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後幾天,有消息傳出,一名具有紅色背景的香港富商在搭乘私人飛機前往美國時,被拒絕入境。

香港作家及傳媒工作者陶傑日前爆料說,香港某個在政治界不算活躍但親共的富商,搭乘私人飛機抵達美國,結果被入境官員請到一個房間談話,3小時後被告知,不得入境美國,須原機返回。

另有親共媒體《大公報》、《文匯報》的新聞記者被美國祭出限制簽證的制裁。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的聲明透露了這項消息。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一項重點是,授權美國政府對特定外國人(包括中港官員)進行制裁,而制裁措施包括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限制簽證和拒絕入境等。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指出,儘管美國的制裁表面上對沒有資產的人士不構成影響,但只要被列入制裁名單,任何與美國有業務來往的銀行都不能處理相關人員的存款、轉帳等操作,效果形同凍結資產。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生效後表示,這項法案標誌著美港關係的新里程碑,以及美國對港政策的調整。這是眾多港人自6月以來反送中運動的努力和犧牲,才令美國政界對香港的關注急劇上升。

黃之鋒說,眾志成員會積極收集民眾意見,儘快向美國提交建議制裁名單,也會繼續游說加拿大、澳洲、英國、法國、德國等國設立制裁機構,形成骨牌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