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梁朝,傑出畫家荊浩未成名時,曾在山西太行山區過著隱居生活。他整天訪幽探勝,遊山逛水,是為了觀察自然萬象,學習作畫。

有一次,他信步來到一個幽深寂靜的山谷裏,發現了一片茂密的松林。那些古松,姿態各異:有的盤根錯節,倒掛於絕壁;有的挺立沖天,盎然有生機。一片鬱鬱蒼蒼,令人目不暇接。荊浩見景,心曠神怡。從此,他天天帶著筆墨紙硯,來此處畫松。日積月累,竟畫了幾萬株。

翌年,春暖花開。荊浩興起,又帶著畫具,到山谷去畫松,半路遇到一個衣著簡樸、鶴髮童顏的老叟。老叟笑容滿面地和荊浩搭話,問他是否又來作畫?荊浩年輕氣盛,見老叟的衣著,像是僻野村老,便顯露出一副厭煩的樣子。老叟並不生氣,又問他:「你可知畫法?」荊浩見老叟出言不遜,益發不快,氣沖沖地說:「畫畫兒嘛,畫得像就好。」老叟仍不生氣,對荊浩說:「你天天到此臨摹山景,跋山涉水,風雨無阻,實在是精神可嘉。但作畫不能只求形似呀!畫者刻劃也,要抓住所繪對象的特徵,領悟其內蘊之妙,方能形神皆備,精巧入神。」荊浩聽了,頓開茅塞,忙問老人何方人氏,尊姓大名?那老叟笑而不答,一轉身,飄然而去,竟不見人影了!

荊浩大驚,後悔自己:只重衣冠藐視人。斥責自己卑下,有眼無珠!

老人到底是何方人物,無可考查。有人講:老人是神仙下凡,因見荊浩勤苦,是個可造之材,故特予點化。他講的確是至理。荊浩經過這一番指點,深受啟發,從此畫技大進,成為一代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