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兒童私隱到國家安全,以及與北京的關係,TikTok這部抖音海外版應用程式正方方面面受到美國立法者的抨擊,同時TikTok在美國還面臨激烈的競爭。美國月刊雜誌《連線》(Wired)稱,TikTok在美國正陷入審查和競爭雙重困境。

11月5日,美國國會就中國應用程式所帶來的私隱、安全與審查問題舉辦了聽證會。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 )邀請了TikTok,但該公司拒絕派高管參加。TikTok到底是一家怎樣的公司,是否受到中共的控制,是否保護數據私隱,以及它在美國的經營是否合法,這些問題都被專家們一一指出,並引起美國社會各界及媒體關注。

美國父母們應該去了解TikTok是甚麼

參議員霍利是美國國會科技領域發聲最響亮的批評家之一,他對美國參議院犯罪和恐怖主義問題小組委員會(Senate Subcommittee on Crime and Terrorism)說:「父母們,如果你們不知道TikTok是甚麼,那就應該了解一下。這是一家受到中國共產黨侵害的公司,他們知道你們的孩子在哪裏、他們的面貌、他們的聲音、他們在看著甚麼,以及彼此分享甚麼。」

TikTok是抖音的海外版,這款共享影片短片的平台由中國初創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所有。《連線》的記者路易絲‧馬塔基斯(Louise Matsakis)表示,從某種角度來講, TikTok的崛起時刻不可能更糟糕了,雖然其受歡迎程度急劇上升,但此時的美中關係已變得更加冰冷,與此同時,在去年發生了像臉書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醜聞後,美國監管機構比以往更加密切地審查社交媒體公司的數據私隱。

現在,TikTok也因數據私隱問題而受到抨擊。最重要的是,它必須解釋與北京的關係。

美國參議院犯罪和恐怖主義問題小組委員會、參議員霍利相當質疑TikTok軟件涉及的私隱問題。(Scott Olson/Getty Images)
美國參議院犯罪和恐怖主義問題小組委員會、參議員霍利相當質疑TikTok軟件涉及的私隱問題。(Scott Olson/Getty Images)

與北京關係:切不斷

馬塔基斯表示,在11月5日國會山舉行的聽證會上,立法者和國家安全專家質疑TikTok是否真的如公司所言獨立於中共政府之外開展業務。

雖然TikTok拒絕派高管參加聽證會,但該公司的美國總經理凡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其網站上發表了一份冗長的聲明。她寫道:「每天,我們的美國團隊都會做出我們認為最適合美國市場的決策,而且我們有這樣做的獨立性。」帕帕斯還表示,TikTok將有關美國用戶的數據存儲在美國境內,其針對美國市場的內容審核小組也位於加利福尼亞。

但這些說辭並不能證明該公司實際上的獨立性。《華盛頓郵報》在聽證會之前發表了一篇文章,採訪了幾位曾在TikTok工作的員工,他們表示,中國管理人員指示他們審查該平台上的影片。

上個月,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湯姆‧科頓(Tom Cotton)給美國情報官員寫了一封信,要求他們調查TikTok構成的國家安全風險,包括「審查或操縱某些內容的可能性」。

TikTok還告訴《華盛頓郵報》,它最初希望根據一套集中的規則來管理其平台,但後來重新考慮了「一刀切」的做法,現在,它針對其營運的每個區域都制定了不同的政策。

但這樣的說法並不能說服立法者們。同樣在11月5日,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向TikTok負責人朱駿(Alex Zhu)發了一封信,要求該公司在11月26日之前回答一系列與兒童私隱有關的問題。

布萊克本寫道:「至關重要的是,與中國有關的蒐集美國兒童數據的行為必須結束。因TikTok歸字節跳動所有,因此該應用程式受外國法律的約束,允許中國(中共)政府獲取信息和技術。」

Tiktok專注於年輕人音樂創作短影片App,但美國立法者和國家安全專家質疑其是否獨立於中共政府的審查之外。(Joe Scarnici/Getty Images)
Tiktok專注於年輕人音樂創作短影片App,但美國立法者和國家安全專家質疑其是否獨立於中共政府的審查之外。(Joe Scarnici/Getty Images)

可能蒐集部隊數據 議員:風險太高

梅甘‧邁爾斯(Meghann Myers)是五角大樓《軍事時報》(Military Times)的負責人。她近期也撰文表示,美國財政部正在調查,軍事單位使用TikTok後,其用戶數據是否會與中共政府共享一事。

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於10月致函美國財政部,要求對TikTok的國家安全問題進行調查,因為他們按照中國(中共)法律來處理美國用戶的數據。

魯比奧11月5日在給《軍事時報》的一份聲明中說:「 通過面部識別、定位數據和基於人工智能的圖像掃瞄技術,能讓中共政府獲得敏感信息。在不正確的人的手中,這種信息不僅對所涉個人,而且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風險。 」

邁爾斯表示,美國國防部和軍方每年都對所有部隊進行網絡意識培訓,其中包括有關如何確保信息安全在線的指南。包括關閉應用程式的地理標記,以及控制它們分享有關自己或家庭的信息。

但霍利在11月5日聽證會後回答美國之音提問時說,他很可能建議美國政府和軍方人員停止使用TikTok。他說:「我認為,現在的安全風險實在是太高了。我想,每個使用TikTok的人,特別是那些處在美國政府和軍方敏感職位的人都必須明白,他們的數據是不安全的,要了解TikTok所蒐集數據的廣度。」

受調查後 TikToK或剝離Musical.ly

馬塔基斯表示,目前尚不清楚立法者的嚴格審查是否會對TikTok在美國的業務產生實質影響。但此前路透社曾報道,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對兩年前字節跳動以10億美元收購Musical.ly的案子展開調查。該調查可能出現的最糟糕結果是,外國投資委員會將迫使TikTok放棄與Musical.ly有關的資產。

美國科技媒體網站《邊緣》(The Verge)矽谷新聞的編輯凱西‧紐頓(Casey Newton)表示,Musical.ly是字節跳動在2017年以10億美元收購的美國應用程式,該程序為TikTok奠定了基礎。而路透社獨家報道說, TikTok在收購Musical.ly時並未尋求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許可,這使美國安全小組現在有機會對其進行調查。

紐頓認為,因為此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很有可能要求中方撤資。

競爭壓力:前所未有

TikTok受到美國監管的壓力越來越大,而另一方面其受到的競爭壓力也越來越大。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近期整理了TikTok目前所面臨的競爭威脅,其中包括:臉書Lasso, Instagram即將推出名為Clips的功能,谷歌考慮購買名為Firework的應用等。

紐頓認為還有一款名為Triller的應用程式,該應用程式上個月籌集了2800萬美元,並表示已經擁有1300萬用戶。

紐頓分析, TikTok的用戶保留率,即每周返回該應用程式的用戶百分比低於臉書或Instagram時,競爭威脅就更大。自從字節跳動減少了在其它社交平台上向新用戶投放廣告所花費的資金以來,新用戶數量一直在下降。紐頓認為,機器學習支持的娛樂應用程式的基本思路是,向用戶顯示大量中間插有廣告的有趣影片,這些很容易複製,這就是現在更多的風險投資湧向這一領域,導致競爭的原因。

TikTok將受到臉書開發的「Lasso」、Instagram開發Clips功能的競爭。(LIONEL BONAVENTURE/AFP via Getty Images)
TikTok將受到臉書開發的「Lasso」、Instagram開發Clips功能的競爭。(LIONEL BONAVENTURE/AFP via Getty Images)

TikTok下載次數首度放緩

《邊緣》網站的另一位記者尼克‧斯塔特(Nick Statt)也認為, TikTok可能正在接近其全球知名度的上限。他表示,TikTok在中國以外的市場推出兩年半時間裏,取得了驚人的增長,總共吸引了15億用戶,到目前為止,今年也已增加了超過5億用戶。但是根據來自移動分析公司SensorTower的新數據,TikTok剛剛經歷了首次增長放緩。

截至9月30日的第三季度中,TikTok首次下載次數為1.77億次,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

彭博社報道,用戶增長的下降可能與該公司在臉書上的廣告支出下降有關。斯塔特表示,儘管TikTok仍然是一種全球現象,但由於美國立法者日益嚴峻的質疑,以及包括臉書創始人朱克伯格等競爭對手的批評,導致用戶增長放緩。

只要公司背後有中共影子 信譽就面臨缺口

紐頓表示,面臨種種壓力,字節跳動已經開始部署發言人的陣營,以反對審查制度的指控,並提高對公司的正面看法,包括聘請一家獨立的美國律師事務所來審查其內容審核做法,它還聘請了一家美國公司對其安全實踐進行審核。

但是隨著壓力的加劇,TikTok可能會發現它幾乎沒有支持槓桿。紐頓認為,只要該公司商業行為的背後有中共的影子,TikTok就會面臨信譽上的缺口,而且到目前為止沒有辦法可以彌補。

馬塔基斯也表示,不管TikTok在華盛頓的聚光燈下會停留多長時間,其聲譽無疑已改變。隨著監管機構關注從兒童私隱到中共規定的審查制度的所有內容,TikTok將必須認真對待。

(轉自《真相中國》周刊 2019.11月號/第18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