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中,美國海軍禁止在政府提供的移動設備上使用抖音海外版TikTok,並稱這個短影片應用會帶來「網絡安全威脅」。

據路透社12月20日報道,美國海軍在12月17日發佈公告稱,政府提供的手機設備用戶若安裝了TikTok,且沒有將此應用刪除,將被阻止使用海軍陸戰隊內部網。

美國海軍沒有具體闡述該應用到底會帶來哪些風險。但五角大樓發言人奧蘭德(Uriah Orland)在一份聲明中說,這個命令是解決「現有威脅和新出現威脅」努力的一部份。

一位海軍發言人表示,使用政府提供的智能設備海軍和海軍人員,通常被允許使用流行商業應用程式,包括普通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但有時會禁止構成安全威脅的特定程式。該發言人沒有說明哪些程式被允許使用,哪些被認為是不安全程式。

奧蘭德表示,12月16日發出的「網絡意識信息」 確定了與使用TikTok相關的潛在風險,並指示僱員採取適當行動以保護其個人信息。」

TikTok沒有回應路透社的置評請求。

TikTok在美國青少年中非常受歡迎,但最近幾個月受到美國監管機構和議員的審查。路透社上月報道稱,美國政府已對該應用程式所有者北京字節跳動技術有限公司以10億美元收購美國社交媒體應用程式Musical.ly展開國家安全審查。

國會議員對美軍使用TikTok表示擔憂

國會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11月7日向陸軍部長萊恩·麥卡錫(Ryan McCarthy)發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提出對美軍使用TikTok招募年輕人入伍表示擔憂。

「我認識到,陸軍必須調整招募策略來吸引年輕美國人為國效力,但我敦促您,在選擇利用某些平台之前,評估中國科技公司可能構成的國家安全風險。」舒默說。

他還說:「國家安全專家已經對TikTok蒐集和處理用戶數據提出擔憂,這些數據包括用戶內容和交流信息,IP地址,位置數據,元數據和其它敏感的個人信息。」

舒默表示,令他尤其擔憂的是,中共法律要求中國公司「支持和配合中國共產黨控制的情報工作。」

舒默發信後,美國陸軍隊員被指示不要使用TikTok。

11月初,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主持了關於美國公民個人數據安全性的聽證會,討論TikTok與中共政府的關聯。TikTok官員拒絕出席聽證。

TikTok美國總經理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給國會議員的一封信中表示,該公司將所有美國用戶數據存儲在美國,並在新加坡進行備份。但這並未能說服美國議員。霍利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TikTok聲稱他們不在中國存儲美國用戶的數據,這很好。但如果中共官員敲了一下他們北京母公司的門,並要求把數據轉移到中共政府手中,他們就必須這樣做。

霍利說,使用TikTok的不僅有青少年,還有為美國政府和軍方工作的人。他認為,除了個人私隱問題之外,這些數據,包括美國年輕軍人用戶的數據有可能被用於中共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開發。

前員工披露TikTok幫助中共審查

TikTok是短影片應用抖音(Douyin)的海外版,母公司為字節跳動。近年來TikTok迅速成為美國最受歡迎的應用程式之一。數據公司Sensor Tower的資料顯示,TikTok在全球和美國分別有近15億次和1.22億次下載量。

《紐約時報》此前報道稱,這使得公眾更仔細地審視字節跳動。它雖然不是共產黨的正式分支機構,但它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它摸清北京政治走向的能力,以及提供不會觸動審查的膚淺娛樂技巧。

美國國會議員對中國公司可能審查政治敏感內容越發感到擔憂。

TikTok稱其不會配合中共要求,刪除相關敏感議題的內容。但《華盛頓郵報》對TikTok在美國的前僱員採訪顯示,TikTok的北京母公司字節跳動對甚麼內容可以出現在TikTok應用上,施加嚴格規定,以配合中共對言論的審查。

這些前美國僱員稱,遵循這些規定通常會在公司內部引發衝突。習慣於不受限制在網上表達觀點的美國員工,對公司的一些命令感到憤怒。這些命令就是,限制那些被北京團隊視為具有顛覆性或爭議性的影片,比如激烈的辯論以及在網絡上廣泛可見的各種政治討論等。

TikTok表示,其在美國的業務不會審查政治內容或接受來自母公司字節跳動的指示。字節跳動也宣稱,TikTok美國平台的審核人員均不在中國。但前美國僱員說,北京的審核人員對影片批准擁有「最終決定權」。

英國《衛報》9月份發佈了一系列TikTok的內部指南,指示TikTok審查人員封殺與中共政府審查政策一致的影片和主題,包括中共政府認為的對「天安門大屠殺」等歷史事件的「歪曲內容」;對國家政策或社會規則的「批評/攻擊」;討論有關西藏和台灣等「高度爭議的話題」等。

TikTok的領導層對外宣稱,公司已經更新了內容審查規則,加強了美國團隊相對於中國僱主的獨立性。但是,今年春天還在該公司美國辦事處工作的前僱員們表示,他們被指示遵循字節跳動北京總部經理們制定的規則,例如降級和刪除與社會及政治話題相關的內容,包括那些受到中共政府審查的內容。《華郵》與六名自從那時起離職的員工進行了交談,由於擔心報復,他們要求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