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7日起,香港社福界組織一連三日發起「警告式罷工」,希望能帶動香港各行各業響應罷工行動。有活動人士認為,這場抗爭只有中共覆亡才會結束。

香港社福界罷工委員會於12月17日至19日發起罷工行動,促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罷工期間,社福界仍維持提供最基本及緊急服務。

罷工首日,香港社福界在中環愛丁堡廣場接連發起包括「黃頭盔」守護行動、「五區和你哀」及「香港人道災難哀悼會」等三個集會。

數百人用紙折出象徵「堅持」及「守護」的黃頭盔,擺在地上。活動的口號是「社福同工齊罷工,別待青年為我衝」。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晚間,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香港人道災難哀悼會。港人認為,香港法治遭到破壞,正在經歷一場史無前例的人道災難。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社福界連續罷工第一天,在愛丁堡廣場的現場。(駱亞 / 大紀元)

社福界罷工委員會發言人曾紀南表示,暫時有40個相關工會及關注組響應罷工,共約二千位同工參與。他希望社會每個界別都成立工會及關注組。

前來參加集會的社福界陳小姐表示,參與罷工是不想讓年輕人獨自承受。對於警暴、濫捕,年輕人要以生命來爭取訴求,只因政府不回應,這讓她感到很傷感,也很憤怒。她駁斥警方12月16日記者會上說是因為示威者的暴力,所以警方動武,她認為這種說法是顛倒因果的說法。

社福界陳先生表示,今次的行動在香港是史無前例的。他看到香港市民很熱愛香港,很齊心和團結,覺得很感動。希望能帶動各行各業,響應3天罷工行動,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政府一天不回應,民間的爭取是不會停的。

抗爭者Raymond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的政府跟極權政府沒甚麼分別,不斷蠶食香港的自由。中共政府將所有持不同政見的人都視為「暴徒」。

他說,「但是(他們)不是暴徒,這場活動本身是很和平的,不需要暴力的。但現在這個政府跟極權政府沒甚麼分別,現在的社會不是自由的社會,中國(中共)不斷蠶食香港的自由。我們一定會繼續下去,直到有回應。」

Raymond認為,如果更多的人發起罷工的話,可以引起更多人的關注。如果還有罷市的話,政府一定會作出回應,不然的話經濟上會有一定的損失。如果成功的話,就像法國一樣形成大罷工,所以希望更多的集會、更多的界別能參與罷工。

「罷工可能接下來會是一個很主流的行動,現在是社福界,接下來有醫療界,此前還有廣告界,希望有更多的界別聯合、加入罷工,相信作用會更加大。」他說。

香港抗爭何時完?中共覆亡才會贏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自今年6月起,至今已經持續半年之久,通曉歷史的林老師一直有參與整個運動。對很多人問這場抗爭何時完?他認為,中共覆亡就會完,香港才有希望。

他說,「很多人問這場抗爭何時結束?打贏了就結束,中共覆亡就結束。唯有如此,世界才有希望,香港才有前途,才有真的光榮,榮光才會回來。」

「當年六四時已經講過三罷。但因為很多人士的問題,一路反反覆覆。罷工不在於工會建立,而在於人心夠不夠堅韌。所謂『一傳十,十傳百』,一直感染下去。」林先生指出,「現在的工會能否更新,這次運動參與的年輕人繼續這股氣,能否帶起、感染周圍的人,這個最關鍵。」

談到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特點,林老師表示,最關鍵的是終於敢於面對大陸(中共)、打大陸(中共)。幾十年來反對派都是扮演花瓶角色,而今次和勇經過幾十年的磨合,最後一致對外,夠膽向上衝,一路去挑戰,希望能夠在可見的將來「直搗黃龍」。

「這個有別於以往,傘運等幾十年來的所謂抗爭,最後發展到今天,可以說是一個最大的躍進。」他說,「這是敢於面對敵人、敢於挑戰敵人最大的突破。以往所謂最怕激怒共產黨,到今日面對現實,知道最後的敵人,而且這是場戰爭,在共產黨眼中是敵我矛盾,再不是人民內部矛盾。」

「在這種情況下,認清自己戰線中的角色,這個是最關鍵的。再不可以麻木、麻醉自己,還以為階段勝利啊,還以為遊行一下就回家,那種抗爭已經一去不復返。」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