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金嗓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創辦人江佩珍(女),近日被列為限制消費人員。此前,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創辦人羅永浩也被發出「限制消費令」。

綜合陸媒報道,上月中旬,金嗓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金嗓子食品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即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其創辦人、74歲的董事長江佩珍被列為限制消費人員,被限制乘坐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不得在星級以上賓館、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行為。截至11月5日,金嗓子仍未就此回應。

原因是,金嗓子食品拒絕支付星空華文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簡稱「星空華文」)5000萬廣告費。

2016年金嗓子食品與星空華文合作,在大陸節目《蒙面唱將猜猜猜》和《蓋世音雄》發布廣告,廣告費以收視率為基準收取。當時星空華文表示,這兩個節目均超出預期收視率,應合收5076萬元廣告費,金嗓子食品認為星空華文給出的收視率報告不具權威,收視率均未達標,故拒絕付錢。

之後,星空華文將金嗓子食品告上法庭。一審、二審後,金嗓子敗訴,被要求向星空華文支付有關費用。但金嗓子食品一直未補上相關費用。

據報,金嗓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靠著喉片起家,曾名列廣西50強企業,中國製藥企業一百強。而江佩珍一向被外界視為女強人,其照片還被印在金嗓子喉片的包裝上。

此前,今年10月31日,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錘子公司」)及其創始人羅永浩被限制高消費。

11月3日晚間,羅永浩在微博上回應說,「未來一段時期會把債務全部還完,雖然破產清算重新開始創業輕鬆的多,但不想這樣做,最後實在不行,還可以『賣藝』還債。」

2017年5月,錘子公司向江蘇辰陽電子有限公司(簡稱「辰陽電子」)採購手機充電器。辰陽電子供貨後,錘子公司未按約給付第一期的款項。於是,辰陽電子將錘子公司告上了法庭。

庭審期間,錘子公司既沒到庭參加訴訟,也沒回應、答辯。

2019年8月6日,辰陽電子勝訴,錘子公司被要求在10日內支付辰陽電子貨款370餘萬元。

但是,錘子公司沒有按時還款。隨後,辰陽電子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

10月30日,錘子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羅永浩被發出「限制消費令」。

被發出「限制消費令」不等同於被列為限制消費人員。如果該公司存在消極執行、規避執行或者抗拒執行的行為,將會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即俗稱的「老賴」。

對「老賴」的不同看法

11月3日,第三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上,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呼籲,不要用「老賴」形容破產的企業家,因為不是所有破產企業家都賴帳,要從人格上尊重他們。

財經作家葉檀認為,曹德旺是站在企業家立場說的話,對不同階段的企業,特別是初創企業,社會需要有一定的寬容度。

今年1月,河北高等法院與騰訊公司合作測試一種新應用軟件,讓手機用戶通過微信「老賴地圖」核查身邊人的社會信用。該程序可掃瞄到方圓500米內「老賴」(個人或單位欠帳不還,信譽不好)相關信息,包括名稱、地址,以及違規內容。用戶還可以通過分享功能將這些內容分享給朋友或微信群。另外,該程序還可以將「老賴」新的線索信息編輯提交給後台,進行在線舉報。

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曾對大紀元表示,管不管老賴是政府推行公信力當中的一個步驟,「普通的公民有權力去管老賴嗎?所以,這是假借檢舉老賴的情況去對公民私隱權進行嚴重侵犯、對公民政治權利的侵害。」

古河表示,「老賴地圖」是中共為維護統治、迫害異己採取的一種冠冕堂皇的措施。

他說:「誰是老賴?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比如他是一個異見人士,然後給捏造一個罪名說是老賴,不但上飛機上不了、上火車上不了,住高檔賓館住不了,出行辦事處處受限制,甚至被舉報遭到抓捕,這不是非常明顯的一種政治迫害手段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