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兩院出人意料地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評論指,這是特區政府錯誤處理「反送中」運動,警察暴力升級的結果。也反映了美國人的熱心和智慧。

近日,香港時事評論員潘東凱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美國兩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下稱《法案》)一定要感謝參議院魯比奧議員,是他用熱心和智慧做了一件對的事情。如果不用熱線機制,不會得到華盛頓兩黨的共識,《法案》到聖誕節都通過不了。這是一個正確方向的開始。現在只等特朗普總統簽署成為正式法律文件。

潘東凱說,這件應該做的事,其實醞釀了很多年。美國國會對中國的人權狀況和香港要做一些事情,從「雨傘運動」就開始發聲了,但之前發聲的都是邊緣的少數,主流議員一路都在阻礙這件事。現在兩院一致通過《法案》是一個很大的意外。

美國果斷通過《法案》是因為中共操控特區政府錯誤處理「反送中」運動,警察暴力升級了。潘東凱認為,不只是美國,整個西方世界,對中共在新疆等地犯下的反人類罪,不人道的鎮壓已經容忍很久了。現在中共將法律、人權、人道全部扔在一邊,把專政手段又搬到香港,必會引起很大反彈。

中共把香港兩代人視為敵人

潘東凱指,中共是一個極權本質的政治組織,有很強烈的敵我意識。他放下身段,搞統戰、懷柔,都是遮掩和偽裝。只要誰威脅到他個人或者那個政治體的存在,都是他的敵人。

現在許多香港人站出來「反送中」。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美心集團創辦人長女伍淑清竟然說,香港很多年輕人成為反政府、反體制和反中國的人,「我們已經失去了整整兩代年輕人」。曾擔任股評人的潘東凱認為,這個是中共中央的意思,把這兩代人都視為中共的敵人了。

潘東凱分析,從中共的歷史來看,中共會認為大陸有十幾億人,香港這兩代人才幾百萬人,只是一小撮的一小撮而已。這些人不跟中共妥協,中共為了維護自己,在肉體上毀滅這一小撮也在所不惜。所以,他說,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國際社會和公眾知道,是中共的意識形態驅使港警這樣的作為。我們決不能容忍這件事情發生。

在談到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進理大校園裏救人之事時,潘東凱指出,曾鈺成對共黨很忠誠,沒有人懷疑他的黨性。雖然曾鈺成根本不是一個黨員,但民建聯社其實是黨的一個組織。他去救一個人,不得到黨的批准根本做不了。

潘東凱認為,曾鈺成公開在鏡頭面前說要救一個叫朱媛的年輕女學生,不能因為叫朱媛就以為與朱鎔基有甚麼關係。但這個人對曾鈺成來說肯定是很重要的。他在這個時候去救她,還可以順便拿到好處,有利於民建聯的選舉,得到一些人的支持。

執法者對抗爭者處理全部違法

說到校園內的抗議者,潘東凱表示,不是在那裏就要自首。他們是不介意被捕的,只是怕把他們變成一個屍體。這些人是否觸犯法律,除了法院,任何人都無權判決。警察要拘捕、立案控告他們,就要用正常的人道的方法處理。若他們表示不會反抗,就應妥善處理。48個小時之內,如果不立案檢控就要釋放他們。

但是現在的執法者對上述人員的做法全部違法。潘東凱說,我們都不知道把那些人拉到哪裏去了。還有很多人被拘捕超過48小時。甚至不反抗的也有被剝奪人身自由,或者將他雙手反綁之後,繼續在公眾面前施行刑罰。這樣事情本身就是一個酷刑罪。做這樣事情最重的刑罰是終身監禁。現在的問題是,警察犯法誰去執法?

他還說,美國《法案》雖然通過了,還要看怎麼實施。對前線的警員和最高管理層都要嚴打、制裁,他們都應受到應有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