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丹麥第三大城市奧登賽,享譽全球的神韻演出突然遭到取消,劇院ODEON不僅未給出令人信服的理由,甚至編造不同版本的謊言回應外界質疑,引爆輿論,公眾一片批評。

在短短的兩周時間裏,當地媒體對該事件的相關報道高達30多次。而在人們追尋事實真相的過程中,事態發展如偵探大片,情節撲朔迷離,一波三折。

接上文:神韻丹麥演出遭取消 中共干擾引爆輿論

事件提升到國家級層面

12月4日,丹麥人民黨(DF)國會議員,黨派文化臨時發言人帕尼勒·班迪克森(Pernille Bendixen)向丹麥內政大臣艾斯翠·克拉格(Astrid Kragh)要求內政大臣對奧登賽國家所屬文化劇院ODEON取消大型中國文化演出神韻一事作出解釋。(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12月4日,丹麥人民黨(DF)國會議員,黨派文化臨時發言人帕尼勒·班迪克森(Pernille Bendixen)向丹麥內政大臣艾斯翠·克拉格(Astrid Kragh)要求內政大臣對奧登賽國家所屬文化劇院ODEON取消大型中國文化演出神韻一事作出解釋。(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2019年12月4日,丹麥人民黨(DF)國會議員,黨派文化臨時發言人帕尼勒·班迪克森(Pernille Bendixen)向丹麥內政大臣艾斯翠·克拉格(Astrid Kragh)提出一系列質詢,要求內政大臣對奧登賽國家所屬文化劇院ODEON取消大型中國文化演出神韻一事作出解釋。

班迪克森對奧登賽市長不願意調查此案表示強烈不滿,因為ODEON取消神韻演出的理由引起人們的疑問。

她質問:「請內政大臣回答,在怎樣的條件下,這樣的事件有可能得到徹底調查?」

「也許這只是一場誤解。但是,在人們沒有得到令人信服的解釋之前,很容易懷疑是否ODEON不願意得罪中共獨裁政權,或害怕來自國外的某種壓力而採取了自我審查的做法。」班迪克森說。

與此同時,曾經反對調查的社會人民黨(SF)市議員改變態度,轉而支持調查。因此提案得到了多數議員的支持,按照市議會規定,12月11日將提到議會全體會議議程上應已無懸念。

劇院炮製第二個取消神韻的「理由」

同一天,12月4日,沉寂了兩周之久的ODEON管理層發表公告,使事件又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

經營ODEON與「安徒生會議中心」的「Belling Holding APS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延斯·貝林(Jens Belling)發表了新聞公告。

11月22日,ODEON剛退休的,並對神韻被取消一事毫不知情的前首席執行官延斯·彼得森(Jens Pedersen)被推到前台,說他們取消演出的原因是犯了「重複預定」的錯誤。但對在神韻之前預定的是哪一家公司,甚麼時候簽的約卻三緘其口,不願回答。(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11月22日,ODEON剛退休的,並對神韻被取消一事毫不知情的前首席執行官延斯·彼得森(Jens Pedersen)被推到前台,說他們取消演出的原因是犯了「重複預定」的錯誤。但對在神韻之前預定的是哪一家公司,甚麼時候簽的約卻三緘其口,不願回答。(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在新聞公告中,他寫道:「ODEON的安排以前過於偏重藝術活動,但從商業角度來看,我們對會議活動更感興趣。因此我們決定2020年目前還空餘的日子,將優先安排會議項目。從2020年1月1日開始,ODEON將由擅長會議安排的市場領袖康韋爾連鎖酒店(Comwell Hotels)經營。與康韋爾連鎖酒店一起,今後我們將在ODEON增加會議活動安排比重。」在通篇公告中隻字未提劇院以前所說的取消神韻演出的理由是「重複預定」。

在新聞公告中,延斯·貝林(Jens Belling)表示,他對此事件(取消神韻演出)沒有更多的評論,作為經營ODEON的他和他的公司認為,此事到此為止。

劇院編造假理由 激怒政界 專家忠告

12月5日丹麥電視二台菲茵分台(TV2FYN)用 「愚蠢、混亂、糟糕,奧登賽市議員們對音樂廳(取消神韻)案尖銳批評」為題目,報道了當地四位市議員的反應。

保守人民黨(K)議員孫恩·維戴爾(SørenWindell)認為,ODEON管理層對取消神韻演出的「新理由」讓他們自己處於一個不利境地。」(丹麥電視二台網頁新聞報道截圖)
保守人民黨(K)議員孫恩·維戴爾(SørenWindell)認為,ODEON管理層對取消神韻演出的「新理由」讓他們自己處於一個不利境地。」(丹麥電視二台網頁新聞報道截圖)

保守黨(K)議員孫恩·維戴爾(Søren Windell)認為,ODEON管理層對取消神韻演出的「新理由」讓他們自己處於不利境地。

他們先是一種解釋,後來又是另一種解釋。「足見他們沒有自信。他們的這種做法損害了ODEON的信譽。」這種做法是「醜陋的、難堪的」。

「我們都不知道應該相信他們的哪一種說法了!這樣的新聞公告使整個事件變得比實際情況更加荒謬,混亂不清!」

社會自由黨(RV)議員蘇珊娜·克勞雷(Susanne Crawley)認為,ODEON領導層的做法損害了奧登賽市政府的形象。

克勞雷表示感到很難過,「我們與ODEON是夥伴關係,但他們的做法在傷害我們市府的政治家們。」

社會人民黨議員(SF)布瑞安·迪博(Brian Dybro)說:「整個過程令人不滿意,這也危害了音樂廳ODEON的聲譽。」

自由黨(V)議員簡·傑基得(Jane Jegind)說:「我們需要對此事從頭查起。讓我們考慮紅綠聯盟黨議員的提議,把此事拿到議會的會議上討論。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想得到一個清楚的解釋。我們不能忍受這種不確定的奇怪過程。」(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自由黨(V)議員簡·傑基得(Jane Jegind)說:「我們需要對此事從頭查起。讓我們考慮紅綠聯盟黨議員的提議,把此事拿到議會的會議上討論。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想得到一個清楚的解釋。我們不能忍受這種不確定的奇怪過程。」(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自由黨(V)議員簡·傑基得(Jane Jegind)說,需要對此事從頭查起。考慮紅綠聯盟黨議員的提議,把此事拿到議會會議上討論。因為每個人都想得到一個清楚的解釋。「我們不能忍受這種不確定的奇怪過程。」

丹麥人民黨(DF)的國會議員帕尼勒·班迪克森剛在幾小時前向內政大臣提出對此事的質詢。看到ODEON的新「理由」後,她表示驚訝:「哦!現在我們有了兩個(不同的)取消神韻演出的理由!但是這兩個理由都讓人感到不真實!這更讓人感到,對這個事件需要進行徹底調查!」

丹麥知名公共關係專家、戰略政策與公關公司董事會主席、記者耶斯·密爾圖(Jess Myrthu)稱音樂廳ODEON領導層的做法是「超越極限的糟糕。」(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丹麥知名公共關係專家、戰略政策與公關公司董事會主席、記者耶斯·密爾圖(Jess Myrthu)稱音樂廳ODEON領導層的做法是「超越極限的糟糕。」(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丹麥知名公共關係專家、戰略政策與公關公司董事會主席、記者耶斯·密爾圖(Jess Myrthu)稱音樂廳ODEON領導層的做法是「超越極限的糟糕」。

他說:只是從報道、電視中看到整個這件事。從頭開始看,「這事辦得太糟了!超出了底線!」「ODEON星期三又提出了另一個版本(取消神韻)的理由,一般來講,這已經是涉及撒謊了」。

密爾圖認為,現在ODEON已經沒有甚麼辦法來挽救他們目前的困局。他給ODEON管理層提出的建議是:「我必須道歉,我撒謊了!面對(神韻)藝術家,謙卑地告訴他們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說,只有這樣,還可以保住一點面子。

證據被爆料 劇院造假確鑿無疑

當地一家不願意透露名字的文化組織爆料,在ODEON以「重複預定」為理由取消神韻在2020年4月2日、3日的演出一周後,10月22日,他們收到了ODEON一位員工發給他們的郵件,上面說,4月3日現在仍然是空檔。這證明了ODEON聲稱的「重複預定」、「一家大型會議簽約預定了4月2日、3日」完全是子虛烏有的事。(丹麥電視二台網頁新聞報道截圖)
當地一家不願意透露名字的文化組織爆料,在ODEON以「重複預定」為理由取消神韻在2020年4月2日、3日的演出一周後,10月22日,他們收到了ODEON一位員工發給他們的郵件,上面說,4月3日現在仍然是空檔。這證明了ODEON聲稱的「重複預定」、「一家大型會議簽約預定了4月2日、3日」完全是子虛烏有的事。(丹麥電視二台網頁新聞報道截圖)

同一天晚些時候,12月5日15點58分,情況突然出現戲劇性般的逆轉。

丹麥TV2菲茵分台報道:郵件洩密,ODEON「重複預定」是謊言!

TV2菲茵分台在網頁上貼出了一個遮去身份、名稱的郵件,並寫道:一家本地不願意透露名字的文化組織爆料,在ODEON以「重複預定」為理由取消神韻在2020年4月2日、3日演出的一周後,10月22日,他們收到了ODEON一位員工發給他們的郵件,說4月3日仍然是空檔,問他們是否需要這個日子安排他們的活動。

報道說,這證明了ODEON聲稱的「重複預定」、「一家大型會議簽約預定了4月2日、3日」完全是確鑿無疑的謊言。

對此,神韻主辦方,丹麥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班尼·布瑞克斯(Benny Brix)說,「最好的辦法就是徹查此事的真正原因。」

丹麥TV2菲茵分台在其網頁報道中寫道:「兩周前,我們最初提到這件事情是,有人指控也許是因為中共政權反對神韻,從而使ODEON及奧登賽市政府受到了壓力。因為以前曾經有過中共使館對哥本哈根王家歌劇院和奧胡斯音樂廳施壓,要求取消神韻演出的事。」

「但奧登賽音樂廳ODEON的首席執行官延斯·彼得森(Jens Pedersen)在11月22日否認指控,說是他們自己內部出了錯,重複預定了日子。然而在沉寂了兩周後,ODEON又推出了一個新版本的解釋。這使得市議會的所有議員都對ODEON失去了信任。」

市長建議儘快召開特別會議

當天晚上,12月5日19點17分,丹麥電視二台菲茵分台報道,奧登賽市長彼特·拉拜克·尤爾(Peter Rahbæk Juel)對他之前認為的沒有必要對此事進行調查的主張做了部份調整。

他希望儘快與ODEON召開會議。

他在接受TV2記者採訪時說:「現在關於這件事的各種版本的解釋,有點太多了!我希望市政府儘快與我們的合作夥伴ODEON開會,徹底了解事實,讓我們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

奧登賽市長彼特·拉拜克·尤爾(Peter Rahbæk Juel)在ODEON謊言被曝光後,當天晚上,他再次接受TV2菲茵分台採訪,部份修改了他之前認為沒有必要進行調查的主張,希望儘快由市府與ODEON召開會議。(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奧登賽市長彼特·拉拜克·尤爾(Peter Rahbæk Juel)在ODEON謊言被曝光後,當天晚上,他再次接受TV2菲茵分台採訪,部份修改了他之前認為沒有必要進行調查的主張,希望儘快由市府與ODEON召開會議。(丹麥電視二台電視新聞截圖)

丹麥TV2菲茵分台報道說:「 根據市長的說法,我們不能要求ODEON給我們一個聲明,而只能要求與他們開會。因為這是一家私人公司,我們法律上沒有權力去要求他們對此發表聲明。怎樣具體營運ODEON是他們的權利,市府僅僅擁有這個劇院。」

「但是根據我們之間的夥伴關係協定,市府可以要求召開ODEON領導層與市議長(stadsdirektør)斯蒂芬·博克比昂·安得森(Stefan Birkebjerg Andersen)之間的特別會議,會議的唯一議程就是這個問題(關於神韻被取消的真實原因)。」

記者採訪市長節錄

在採訪中,丹麥TV2菲茵分台記者向市長提出了一系列問題:

問:「這個與ODEON之間的會,能夠代表各黨派議員的意見嗎?」

市長:「我們會儘快召見ODEON開會,然後把會議具體情況通報給各黨派議員。我想,這是所有議員都想知道的事。」

問:「劇院一開始說『重複預定』是取消神韻演出的原因。但現在這個理由顯然已不復存在。那麼你怎樣看待ODEON的欺騙呢?你能夠容忍被他們欺騙嗎?」

市長:「我們會儘快會見我們的合作方ODEON,聽他們怎麼講。」

問:「也許ODEON說,這不是你們管的事,我們沒有義務告訴你此事。」

市長:「我們一直和ODEON合作關係很好,我肯定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真實情況,以便我們雙方的合作關係走下去。所以我們要具體聽一聽他們是怎樣回答的。」

問:「也許根本不需要中共說一句話,ODEON因為怕激怒中共,自己就做出了取消神韻演出的決定?」

市長:「我認為這都是猜測。而我們需要有證據來說明是否中共參與了、插手了,或者ODEON自己決定了。我可以肯定,ODEON沒法這樣給出混亂的解釋就完事了,市政府也沒可能接受這樣模糊不清的信息。」

問:「在經過了那麼多的撒謊、造假以後,還能相信ODEON說的嗎?」

市長:「正因為我們之間有合作關係的協議,因此我們有可能去深入了解此事。我已經建議我們儘快通過特別會議,會見我們的合作方ODEON,聽他們怎麼講。這是奧登賽市府與ODEON對此事向前推動解決所必須的。」

議會關於市長對2019年12月11日全體會議安排的決議公告。(丹麥電視二台網頁新聞報道截圖)
議會關於市長對2019年12月11日全體會議安排的決議公告。(丹麥電視二台網頁新聞報道截圖)

在丹麥TV2菲茵電視台的網頁上,公佈了議會關於市長對2019年12月11日全體會議安排的決議公告:

「奧登塞議會遺憾地注意到,在處理中國傳統文化節目神韻演出的過程中,發生了有損音樂廳ODEON及奧登賽市聲譽的問題。」

「奧登賽市議會責成市議長立即召開一次合作夥伴會議,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求ODEON給予信息並對這件事作出解釋。之後,市議長必須向市議會通報情況。」

「ODEON是整個奧登賽市的重要投資和資產,這也體現在租賃報價和各方的商業計劃中。我們的劇場ODEON將成為城市的中央文化中心,並吸引來賓前來相會或參加會議,以支持成長和發展。奧登賽議會希望此案的整個過程將會給ODEON帶去一些思考,通過(對教訓的)學習,以便將來能夠適當處理類似情況,以造福於OEDON的利益與願景。」

當地多個媒體報道

除了丹麥TV2菲茵分台對此事做了大量而集中的報道之外(共19次),丹麥菲茵地區的其它媒體也紛紛報道了此事。其中包括《菲茵教區時報》(Fyens Stiftestidende)、丹麥國家廣播電視台(DR)等的文字與廣播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