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第二號頭目——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頭目卡西姆‧索萊馬尼(Qassim Soleimani)遭到美軍無人機擊斃的消息傳出後,2020年1月3日全球金融市場出現了較大的波動,道指回挫233點(或跌0.8%),標普500指數和那斯達克也同步下挫0.7%,分析師多認為此一事件讓投資者找到了一個獲利了結的理由。

另一方面,金價期貨大漲1.55%,收報1,555美元/安士,本周大漲2.6%,反映中東地緣政治風險攀高下的避險需求增加,上周金價也漲了近2.3%,主要反映美元的回貶,有利以美元計價的金價表現。去年8~9月間當中美貿易戰升級最紛擾的時刻,金價高峰為1,566美元/安士,下周在投資者風險趨避的操作下,金價有機會刷新去年高價。

油價的反應也相當激烈,西德州原油(WTI)1月3日收漲逾3%,達63.1美元/桶,布蘭特原油也收漲3.6%至68.7美元/安士。由於原油是重要民生物資,油價若進一步上漲恐衝擊全球消費力,已引起專家關注。

達拉斯聯儲局局長柯普蘭(Robert Kaplan )1月3日接受CNBC專訪時表示,此時中東地緣政治的紛擾引發油價上漲的經濟衝擊,比起十年前輕微了許多,他認為美國已轉為原油出口國,開採原油的利益可抵銷油價上漲過程中消費者承受的痛苦。

柯普蘭估計,如果原油價格上漲幅度在每桶5~10美元之間,對美國整體經濟的衝擊會被內化平衡掉,即使短期間通脹可能超過2%,但長期展望卻可控制在2%以內。

言下之意,西德州原油若沒漲到超過70美元/桶以上,美聯儲很可能不會改變當前維持利率不變的貨幣政策(目前聯邦基本利率為1.5~1.75%)。

裏奇蒙聯儲局局長巴金(Thomas Barkin)也表示,美國經濟仍然健康,尤其最近發佈的就業報告和年終假期消費步伐振奮人心,去年美聯儲三次減息更刺激了民眾購屋、購車等需求。至於中東動盪引發的油價上漲,巴金認為這是司空見慣的事,無須過度擔心。

芝加哥聯儲局局長伊凡斯(Charles Evans)接受CNBC專訪時也稱,美國今年經濟增長率可達2~2.25%,約相當於去年下半年的增長步伐。克里芙蘭和達拉斯聯儲局局長也都同意今年美國經濟上述的健康展望。

儘管如此,短期間投資者仍然擔心伊朗會對美軍無人機的攻擊進行報復,可能的手段包括攻擊油輪、中斷油輪通過荷莫茲海峽和攻擊原油設施。也不排除中東的地緣緊張關係沒有進一步升高,伊朗除出現異常的動作,金融市場又回復先前的平靜。下周很可能是投資者枕戈待旦的關鍵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