活動破壞,以及未被揭穿的研究人員將珍貴的知識產權交給北京,佛州立法機構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專門致力於消除這個現象,創下美國各州首例。

斯普羅斯對《太陽前哨報》說:「我們不希望佛州納稅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對外國的研發提供補貼。」

「我知道得越多」,斯普羅斯提到中共在佛州學術機構的間諜活動時說,「就越感到可怕。」

專家:最新發現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司法部前國家安全部門負責人大衛・克里斯(David Kris)表示,他看到了更大規模的間諜活動,「這些最新的案例只是更大規模中的一部份」。

「當然,我們目前所發現及阻止的中國(中共)間諜,只是冰山一角,肯定還有許多是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發現的。」克里斯說。

中共未停止軍事間諜活動

在竊取美國學術機構研究成果的同時,中共軍隊及國安部門仍在進行軍事間諜行動。

美國五角大樓稱,去年11月起訴了居住在佛州傑克遜維爾市(Jacksonville)的美國海軍少尉范揚(Fan Yang)和他的妻子以及兩名中國公民,罪名是涉嫌試圖在未經適當授權的情況下向中國出口7艘軍用充氣艇和8艘軍用舷外發動機。

根據聯邦法院文件,范揚擁有取得絕密軍事文件的許可,並且是訓練有素的潛艇獵殺戰機(submarine hunting aircraft)的飛行員。

根據訴狀,被起訴的其中一名中國人曾聘請具有軍事經驗的教練,接受「戰術武器培訓」。

不合常規手法從事傳統間諜活動

去年12月26日,27歲的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屬私立研究型大學)的中國訪問學者廖呂尤(Lyuyou Liao,音譯)在佛州基韋斯特(Key West)海軍航空站禁區內拍照,被美國當局逮捕,被控非法闖入海軍基地。廖某聲稱他是想要拍攝日出才會進入該禁區。

在廖某被捕後兩周,中國公民王宇豪(Wang Yuhao,音譯)和張傑倫(Zhang Jielun,音譯)1月4日駕車進入基韋斯特海軍航空站,並對著基地拍照,隨後被逮捕。

去年9月,20歲中國男子趙千里(Zhao Qianli,音譯)闖入基韋斯特海軍航空站並非法拍攝建築物和天線,於2019年2月被判處一年監刑。

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反情報與安全中心通訊主任迪恩・博伊德(Dean Boyd)指出,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收集有關美國在國、內外的敏感設施信息。

「最近在基韋斯特被捕的數位中國公民是否從事這種活動,由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確定。」博伊德說。

參議員魯比奧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已經與反情報官員討論最近發生在基韋斯特的事。

「佛羅里達擁有二十多個軍事設施,重要的是我們要確保所有地區的國家安全敏感信息都得到保護。」他寫道。

海湖莊園成最新目標

除了佛州的學術機構及軍事地點,冬季白宮海湖莊園(Mar-a-Lago)也成為中共蒐集情報的地點。

「(任何情報部門)的最終目標是使某人儘可能地接近總統或國家安全團隊。」FBI退休調查官員雷・巴特維尼斯(Ray Batvinis)說。

去年3月,33歲的中國女子張玉婧(Yujing Zhang)闖入海湖莊園,在禁止拍照和錄像的地方拍照,並向特勤局撒謊。去年11月,張女被判處8個月監禁。

美方調查人員在張女投宿酒店的房間內蒐出多個電子設備,其中一個是情報專業人員經常使用的反跟蹤設備。

去年12月,56歲中國女子陸靜(Jing Lu,音譯)因非法闖入海湖莊園及拍照被捕。她被指控遊蕩以及非暴力方式反抗警察等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