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7個月。2020年伊始,本港中聯辦大地震,4日中共官方突然宣佈,撤換中聯辦主任王志民。2天後,前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走馬上任,備受關注。駱惠寧來港後並未著急會見特首林鄭月娥,而是一反常態,先去深圳拜會四大班子高層。

分析認為,駱惠寧行程別有深意,中共政法委系統或已完全接管香港事務,駱的舉動說明中共對香港事務的指揮中心在深圳而非香港。

駱惠寧上任立即見深圳高層

1月8日,上任剛2天的駱惠寧就帶領中聯辦一班人馬赴深圳,與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市長陳如桂、市人大主任駱文智、市政協主席戴北方等人會面。9日下午,駱惠寧到香港禮賓府禮節性拜會林鄭。這跟以往中聯辦主任上任後與特區行政長官先會面,有明顯差別。

對此,時事評論員蕭若元解讀說,駱惠寧實際上去深圳會見的是操控香港警察的人。他直言:「深圳正在指揮香港警察局的警察,郭聲琨放在深圳的人,直接指揮香港警察。(駱惠寧)上去是要見這些人,其他的都是裝模作樣,是處理即將到來的年初一大示威。」

郭聲琨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在繼公安部長趙克志之後,他亦出任中央港澳協調小組副組長。郭聲琨早前會見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曾強調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

2019年12月16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南海瀛台會見了來京述職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時,郭聲琨也有出席,這是中共政法委書記首次陪同中共最高領導人會見香港特首,此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上述現象顯示,中共政法系統已完全參與香港事務。

駱惠寧或幫習獲香港話事權

江峰指出,中央政治局民主會議剛開完,習近平的人民領袖的位置已經確定了。

在中美衝突上和香港問題上直接涉及各個權貴家族的經濟利益了,習近平遇到的阻力很大,特別是香港。江派從鄧小平手裡接過香港這個盤,積累很多,從最基層的建制派議員,到整個香港的精英官僚團隊,再到香港的複雜的商業圈、黑社會。

習近平要想要從江派勢力將香港的管治權拿過來很不容易,所以這次確定了習近平對香港的最終話事權決策權,就必須儘快的中斷原來的政策,執行新政。

江峰指出,駱惠寧雖在安徽老闆回良玉,是江澤民派系的人馬,駱和李克強是安徽人,又跟時任安徽省副省長的汪洋有工作上交集。李克強和汪洋現在是政治局裡大員,又是胡錦濤的團派大將。那麼駱惠寧在青海擔任副書記期間,時任青海書記是趙樂際,所以他們倆人又搭檔了4年。

表面上看,駱惠寧對港澳系統來說是個外人,實際上他不是。他同時擁有主導控制港澳系統的江派人馬的出身,又有多名團派的現任政治局常委的支持,還可向習近平親信人馬靠攏。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也曾提到,駱雖不是「習家軍」,但多次爭取對習表忠。

香港事務指揮中心在深圳

時事評論員晨鐘對此表示,從習近平上任一直以來,他沒辦法插手香港事務;江派曾慶紅掌管了香港事務十多年,香港中聯辦主任一職都是有江派人馬出任。這次派駱惠寧替代王志民,駱惠寧是最先向習近平表忠的一批江派中共官員,從此可以說,習近平或終於能插上一隻腳在香港事務

他又指出,在駱惠寧上任後立即去會見深圳高層而非林鄭,說明中共對於香港事務的指揮中心是在深圳而非香港。而在是次反送中抗爭中,可以看到香港警察並非由林鄭指揮;香港警察的暴力執法亦不是林鄭能夠控制的。港警的直屬控制部門是在深圳,即是由郭聲琨所屬的政法委系統直接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