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以來都有經濟潛規則,用「紅色經濟圈」、「藍色經濟圈」以控制社會資源達到打壓異見的目的。目前的「黃色經濟圈」只是一個代名詞,是全民不合作的又一種行動。正常社會經濟是供需決定走向。

「反送中」運動持續半年,過程中出現了「裝修」藍店,「懲罰」黃店等反話式呼籲,最近出現的「黃色經濟圈」一詞亦漸漸成為社會關注的話題。有抗爭者認為,幫襯「黃店」是一種最低成本的抗爭。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17日於商經局臉書(facebook)專頁Live與網民交流時,提出「經濟憑甚麼分黃藍」質疑。

著名時事評論員、香江第一才子陶傑於個人臉書對邱騰華的質疑發表回應指,邱局長問得好笑,並列舉三個經濟已分黃藍的事實。

香港經濟整體走下坡路的同時,在這座城市裏,卻有一些商家逆市上漲,生意紅火。這個現象也引起了世界的關注。在香港,這被叫做「黃色經濟圈 」。 支持 反送中運動的人士或來港旅客,可以下載一款軟件「WhatsGap」。 這款軟件明確標記,本港街頭的哪些店是「黃店」,就是支持民主抗爭的店舖,例如是否參與了示威者號召的罷工,是否有連儂牆,是否為抗爭者提供過食物飲料等等。 

政治醒覺  另一種抗爭

反送中運動令更多市民政治醒覺,近期對發展「黃色經濟圈」的討論亦越來越多,也有不少市民去黃店排長龍,將「黃色經濟圈」的模式貫入日常消費生活中,進行另一種模式的抗爭,這也是一部份「和理非」市民願意採用的一種表達方式;以改變消費模式作為一種表態,他們願意花時間去排隊「懲罰」黃店。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道,到12月,這樣的「黃店」,在 「WhatsGap」上已經有大約4,000 家。 除了餐廳外,零售店、理髮店,甚至的士司機,都會被以顏色標註。就連本港媒體也被標成有黃、藍之分。由於「黃色經濟圈」顧客的抵制,有的「藍媒」已經亮起了步入危機的「紅燈」。 

Gloria Chung環球食記在其撰文「黃色經濟圈 —— 小圈子大經濟」中說,餐飲業界的黃藍之分,越來越明顯。她自己外出吃飯時,也會第一件事查閱「黃色餐飲地圖」,找到黃店幫襯,「支持反送中運動和抗爭者,利用自己的消費力量,略盡綿力」。

在「WhatsGap」臉書上,有貼文說,香港美食出名,不過,要學懂品嚐美食之前,先學會找良心餐廳。(網絡截圖)
在「WhatsGap」臉書上,有貼文說,香港美食出名,不過,要學懂品嚐美食之前,先學會找良心餐廳。(網絡截圖)

她說,近來就有不少網民提出「黃色經濟圈」,衣食住行各方面店舖,都分黃藍陣營。她自己有以下的想法:1、早就應該不幫襯大集團;2、除了政見也要質素;3、分散投資日日做;4. 謹慎選擇以免中雷。

根據一位中學生對「黃色經濟圈」的理解是,他會幫襯「黃店」因為這些店會為抗爭者提供幫助。臉書帳號Terry 的媒體懶人堂有貼文談到「黃色經濟圈」,指「很多老板和管理層,早在8月已著手籌備黃色經濟圈。在昨日,兩家小店聯絡我,表明要出一分力請手足。原因,是看到將軍澳的新聞,久久無法入眠。尊嚴很重要。遇過一個,收到轉帳後打千字文回絕,轉頭就將錢捐去『星火』。他寧願捱壞,都不要無功受祿 ──即使,他已犧牲了這麼多。尊嚴很重要,單向的善意,是買一張贖罪券。」

「現實層面,被捕者、入獄者、罪成者,尤其容顏曝光的,仕途一定有影響。除了堅持到底,重光前後的生活,都需要籌謀……不能白白收你的錢,用工作來換,就是尊嚴……不同背景的手足都能養活自己,才是制度。」

上面提到的星火,即「星火同盟」,是本港一個非牟利組織,旨在幫助抗爭者,包括提供被捕後的支援,以及受檢控的抗爭者膳食及交通津貼等。

警方昨日拘捕四人,稱涉嫌洗黑錢,並凍結一間空殼公司的銀行戶口,涉及資金約七千萬元,懷疑與網上眾籌平台「星火同盟」有關。「星火同盟」在臉書專頁表示,警方企圖以失實陳述,將平台的運作扭曲成洗黑錢等惡意用途,對意圖抹黑平台及其它支援頻道,予以譴責。

本港大企業多是「藍」

有人說,「黃色經濟圈」多是小企業、小商家,在香港的巨商富賈,多是立場為「 藍 」的建制派,「 黃色經濟圈 」小風小浪似乎掀不翻建制派的「大池塘」。 還有金融、保險、銀行、航空公司、供電等等大企業,很多是藍的。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於17日在商經局臉書專頁Live與網民交流時稱,香港非單一經濟,市場自由開放且按規矩運作,認為黃藍經濟圈非香港經濟模式,質疑「經濟憑甚麼分黃藍」。

邱騰華說,不贊成有公司表明不聘請年青人,但也不認同「黃藍經濟圈」,他希望年青人在心態及能力上努力裝備自己,以便面對將來的挑戰。

有網民問邱騰華是否害怕「黃色經濟圈」?他強調,看不到有關的區分可持續下去,並反問「黃店」大排隊是否真的可延續。

龍門冰室是其中一家黃店,老闆張俊傑說:「按良心去做事比賺錢更重要!」與中國傳統文化「富而有德」的理念一致。(余鋼/大紀元)
龍門冰室是其中一家黃店,老闆張俊傑說:「按良心去做事比賺錢更重要!」與中國傳統文化「富而有德」的理念一致。(余鋼/大紀元)

香港商圈早分黃藍

著名時事評論員陶傑於個人臉書對邱騰華的質疑發表回應,指「邱局長問得好笑」,並列舉三個經濟已分黃藍的事實:

第一、超過20年,香港大量商戶包括地產財團在報紙登廣告,並不以銷量和效應考慮為標準;第二、國泰航空公司以社交媒體顯示的黃藍為標準,解聘超過200名員工;第三、許多企業已發聲,不會僱用立場反送中或曾經在社交媒體聲援示威的「黃屍」。

最後陶傑反問邱騰華是否願意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今後聘用公務員上,帶頭發起一個「我不分黃藍黑T 恤」的「機會平等僱主簽名宣言」,並第一個簽名。

有金融界人士說:「從來中共也是敵我分明,打壓異己絕不手軟的,既然過往中共及香港親共商人可以透過商業行為打擊反建制陣營,那為何黃營不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邱騰華局長又何必那麼緊張,氣急敗壞呢 !」

他續說:「無論中共、港共、特區政府、愛國商人,絕大多數是貪婪的,有甚麼理想公義、自由平等博愛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可言,現在黃營搞黃色經濟圈,正正是傷到他們的筋骨,所以在呼天搶地囉。」

獨立媒體被經濟打壓

作為獨立媒體,香港《大紀元時報》一直是中共實行「紅色經濟圈」特意打壓的對象。香港《大紀元時報》在商業運作上也遭到來自中共方面的打擊。

2013年,大紀元的辦公室和大紀元廣告客戶頻頻收到冒充大紀元名義發出的污衊錄音,企圖抹黑大紀元的聲譽。在此之前,香港大紀元時報廣告客戶也收到一些不明組織抹黑大紀元的信件及手機短訊,以惡毒誣衊言詞,恐嚇客戶不要在大紀元刊登廣告。

2015年8月底,在美國波士頓經營房地產生意的美國大波士頓地產公司,收到一封從香港寄出的信件,內附四頁紙,並以「香港反邪教聯盟」名義,分別用韓文、英文、日文和中文書寫,內容均是詆譭《大紀元時報》的言論,甚至以言語恐嚇客戶。

這間長期和大紀元合作的美國房地產公司,對信件內容大為震驚。他們稱是經商以來,從來沒有遇過的案例,而且他們在香港版刊登的只是一個分類廣告,但卻收到這樣的誣衊信件,故向大紀元紐約總部反映。

除此之外,大紀元南韓分社的廣告客戶,同一時期也收到從香港發出的四種語言的誣衊信。據知,該公司只在南韓報社刊登廣告,並沒有在香港以及其它分社投放廣告,但也收到此類誣衊信件。

據查,香港反邪教大聯盟並沒有在香港註冊,信件電郵是假電郵。其在網絡上只有一個網誌登記的網頁,有關網址設立於2012年9月15日,但一直沒有運作。

大紀元紐約總部針對滋擾廣告客戶的行為表示強烈抗議,且已發出律師信,譴責相關人士或者團體,違反香港保障商業實體及個人免受誹謗和惡意謊言侵害的相關法律,要求該聯盟立即停止不實聲明。香港分社代表則向香港警方報案,要求警方介入調查,保障傳媒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

中共用經濟操控生存權

中國問題評論員晨鐘說,陶傑點出的正是中共一直以潛規則通過操控商圈作為手段來決定民眾在社會的生存權。通過統戰商會、工會、同鄉會等團體就可以有效地深入整個社區的網絡,套用「黃色經濟圈」的概念,其實不就是從「紅色經濟圈」、「藍色經濟圈」覺醒後的行動罷了。

反送中其中一個口號是「黃藍是政見 黑白是良知」。他說,「黃色經濟圈」一個重要面是基於「良知」,而在正常有道德規範的人類社會中,真正健康的社會經濟體系是一種供需的關係。

現時社會關於「黃色經濟圈」的討論也是朝向經濟發展背後的重要元素:道德、良知。正如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說:「按良心去做事比賺錢更重要!」這與中國傳統文化「富而有德」的理念一致。

堅守道德 資源回歸正義

在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的結語這樣寫著:「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