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抗爭邁入第6個月,香港中文大學最新調查顯示,由於港警施暴無底線,近六成受訪者贊成抗爭者的暴力策略。在這場運動中,香港各界都在默默支持學生抗爭,背後故事十分感人。

紐約時報報道,香港這場沒有領袖的抗爭運動,得到了廣大普通市民的支持,香港各界都在默默支持走在抗爭前線的學生。

有的市民在遊行中分發瓶裝水和紅豆湯,有的市民深夜開車送被困的抗議者回家,還有市民捐贈防毒面具等保護裝備給年輕抗爭者。

香港的專業人士在這場運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平面藝術家在城市各處創作引人注目的抗議海報,心理學家為情緒低落的人提供免費心理諮詢,醫生們在秘密急症室幫抗爭者接骨療傷。

「如果沒有公眾的支持,這場運動失去動力的時間會早得多,」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政治學家許田波說,「這鼓勵著年輕人堅持下去,讓他們覺得自己並不孤單,他們所做的事情是正義的。」

香港中文大學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近60%的受訪者贊成抗議者的暴力策略,他們認為,在警方的反應越來越咄咄逼人,而政府又漠視民意的情況下,抗議者的做法是合理的。

「政府越是壓制這場運動,越是試圖嚇唬人們,就會有更多的人站出來,」如今已擁有近200名成員的「守護孩子」創始人之一陳凱興牧師說。

「守護孩子」的許多成員都是家庭主婦、退休會計師、中學老師等,他們要求警方交出被拘捕者的姓名,好幫他們找律師。

38歲的製衣廠經理帕特里克・陳(Patrick Chan)因為擔心被捕,沒有參加抗議,他為此感到內疚和羞愧,於是主動開車接送抗爭者,「他們賭上自己的未來,冒著被關押多年的風險,我們欠他們的情。」

文化基金會管理者關南(Nam Kwan,音)為幾十名因參與抗議活動激怒父母、被趕出家門的年輕人提供了食宿和慰藉。

她說,6月12日,警方朝手無寸鐵的抗議者發射橡皮子彈和布袋彈,使她從沉默的同情者變成無所顧忌的宿管阿姨。

關南為抗議者提供防護裝備,還從一些不願公開行動的富人朋友那裏,協調資金和車輛支持抗議者。

「每次這些年輕人上前線,他們都為自己的生命感到擔憂,」她說。「但他們更害怕的是被拋棄,是有一天我們會轉過身去,把他們獨自留下。」

香港市民的團結互助是這場抗爭運動中感人的一幕,11月12日晚,大批港警瘋狂進攻香港中文大學,向學生們狂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水炮車也殺入校園,至少60名學生受傷,多人被捕。但學生們以死抗爭,絕不退讓。

深夜,香港市民聞訊從四面八方趕往中大,運送物資支援學生。大批港人驅車前往中大,車輛塞滿附近公路,塞車數小時,再度上演香港版「敦克爾克大撤退」。

還有市民步行或騎單車前往中大,沿途並自發組成人鏈傳送眼罩、生理鹽水等物資到中大前線,互助場面感人。#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