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間諜「王立強」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直接參與台灣九合一選舉,因為操作非常成功,結果國民黨大勝,「國民黨哪來這麼多錢,其實應該是我們(中共統戰)獲得大勝」,他們建立海陸空「三軍」(資助網絡與媒體、公廟學校統戰、海外政治捐款),最典型就是「通過很多海外捐款給台灣候選人韓國瑜,從香港以海外名義捐款就有2000多萬人民幣」。對此,學者揭露海外資金介選樣態,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林廷輝表示,無法證實「王立強」供稱助韓捐贈為真,但中共滲透介選是事實。

韓稱「有收一塊就退選」 學者:話不要說太滿

韓國瑜稱「有收中共一塊錢就退選」。對此兩岸政策協會副秘書長張宇韶表示,「一塊錢」說法是話術,韓要是真負責,應該聲明「韓國瑜跟團隊,如直接或間接獲中國奧援,在法律、道德或政治責任上,指控為真就退選」,如果韓真想讓政府查清楚,那國民黨本11月29日立法院最後會期,就不要擋《反滲透法》通過。

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林廷輝質疑,韓曾在北大唸書,「北大不是中共支持的機構嗎?難道過程中,沒有蛛絲馬跡可被檢驗嗎?」希望韓國瑜話不要說太滿,到時又被抓出甚麼,那就麻煩了。

韓選市長經費受質疑 海外捐款成焦點

韓國瑜在高雄市長期間經費申報明細,共2萬多筆、新台幣1億2914萬餘元,其中1億849萬來自個人捐贈,佔整體捐款84%,重點在「海外捐款有多少?捐款人身份為何?」韓陣營都沒有公佈。張宇韶表示,韓國瑜必須說清「是申報不實?或乾脆承認自己清楚這些金流來源」。此外,為何韓房屋交易,為何都買預售屋?都引發質疑。

關於中共捐款給韓國瑜疑雲,專訪「王立強」的媒體《看中國》指出,捐錢手法不一定是直接給,可能是透過中間人、分成小單位捐出。例如,中國地產富豪黃向墨滲透澳洲政界,一筆錢分20份,通過20個「稻草人」分別捐贈,其中一名經手人坦白參與,導致事件曝光,結果工黨承認收錢、黃向墨稱不知此事,主要經手人前新州議員王國忠死不承認,而那些「稻草人」有的承認、有的沉默,有的自殺,案件未能偵破。

關於境外金流,林廷輝表示,其實境外資金不只直接投在競選經費,其它間接樣態,如「宮廟經費、兩岸交流的文化、觀光、基層旅遊,學術,或媒體交流等」,要他們傾向特定候選人,背後都可能設下「不明確斷點來源」。

林廷輝說,中共資金流向帳面上看不到,除了金流,還有「物流」千奇百怪,例如:給「有價品」茅台酒、黃金、珠寶鑽石、藝術品古董,甚至海外交易,送一棟房子等,高價可變賣物。

此外,情報界也經常用「淘寶網」、「天貓」等電商平台,下單「買空賣空」,資金透過第三方支付匯過去,這種方式「五毛黨」常用,合法買賣掩蓋不法,此前還有網紅「斗內」捐款等。

另一種是,以香港公司在台灣也設立公司,透過自己對自己公司的資金流通,把錢撥到台灣,再挹注到特定政治人物開的公司或其投資去間接合作,資金就流過去了。

他(「王立強」)爆料,剛好資金提供者(向心夫婦)正好在台灣?那麼巧?這些人是不是常來台灣?是否在台涉入支持某特定政治人物,這很難說。而向心也被揭露多次想投資台灣公司,甚至傳大量在台置產,更讓外界起疑竇。

林廷輝表示,要揭發這類間諜滲透事件,必須靠「深喉嚨」(內部吹哨者)。韓國瑜身邊某些人看不慣這種做法,或曾是中間一條線的白手套,這種人願意站出來,對後續抓資金流向,才會有方向線頭。

中央警察大學國境警察學系助理教授王智盛則表示,金流的斷點,一直是間諜與情報追蹤上最困難的部份,這也是為何各國對外國資金會採取管制,澳洲、美國都有相關立法。他認為,不管韓是否知情,身為候選人,必須對境外捐款有警覺性。

涉兩岸商務人士爆:憑簽單向中國請款

兩岸往來的台商小陳向本報透露,對岸要給錢給特定候選人方法很多。比較新的手法是,「中間人拿簽單回中國兌現」,中間人在台灣拿新台幣給候選人(或他的白手套),中方再用人民幣(假買賣模式)付款。例如給1000萬,扣掉運作、各層關係人費用,最後200萬台幣到政治人物手上,這方式有聽聞過,但無法證實。

「以前是拿錢給台商,要他回國給誰,中間再被抽掉,現在是要台灣人先付錢,拿簽單去跟中國請款,全部都是地下帳戶。」這中間,不乏有特定台商組織,如:光彩事業促進會、明格致公黨等系統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