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港警勾結黑幫暴力不斷升級惹眾怒。目前港警已經到了「人人喊打」境地 ,越來越多市民挺身叱喝警方濫用催淚彈及濫捕示威者,甚至有居民穿著拖鞋走上街頭,驅趕警察,表達憤怒。

8月25日下午,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冒著大雨在市區西北部發起「荃葵青大遊行」,遭港警出動水炮車與裝甲車及密集發射催淚彈清場。更有多名警員拔出左輪手槍,疑似向群眾發射真槍實彈,並有人在現場聽到槍聲,同時再次出現白衣黑幫打人。

根據香港政府新聞處26日早更新,25日共有38人於事件中受傷,當中一名男子情況嚴重。當天的衝突中共有36人被捕,其中年齡最小的被捕者僅12歲。

8月24日,港人舉辦「清除雜草 觀塘開花」九龍東觀塘大遊行。晚間,示威者同樣遭防暴警察狂射催淚彈清場。防暴警察還一度推進到牛頭角下村居民區,之後,又在黃大仙釋放催淚彈。

醫管局表示,截至24日晚11點,當天的示威活動中,共有10人受傷送院。

香港警方宣佈,24日行動中逮捕29人,年齡從17歲到52歲,涉嫌罪名包括非法集會、持有攻擊性武器和襲警。

自6月「反送中」抗爭行動爆發以來,警方已經逮捕至少800人。

港警處於「人人喊打」境地

但從8月以來的反送中抗爭活動中可以看到,已經有越來越多市民敢於赤手空拳挺身叱喝警方濫用催淚彈以及濫捕示威者,甚至有居民穿著拖鞋走上街頭,驅趕警察,表達憤怒。

這些被形容為「拖鞋革命」的鏡頭,幾乎每一次在警方清場時都會出現,而且人數越來越多。

24日九龍灣就有一名頭髮花白的長者,為了保護示威青年,走上馬路斥退數十名防暴警察。

而在該區的麗景花園住宅區,則上百名居民無畏全副武裝的警察,斥責他們濫捕無辜者,防暴警察則手持警棍及長盾戒備,期間舉起黃旗,呼籲市民不得越過警察封鎖線,並帶走兩名居民,其後警員登上警車離開。

居民們之後繼續在保安部門外聚集,他們質疑管業處為了針對24日的觀塘遊行,突然更改各座大廈的密碼,要靠保安認人才會放行,有居民因此不能夠回家。居民批評管業處開閘讓警方進入屋苑,與保安主管理論。

之後,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到場協助,他曾被警方的胡椒噴霧射中,他呼籲目擊者,為被捕的居民作證。

自港府6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條例)至今,香港反送中行動已經持續近3個月,由於香港政府拒不正面回應民間5大訴求,示威者將矛頭直指政府及警方。

特別港府被指縱容警察濫權與暴力,勾結黑幫血洗元朗,同時不斷拘捕市民的做法,令反送中示威行動,在警察的高壓下不斷調整策略。

示威者由最初的「和平、理性、非暴力」遊行、集會,發展為7月的抗暴行動遍地開花,再到8月的游擊戰,示威行動不斷變化中。

警方騷擾居民遭千名街坊包圍

8月3日至6日,示威者更是施出武打演員李小龍的「絕招」,全港皆成「戰場」的游擊戰術。

3日,警方因抓不到示威者,四處圍捕市民檢查身份證,終因在黃大仙區亂拉市民,引起街坊不滿而遭到千人包圍,警察最終在民居區施放數十枚催淚彈後,敗走撤退。

4日大集會後,示威者分別在將軍澳、港島西、銅鑼灣佔據道路,警察密集施放催淚彈,引起附近小區的市民不滿,紛紛走出家門指責警察。

當晚警方還因追捕示威者,騷擾多區小區居民,以至於居民們和示威者一起,與警方發生了對罵及包圍警署等。

5日凌晨,將軍澳與觀塘的警署,再次被前一天受到騷擾的街坊包圍,他們向警署投擲雜物、雞蛋等。

6日,示威者再到紅隧口、龍翔道、元朗等地堵塞道路,並在港鐵荔景站、鑽石山站、炮台山及大圍站等繼續不合作運動。

中共出動黑警、黑幫等對付示威者

面對智慧且頑強抗爭的香港人,中共出動香港黑警、黑幫及派出中共武警便衣,潛入香港製造混亂,在多區到處追捕毆打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布袋彈血腥鎮壓示威人群。

8月11日,示威者遭遇比7‧21「警黑勾結」血洗元朗更為血腥的暴力襲擊。港警在多個地區更加肆無忌憚濫用暴力,一少女遭射擊眼睛導致失明。有消息稱,大批中共警察已混入港警,導致「港警」表現更兇惡。

《世界日報》19日引述廣東公安內部消息說,廣東從省內抽調上萬名會說粵語的警察在深圳集訓,第一批便衣警察進入香港,偵察有無大陸民眾參加香港示威,如發現,將抓捕並吊銷港澳通行證。

第二批中共警察到香港後,著港警服裝參與鎮壓示威者行列,港人參與香港示威的人士將吊銷回鄉證;另外福建方面(黑幫)也進入了備戰狀態。

消息還說,這次北京準備的很充份,如果動手就徹底解決問題。抓到的香港示威者及大陸參與香港反送中的人,全部要押送回大陸審判、服刑。

不過,香港《蘋果日報》刊發署名李平的社論稱:從台灣20多年來成功抗禦中共文攻武嚇的歷史來看,台灣不怕,香港要怕嗎?

社論表示,今日的香港不是30年前的北京,中共一旦出兵或宣佈戒嚴,香港崩潰的不只是民心,還有金融體系,中共權貴、富豪隱藏在香港的天價財富都要化水。中共的文攻武嚇,嚇唬不了台灣人,也別想嚇唬香港人。

有法媒也刊文稱,中共軍隊介入香港問題是點燃「自殺核彈」,在毀掉香港繁榮的同時,也讓中共「坐在了一座火山之上」,後果難料也難以控制,最後將會危及中共政權。除非是中共「完全喪失了理智」,否則不會輕易出兵香港。#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