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國的科研機構開始宣佈開除和中國(中共)分享重要研究成果和數據的科學家。這些科學家被指獲得美國科研基金的同時,在中國擁有影子實驗室。

專家分析認為,美國在特定領域從政府層面對國家(納稅人)資助項目的研究人員進行徹底審查,是對中共知識產權盜竊的有效打擊和警告。

4月11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院長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監督NIH預算的小組作證後告訴《科學》雜誌,他們已採取行動防止外國政府不公平地利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在馬里蘭州貝塞斯達市(Bethesda, Maryland)資助的研究。一些研究人員可能被解僱。

柯林斯告訴小組主席參議員布朗特(Blunt),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正在對超過55家美國機構進行調查。

4月19日,美國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率先宣佈,安德森中心對五名教授進行了調查,開除了其中三人。這五人均是亞裔,其中至少三人是華裔。

早在去年8月,柯林斯院長就致信全美約一萬家研究機構,要求它們披露外國政府和外國機構的支持和資金來源,並鼓勵研究機構與聯邦調查局(FBI)的地方辦公室聯繫。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美國政府最先關注的是在生物技術領域。這個領域中工作的外國人以中國人最多,拿美國政府研究基金的當然也多,中共的「千人計劃」有相當一部份就是針對這些人的。美國在生物技術方面是全球領先的。

橫河指出,「千人計劃」有些是要求羅致的美國學者在中國每年至少工作半年的,在美國研究機構全職工作的人幾乎沒有人能滿足這種條件的。這些(加入「千人計劃」的)人可能是(中方美方)兩頭騙,他們本身就違反(美方)規定了,這個不存在種族歧視的問題。

他說,「中國研究人員數量本來就多,再加上中共肆無忌憚地使用(拉攏)這些人,把這些人當工具用,當然有些人自己也是配合。中共能給他們提供在美國得不到的東西,比如掛個清華北大的正教授,然後開個實驗室。就是影子實驗室,開個跟在美國一模一樣的實驗室,這樣就很有利於技術轉移。」

橫河認為,這是美國針對中共侵犯知識產權所採取的措施當中非常有效的辦法,而且可以從政府層面來查的。如果有些東西不是政府層面的話,有些合作關係非常難去定罪,非常難在全美範圍之內這麼統一地去查。這是給中共知識產權盜竊一個很大的警告。對於在美國這個領域工作而違反規定和中共合作的少數人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警告。

千人計劃成「入獄計劃」 禍首是中共

大紀元此前報道,安德森癌症中心被開除的華人教授都涉「千人計劃」,最突出的教授謝某還涉及洩密問題。「好像FBI給他兩個選擇:如果你想在美國待,那你就得進監獄,否則你回中國。」研究中心的知情人說。

「千人計劃」是中共組織部主管實施的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公開報道顯示,至2018年10月已有近8000名海外專家入選,多數為華裔且來自美國。2018年底,中共政府已下令不再對外公開提及「千人計劃」。

2018年9月,美國網絡傳出聯邦調查局(FBI)已將「千人計劃」學者列為調查重點,並傳出「千人計劃」恐將淪為「入獄計劃」。

據《科學》官網4月15日報道,有影響力的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分別致信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NSF)、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和國防部(DOD),這些機構都被要求調查所有被資助的研究人是否可能濫用或盜竊聯邦資金。

4月15日,格拉斯利還發表《外國竊賊威脅美國繁榮》(Foreign Thieves Threaten America』s Prosperity )一文。文中例舉,2018年,司法部(DOJ)在涉及盜竊商業機密的8個案件中調查,指控或判定了至少16人和4個公司。在過去幾年中,又有6個人被調查,被指控或判定從美國大學竊取研究成果。

美國華府律師葉寧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被調查的、被控制的、進監獄的畢竟是很少的,因為美國是一個非常重證據的國家,調查了這幾個人之後 ,「千人計劃」裏面大批的人,肯定望風而逃。中共把他們往「千人計劃」裏一放,美國就不給他們好日子過了。

他指出,在美國有工作,在中國也有工作,這裏涉及兩個問題。第一,是不是涉及外國政府,是外國代理人,在替外國做工作,拿外國政府的酬勞和撥款支持。第二,這邊研究機構也做,在中國對口的研究機關也在做,就是頭對頭的撞車型的利益衝突,這本身是嚴重違約的。這個事情在美國法律裏是不可以的。

葉寧表示,從法律上講,如果盜竊了美國的商業秘密,本身就是間諜罪,而且也牽扯到違反了美國的技術管制、出口管制政策;還有一些附加罪,像惡意串謀等都是可以坐實的。知識產權屬於智慧財產(Intellectual Property),盜取知識產權屬於海盜行為,是一種巨額盜竊,也可以按照盜竊罪來追查、懲處。

「偷情報」成全民義務 華人無奈

對於有人擔憂該事件會給中國學者帶來負面影響,葉寧認為,其實中共才是禍首。中共做得太過份,就像中共通過的《國家情報法》,要求每一個公民都有向中共政府提供情報的義務,這就是把全民都當特務了,而且寫到了國家的法典當中,成了國家法,這是滑天下之大稽。

「這樣中國的公民到美國來,原則上一個都不能來。因為他來偷情報變成是合法的,當然違反美國屬地管轄權下面的本地法,但問題是,他來偷情報變成他在履行公民義務。」

他說,「設定義務不是鬧著玩的,除非你根本不把自己的立法機關當回事。嚴格用法制環境、憲政民主的角度來看,國家公法制定的義務是每個人必須要履行的。比如報稅、服兵役,這是國家要強制執行的。」

葉寧說,你給全體國民規定一個要替政府收集情報的義務,這不是逼良為娼嘛,人人都當賊了嘛。美國政府要來抓間諜,中共政府炮製出一個法律來說人人必須當特務。中共的這種弱智特點越來越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