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新疆集中營大規模關押各族民眾的消息,備受國際社會關注。一名哈薩克斯坦公民披露,她的表哥、新疆託裏縣前縣長,因在任期間拒拆清真寺被送入教育營。

新疆的穆斯林人士不分性別、年齡,也不管你官大官小,只要涉及伊斯蘭宗教信仰,不將宗教「中國化」,都可能會被送入職業教育培訓中心。

10月7日,自由亞洲報道說,一位居住在哈薩克斯坦的婦女努爾加納提•烏蘭拜,通過影片向國際社會發出求助,請求關注他被羈押的表哥卡哈爾曼•阿合曼。

哈國人權組織阿塔珠兒特提供的一段影片中,新疆託裏縣前縣長卡哈爾曼•阿合曼的表妹烏蘭拜講述表哥被抓的情況。

烏蘭拜說,她表哥卡阿合曼,1972年生,新疆沙灣縣人,在新疆託裏縣擔任縣長,在任職期間,因拒絕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營,到今天為止已經18個月了,沒有任何音訊,不知死活。

衛星收集的信息發現,新疆地區有大約1,200個集中營,數百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裏面。

新疆地區有大約1,200個集中營,數百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裏面。(網絡圖片)
新疆地區有大約1,200個集中營,數百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裏面。(網絡圖片)

新疆再教育營囚室傳出慘叫聲

從拘留營獲釋的新疆居民努爾蘭•庫合都伯,現居住在哈薩克斯坦,他對自由亞洲講述了他在察布查爾縣政治教育培訓中心(拘留營)的經歷。

現年56歲的努爾蘭說,2017年8月,他持中國護照從哈國返回中國,被無緣無故的帶到察布查爾縣政治教育培訓中心,進去後才發現那是一所監獄,裏面有大批穿迷彩服的獄警手持電棒,每天對他們大吼大叫。

努爾蘭說,該教育營內羈押了大約有14000多人,管教說他們都是罪犯:要求他們5分鐘內上完廁所。吃飯前要唱紅歌,限時10分鐘。裏面還有酷刑室。他見到不少人被拖出囚室毆打,十分恐懼:經常聽到他們的慘叫聲。

在教育營內,有羈押者被強行注射不知名藥物。努爾蘭說,他被迫注射不知名的藥物後,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包括呼吸困難,不能大聲說話。

去年1月28日,當局給努爾蘭羅列了160條罪行,強迫被羈押者自己「認領」其中任何一條或幾條罪狀,有的罪行是「曾經去過哈薩克斯坦」,又要求每人會寫3000個漢字,否則不會釋放。

當努爾蘭達到當局要求後獲得釋放回家後,發現他的大哥、妹妹全被軟禁。

一名流亡海外的新疆政府公務員披露,她認識的一個小女孩在「再教育營」遭強暴,釋放後帶著一個嬰兒回家。示意圖(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一名流亡海外的新疆政府公務員披露,她認識的一個小女孩在「再教育營」遭強暴,釋放後帶著一個嬰兒回家。示意圖(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加學者:中共比塔利班還壞

10月份,加拿大籍歷史學家賈澤西(Olsi Jazexhi),參加在安省麥克馬斯特大學(MacMaster University)舉辦的一個關於維吾爾人現狀的研討會時,講述了他考察新疆集中營的故事。他得出的結論是中共比塔利班還壞。

賈澤西是一名加拿大籍阿爾巴尼亞人、歷史學博士、《歐洲穆斯林年鑑》的撰稿人之一。中共宣傳部在確定他是比較放心的人選後,今年8月邀請他和一些記者去考察。

賈澤西在研討會上說,中共在新疆的所作所為,比恐怖組織還邪惡。中共的所謂「職業教育學校」,其實是強制洗腦的大規模監禁中心。

這個極端政權正在犯下可怕的罪行,是自從希特拉的納粹德國,針對猶太人之後,我們沒見過的罪行。中共在新疆做的,就是屠殺某個少數族裔和信仰,滅絕他們。

中共抓維吾爾族男子和女人,男孩和女孩,各個年齡,只要他們顯示出哪怕一點點宗教信仰痕跡,就把他們抓住,送到這裏洗腦。

集中營的年輕人被安排在外國記者面前載歌載舞。外國記者還被邀請和這些年輕人一起跳舞。

賈澤西說:中共政府不允許他們單獨到公共場所向人們提問,他感到人們非常害怕和外國人交談,感到新疆氣氛很緊張,有著極端的恐懼和恐怖,到處是大量的警察和軍隊,這個地區看起來好像是被軍事佔領的樣子。

他表示:「我看到的最令人震驚的事情是,我去過很多瘋狂的國家,幾個月前我還在巴勒斯坦,但我從來沒有看到一個政府是這樣的——中共政府在大規模關押、歧視自己的公民。」#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