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政府官員敦促特朗普政府制裁迫害宗教團體的中共官員,第一個目標就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兼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

據《華盛頓郵報》6月28日報道,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薩姆・布朗貝克(Sam Brownback)正在敦促特朗普政府就中國打壓信仰團體制裁有關的中共領導人。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助手稱,布朗貝克本月在國會閉門會議上告訴共和黨國會議員,美國在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時有一個獨特的時機來解決宗教自由問題。

根據布朗貝克的提議,特朗普總統可以簽署一個行政令,要求州和財政部門凍結參與鎮壓宗教的中國政客的銀行帳戶和其它資產。而他的第一個目標是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據國務院報道,數十萬維族人被拘留在「再教育中心」。

他的計劃如果頒佈,將標誌著特朗普政府首次對侵犯宗教自由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目前,白宮還沒有對此作出回應。

美聯社以前報道,美國國務院代理副助理國務卿史東(Laura Stone)表示,特朗普政府十分關注,中共在新疆拘留數萬名維吾爾人和穆斯林,包括美國公民的家屬。白宮不排除繼去年12月後,再次啟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以「反恐」為名、大規模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

自2016年陳全國開始擔任中共新疆黨委書記後,新疆被指逐漸變成一個露天大監獄。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新疆廣泛存在此類集中營,以及當局對民眾的肆意抓捕、無限期監禁、洗腦和酷刑。

自由亞洲電台近日報道,有人權組織揭發當局以「新招式」虐待他們,包括拍攝關押人士的表情後進行分析,感覺到他們有不滿情緒時,隨即施以酷刑。在押的女性更被電擊胸部,長期在椅子上大小便等。

據明慧網近日消息,「十九大」以來,烏魯木齊新市區法輪功學員被騷擾,堅定信仰者被抓到集中營,目前安寧渠集中營非法關押了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新疆環境監測總站的高級工程師馬超,已被關押近9個月。

僅在烏魯木齊市就被指有33個集中營。最新消息指,中共迫害各族群眾。地方農村、各社區要求轄區的居民每天升國旗、唱紅歌,每天晚上集中學習,對有抵抗行為和情緒的人,馬上非法抓捕送往集中營。僅沙灣一縣城的某村就這樣抓了十幾個漢族群眾。

7月4日,美國之音報道,流亡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輾轉得知,他78歲的母親已於5月17日在「政治再教育營」中去世。他與母親最後一次通話是去年4月。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自從陳全國主政新疆後,在當地推行了一系列極端政策。尤其是2017年初開始,中國在當地建造眾多的「再教育改造營」,至今為止,近百萬的維吾爾人被強制關押,未經任何司法手續和程序。

關進去的人遭受到嚴厲的酷刑折磨。當局迫使這些人接受中共灌輸的文化,放棄自己的傳統生活方式和信仰。其極端政策包括,限制人們做禮拜,去清真寺,限制「齋月」;利用相互舉報相互監控的措施來甄別中共政府所認定的「雙面人」;灌輸除了感恩中共以外放棄所有的信仰。大量抓人在當地造成恐懼,清真寺已經演變成感恩中共的政治場所。

中共為了在當地推行極端政策,不惜花重金建立這些集中營,將維吾爾人關進去,迫使他們寫悔過書,放棄自己的信仰。

迪里夏提說,從2017年開始,中共採取了各種措施來切斷境內和境外之間的相互溝通和聯絡。為了迫使境外的維吾爾人返回中國,將境內的維吾爾人控為人質,進行恐嚇,脅迫境外的維吾爾人留學生放棄在外就學的機會,返回去。所有回去的,都被送進了「再教育」集中營裏。

另外,中共針對維吾爾人的監控和壓制不只是在境內,甚至已經延伸到國外。採取利用經濟分化,誘導一些國家將留學生、創業者和在國外生活的維吾爾人遣返回去,有人在集中營中被打死,有強制失蹤的,回去的幾乎沒有下落。

迪里夏提說,「在這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現狀下,美國應該採取直接、有效的措施。不應該只是美國,應該喚起整個國際社會關注這個問題。我們期待美國在這個問題上能採取強硬的制裁。同時我們也期待歐盟也能對針對維吾爾人推行極端政策的中共官員採取全方位的制裁。」

在談到維吾爾人受教育狀況時,迪里夏提表示,中共以所謂「雙語教育」,來剝奪維吾爾人用母語就學的機會。中共的官員甚至公開宣稱,為了和世界接軌,必須得懂漢語。而其實中國人為了跟世界接軌,在學英語和其它外語。到現在,新疆已經徹徹底底的沒有母語教育了,所有的小學都開始灌輸漢語,而且從幼兒開始灌輸感恩中共的政治教育。從幼兒園到小學、中學必修的一課就是要感恩中共。

同時,失業率一直很高。不是因為維吾爾人沒有好的文憑,是因為中共推行敵意的政策,導致了有形和無形地縱容了當地對維吾爾人的歧視。

迪里夏提指出,新疆到處駐滿了武裝人員,不僅是調入了大量的軍隊在當地持槍監控,同時中共投入了高額的資金,在當地利用高科技,加大對於維吾爾人的監控。在這種高壓之下,迪里夏提表示非常擔憂「引發令人無法預設的一種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