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港警闖入香港中文大學瘋狂發射催淚彈並逮捕學生,中大學生憤而反抗。中大人類學系教授麥高登與學生共同進退、拒絕撤離,他說,「這是我的家,我為何要走?」

11月12日香港多地發生衝突,其中以香港中文大學的情況最為激烈,宛如戰場。當天,大批防暴警察闖入中文大學,在中大校園狂轟逾千枚催淚彈、橡膠子彈,並出動水砲車,強硬驅散、逮捕學生,學生和大批到場聲援市民以死抗爭。

直至15日抗爭者決定撤退,結束歷時5日的中大保衛戰。當大部份學生與教職員都已撤離,留守中大的,除了一眾前線抗爭者,還有中大人類學系教授麥高登(Gordon Mathews)。

香港《蘋果日報》報道,麥高登來自美國,定居中大25年,今年64歲。他是香港人,以中大為家,亦是研究重慶大廈「低端全球化」的專家。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他留守佔領區,與學生共同進退。如今歷史又再重演。

當他得知學生與警方在二號橋對峙時,他毅然前往現場。「當晚,我在外面待了7、8小時。警察的暴力比其它問題更為嚴重,雖然抗爭者投擲汽油彈,但在我眼中是自衛行為。我們須不斷逃跑躲避催淚氣體,要戴上豬嘴口罩,沒有它我根本生存不了。這就是當時的情況,非常可怕。」

當校方建議教職員與學生撤離中大,但麥高登與太太始終堅持留守。「有些學生很擔心我,我真的很感激他們。他們問我是不是要留在中大,因為校方已建議所有人離開。我說我當然要留在校園,這是我的家,我為何要離開?」

「有些學生還住在這裏。如果學生看到所有人都走了,他們會感到害怕。」他解釋說。

留守中大的日子,他堅持每天走路去辦公室上班。他透露堅持上班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害怕學生需要找人傾訴、幫忙時,會找不到他。

麥高登說,「我認為香港是有希望的,不是因為抗爭者的激進行為,而是人民持續抗爭、走上街頭,對抗中共的控制。我相信理大一役,即使全部人被捕,抗爭者仍會繼續走下去,直至香港變回原貌。」

「我很欣賞香港人的精神,所以我會盡我所能地支持他們、留守此處。這亦令我對身為一個香港人,感到非常開心和驕傲。」他笑著說。

23歲的史卡巴(Matteo Scarpa)是意大利米蘭近郊卡塔耐歐大學(Carlo Cattaneo University)經濟系學生,他8月20日才抵達香港,到中文大學參加交換學習計劃。

在港警圍攻校園後,他在意大利領事館協助下匆忙逃出來。他11月20日接受意大利通訊社Adnkronos專訪時說,當時校園宛如戰場,大家都很害怕,但警方愈暴力,愈多香港學生站出來爭取自由和人權。

史卡巴為香港感到悲傷,他說,這些年輕人抗爭的理由很高貴,他們想要自由,不受中共政府操控,他們被迫用抗爭方式表達意見,因為這是面對警方暴力鎮壓的唯一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