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共和國首都布拉格市因拒絕接受與北京以「反對台灣」為附加條件的姊妹城市關係,從而受到中共報復。中共在不斷利用經濟和文化等恐嚇手段,要脅國際社會接受其意識形態和行為標準。有關專家呼籲人們要都像布拉格那樣勇敢地站出來,向中共說「不」。

約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又名包士可)於2005年至2006年擔任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主任,並於2009年至2010年擔任亞太地區人道主義援助和救災主任。他是台灣—美國研究所研究員,也是全球台灣研究所諮詢委員會成員。11月1日,他在《國會山報》上刊文,呼籲國際社會的人們共同抵制中共動輒用經濟等手段報復「逆我者」的無賴行為和流氓行徑。下面是他的文章的全文編譯報道:

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劇作家、英勇的政見異見人士,並且是戰後捷克斯洛伐克的第一任總統,富有遠見的他一貫強調國際關係中的道德要素。這些都是他從該國先後經歷被納粹德國和蘇共入侵以及被佔領的痛苦中學到的教訓。

1990年2月22日,他在美國國會發表講話時,我榮幸地出席了那次會議。他談到了競爭壓力,尤其是經濟壓力。這些壓力阻礙了人們和政府採取正確的行動,例如抵制暴政,「各種利益——個人的、為私的、國家的、民族的、集團的以及公司利益仍然遠遠超過真正的共同利益和全球利益。」

如今,他的同胞仍在他所描述的道德困境中苦苦掙扎。許多人,即使不是全部,都繼承了他所樹立的崇高典範。正如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報道的那樣,光榮的布拉格——「千塔之城」目前正面臨著這種道德挑戰,這次是來自中共。

「人們真的感到上當受騙」

哈維爾曾經歷過蘇共統治時期的殘酷生活,所以他並非中共那一套的仰慕者。相反,擔任總統時,他支持那些被他稱之為道德和政治靈魂伴侶的人,例如與中共持不同政見者。他並以此為榮,也因此沒有得到北京的認可。

然而,民粹主義者、新總統米洛斯・澤曼(Milos Zeman)於2013年就職,很容易便屈服於北京提供的經濟誘惑,並與中共達成一系列協議。NPR報道,他將捷克共和國設想成「中國(中共)通往歐洲的門戶」,並邀請習近平於2016年進行國事訪問。

在那次訪問中,布拉格與北京簽署協議,達成「姊妹城市」關係。該協議包含一項條款,即「支持一個中國原則」,表明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但是,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由於(中共)欺詐性的做法,導致重大(合作)項目失敗,布拉格與中共的關係開始惡化。

馬丁・哈拉(Martin Hala)來自布拉格歷史悠久的查理斯大學(Charles University)。這位中國專家向NPR表示,「(對中共的)這種抵制情緒正在慢慢形成。人們真的感到上當受騙了。」

「人們正在品嚐苦果」

該市新任市長茲德涅克・賀吉普(Zdenek Hrib)曾在台灣擔任醫學實習生。上任後,他即質疑布拉格介入中台爭端是否合適的問題。他表示,「姐妹城市協議中不應包括與城市關係無關的事務。」

在市政府投票表決從姊妹城市協議中刪除反台灣內容之前,北京終止了協議。不僅如此,還撤回了布拉格愛樂樂團(Prague Philharmonic Orchestra)前去中國12個城市演出的許可。為了籌備這次演出,布拉格愛樂樂團花了兩年半的時間,導演稱之為「我們有史以來最大的項目」。

取消巡迴演出給樂團造成了20萬美元的損失,而在北京和布拉格之間關係「良好」的時候,布拉格已經因中共實體的欺詐行為而損失了數百萬美元。

賀吉普市長告訴NPR,這座城市正在吸取與中共打交道的經驗教訓。「很明顯,北京方面唯一關注的是它們的宣傳,而不是我們感興趣的政治或文化交流。」他還說,他「感到非常難過;我們必須做些甚麼,因為人們正在品嚐這種苦果」。

共同抵制中共的恐嚇

鑑於過去的做法,北京有可能對布拉格和捷克共和國祭出更多的報復。雖然他們(捷克人)在納粹和蘇共所施加的苦難中均以「堅毅」著稱,該國總統仍試圖通過向習近平呼籲,以阻止中共進一步的報復行為。

同時,正如這位教授在維護市長行動時向NPR所說的那樣,「有強烈反對(中共)的理由,這是市長站起來的原因。人們必須這樣做。」

問題是,面對來自中共經濟和意識形態方面的衝擊,歐洲及其它國家政府將採取甚麼行動?它們是否能夠設法形成提高個人實力的集體應對措施?

例如,如果其它樂團和表演者能夠與布拉格愛樂樂團一致抗共——取消他們在中國的巡演,北京可能就找不到實施報復的重拳了。那當然,在這一點上,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縮寫為NBA)和許多美國主要公司並沒有樹立鼓舞人心的榜樣。通過文化及經濟上的抗爭來遏阻北京的恐嚇手段,直到中共了解文明國家的行為方式,現在是這麼做的時候了。

在NPR報道幾天之後,來自羅切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的伊士曼愛樂樂團(Eastma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取消了自己的中國之旅,因為北京拒絕給該樂團的南韓成員發簽證。樂團此前曾決定在沒有南韓成員的情況下做巡迴演出。不過,後來該樂團有了更好的判斷力和更健全的道德準則。

另外,捷克人還是可以做一些事情來告訴中共:報復可以是一把雙刃劍,它並沒有勝券在握。民主布拉格不妨探索與民主台北的姐妹城市關係,這種共同價值觀比與北京的經濟關係更加深刻與持久。而且,如果中共選擇更惡劣地報復捷克人,那麼他們國家的領導人,即哈維爾遺產的繼承人,可能會決定,民主台灣是比共產黨中國更好的長期夥伴。處在北京壓力下的其它國家可能會仿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