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林鄭月娥9月4日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對於其它4項訴求都沒有實質性回應,反修例引發的抗議行動並未止息,美國國會議員表示會繼續推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中共外交部連續2天要求美方立即停止推動相關議案。

舒默:香港人權法案是參院民主黨人首要任務之一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9月5日表示,下周國會復會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民主黨議員推進的首要任務之一。

舒默在周四(9月5日)的聲明中表示:「在香港人民行使言論自由和其它基本民主權利的同時,我們必須對中國共產黨針對香港人民的行動作出回應,這一點至關重要。」

他還說:「我們必須採取行動向習主席表明,美國參議院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舒默敦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國會復會後,儘快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上議程進行辯論和表決。

參院民主黨領袖舒默9月5日表示,下周國會復會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民主黨議員推進的首要任務之一。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參院民主黨領袖舒默9月5日表示,下周國會復會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民主黨議員推進的首要任務之一。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參議員舒默發表上述聲明之前,參議院主要共和黨人也對香港的局勢表達了類似的擔憂。

麥康奈爾本周較早時表示:「對中國(中共)政府鎮壓香港人和平維權努力的任何企圖,美國必將做出重大回應。中國(中共)政府正在玩火,但願他們不會走得太遠。」

此前,美國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林鄭宣佈撤回修例後發表聲明,明確表示,美國國會將繼續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重申美國對民主、人權及法治的承諾。

佩洛西指,香港領導人必須確保政治制度是對人民負責,包括實得普選及調查警察暴力情況。她指最近幾周香港當局對其人民的暴力不斷升級的情況必須結束。

香港民眾的反送中抗爭已經持續了3個月,過程中警察的暴力鎮壓不斷升級,至少1,117名香港人被捕,70人被控告暴動罪,受傷的抗議人士更是難以統計,至少3人眼睛被嚴重射傷。直至本周三(9月4日)香港特首宣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是港人表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他們要求政府回應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雙普選在內的其它訴求。本周末,香港民眾的抗議仍在持續。

中共外交部連續兩日強烈反彈 李克強首發聲

對於美國國會的動作,中共方面連續兩日強烈反彈,除了謾罵,中共外交部9月5日、9月6日連續二日促美國國會,立即停止推動有關的涉港議案。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9月2日也出社評,宣稱該法案是「惡意干涉中國內政的霸權法案」,一旦通過實施,將招致中共的全面報復,不單限於經貿領域。

針對香港反送中風波,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日(9月6日)與訪華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會面後一同會見傳媒時,重複了中共對香港一貫的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辭,包括繼續維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這是香港反修例風波持續3個月以來,中共最高層官員首次公開談及香港示威情況。

默克爾則呼籲,要和平解決香港問題,呼籲對話。但默克爾和李克強的香港言論在中共官媒中被全部屏蔽。

為何該法案招致中共如此恐慌和反彈?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可以說是目前阻止中共武力鎮壓香港的最有效武器。

朱明說,從林鄭這一次正式撤回修例可以看出端倪。美國國會兩個參議員這次到北京訪問,會晤了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和中共副總理劉鶴,兩人都是習近平的親信。其中蒙大拿州的參議員斯提夫.戴恩斯(Steve Daines)曾在8月21~24日在蒙大拿州召開圓桌會議,和幾名國會議員一起會見香港兩派議員,聽取他們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意見。

兩個參議員在北京談判後,中方馬上宣佈重啟中美貿易談判,林鄭宣佈正式撤回修例。林鄭宣佈撤回修例後,特朗普在推特上突然蹦出一句話,「對中共就是要強硬,像我現在正在做的一樣」。而特朗普總統也公開肯定兩位參議員此次北京之行,說是他批准了。

朱明認為,這一系列巧合不難讓人聯想到,這次北京會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可能成為讓北京忌憚的殺手鑭。事實上也是如此,北京目前還離不開香港,在吸引外資、對外貿易和銀行業,中國都離不開香港。如果香港自由金融和貿易中心的地位喪失後,將對中國受貿易戰衝擊的經濟造成進一步打擊。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源於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觸發國際社會擔憂香港的自由與自治正被逐步侵蝕,威脅到美國及其它國家在香港的安全及利益。

此法案以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為基礎,由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跨黨派議員2019年6月13日重新提出,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查證香港有否按照《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及《國際人權公約》保有充份自治、人權和民主。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目前所享有的特殊地位和待遇,此報告亦會交代香港是否有官員因協助侵犯人權而需要受制裁。

這有助國際社會持續監察香港的狀況,如能每年通過查證,實際上等同美國年年為「一國兩制」投票,這一方面有助於保障香港高度自治,同時亦會加強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

此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還授權美國國務卿列出侵犯人權的及損害香港自治的官員及人士的清單。名單裏的人在美國的資產可被凍結、個人和家庭成員的簽證可被撤銷。這將對有關中共及港府官員和相關人士的具體行為形成有力的阻嚇。

而在大陸微博上,「凍結財產」一項尤其引發最多關注,網民評論說:「絕招」,「誰讓中國或者香港的官員在美國都有存款呢,自己不爭氣唄」。

國際社會為何如此關注香港自由?

香港的自治地位,建基於《中英聯合聲明》這份國際條約,再按《基本法》落實「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換言之,香港的自治地位,本來就是國際協定。

此外,香港既是外國進入亞洲的主要貿易樞紐,也是中國對外貿易窗口和境外金融中心,所有這些都建基於美國和國際社會承認香港的自治地位。

而香港作為國際都會,不同國家人士在港經商、工作、定居;單單美國企業在香港就設有290個地區總部和434個地區辦事處,並有超過85,000名美籍僑民在港居住。因此,美國關注香港能否維持自治和自由是在情理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