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時,長州(今江蘇吳縣)有位丹青妙手沈周,筆墨堅實豪放,風格渾厚。畫苑墨家,把他和文徵明、唐寅、仇英,共譽稱為江南畫壇「四大家」。

沈周於四十歲成名後,慕名來求贈書畫者,絡繹不絕。他生性豁達,總是有求必應,從不拒絕,每每讓人高興而歸。

一次,有位太守請沈周作畫。他重墨淺色,別有風韻地揮毫畫了幅《五馬行春》。

那太守俯身一看,面色露出不悅,亦莊亦諧地說:「沈周,看來你很輕視本官。」

沈周大惑不解,忙拱手叩問:「大人何出此言?」

那太守說:「那為何不在畫上多描幾個跟班?」

沈周一聽,哭笑不得。他想,同這對畫技一竅不通的胖官解釋,等於對牛彈琴。古有「畫蛇添足」,我何不來個「畫官添丁」譏諷於他,讓其不倫不類?於是揶揄曰:

「大人要前呼後擁,這不難。」旋即重握畫筆,在空白處繪了幾個喝道的侍役、打手。

那大腹便便的高官一看,頓時喜上眉梢,說:「可惜這紙短了點,不然,更可多畫一些家丁。」

沈周心想:這人不要高雅,偏愛低俗,那就讓他低俗吧!於是拱手告辭,掩面竊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