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被推遲且備受外界關注的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對華政策演講,終於在10月24日於智囊威爾遜中心成功進行。演講比預定時間大約延遲了50分鐘,而在這50分鐘裏,是否還在修改演講內容,我們不得而知。但基於海外爆料指中共一直在幕後游說美國,推遲演講或弱化相關內容,如果直到演講前一刻仍在修改潤色措辭,也並不令人感到奇怪。

在去年的首次演講中,彭斯全面闡述了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涉及的議題十分廣泛,包括貿易爭端、南中國海軍事化、對台灣的打壓、對美國的滲透和施加的影響力,以及中共對國內人民控制和壓制,使他們缺乏信息流通自由和信仰自由,等等。其直言不諱的批評和強硬的態度令世界和北京為之震驚。

而在最新的演講中,彭斯延續了此前直言不諱的風格和強硬的態度,在展示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經濟方面向好、軍事上的強大力量後,在多個方面劍指中共政權,背後意味不言而喻。

一、在貿易問題上,彭斯譴責中美去年高達375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這幾乎佔了我們全球赤字的一半。」他還譴責中共強迫美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並特別點出中共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竊越來越多,幕後主使則是中共安全部門,而且中共從來就沒有兌現其保護知識產權的承諾。美國對此加強了調查。

顯然,貿易問題依然是中美關係中的大問題,而美國對於中共長期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是忍無可忍。對於中共的目的,美國也是一清二楚,而且美國也開始反擊,近期美國逮捕一名竊取美國石油公司商業機密的華裔工程師就是例證。彭斯的畫外音不無警告中共之意,那就是中共莫要再偷竊美國技術,要兌現自己保護知識產權的承諾,美國絕不會放任不管。

二、在香港民眾持續抗議問題上,彭斯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就是希望香港「和平解決」,要遵照當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彭斯說:「北京在加強對香港的干預,削弱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而這些權利和自由是由一項有約束力的國際協議所保障的。」彭斯批評中共當局對香港自由權利的壓制,而這些自由和權利都清楚寫在「一國兩制」的協議上的。

值得注意的是,彭斯提到,美國是尊重中國的主權的,但是特朗普表示,如果中共用武力鎮壓香港人民,中美是很難達到一個貿易協議的。彭斯還提到《逃犯條例》現在已被撤回,中共開始自我克制。彭斯重申美國將持續關注香港,「我們將跟香港民主人士站在一起」,追逐「非暴力抗議」。他還表達了美國人對香港民眾的欽佩之情。

彭斯清楚地表達了美國政府對香港抗議和民主自由的支持,明確了中共在香港動用武力的後果,並要求中共遵守國際協議。不過,演講中沒有提及美國眾議院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及相關的制裁措施。

而就在彭斯演講前一天,身在美國的富商郭文貴爆料稱,中共動用巨大的力量,以滿足港人五大訴求換取彭斯演講中不提及「美元和港元脫鉤、取消香港自貿區地位、將香港官員和警察定位恐怖份子」。從目前的演講看,彭斯並沒有提及這三點,這或許意味著中共做出了不小的承諾,而中共若食言,美國採取上述三招制裁也是分秒鐘的事情。

三、在北京對美國公共政策施加影響、威脅美國人,迫使包括耐克、NBA在內的美國公司向中共叩頭、在香港問題上禁言問題上,彭斯借批評美國公司,實質譴責中共在反美國價值。除此之外,對於中共希望美國有不同的總統,彭斯稱,特朗普身為總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潛台詞就是中共不過是白費心思,反而要付出代價。

彭斯提出的中共綁架美國公司、對美國施加影響的問題,在NBA事件後迅速發酵,而這是世界上所有國家政府都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即對於中共這樣一個反普世價值的政權,該如何應對?

四、針對中美脫鉤問題上,彭斯的回答是,美國不希望與中國發生衝突,希望有建設性的關係,但強調雙方必須在互相尊重、自由對等的基礎上合作。他表示,美國想參與到和中國自由平等的關係之中,但是中共拒絕擁抱世界上的普世價值,繼續迫害香港人。「我們是覺得中共在和全世界分離」。

彭斯的畫外音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是中共,與美國脫鉤是中共促成的,甚麼時候中共學會了尊重美國,學會了在自由對等的基礎上與美國打交道,中美關係才會走向良性發展。

五、彭斯還譴責了中共對宗教信仰的迫害,包括逮捕基督教牧師,禁止銷售《聖經》,拆毀教堂,監禁了超過一百萬的維吾爾穆斯林,譴責中共利用監控設備對中國人的監控,並使用社會信用體制來控制人民生活的各個方面。他指出美國前任政府將中國帶入世貿組織,是希望中國能夠尊重人權,包括宗教自由、個人自由和人權等,但這種希望落空。自由之夢對中國人民來說依然遙不可及。

對此,彭斯特意提到了不久前美國對新疆20個公安部門和8家企業和官員簽證的制裁,而言外之意大概是未來美國在這方面的制裁不會止步。

此外,彭斯還譴責了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向全世界擴張,披露其打壓台灣,強迫邦交國與台灣斷交等。

對於中共的所為,彭斯在最後一方面發出了非常嚴厲的警告,即警告北京「不要低估美國的抗爭能力,美國對國父傳承的價值十分珍惜,美國對自由的價值堅信不疑」,「美國在歷史上就是一個抗爭強權的國家,一直持續至今。」彭斯傳遞的信息就是為了捍衛美國的自由,美國絕不會與任何強權國家妥協,包括中共,而美國歷史證明,美國具備強大的抗爭能力。不信,中共就放馬過來試試。

另一方面,彭斯向北京伸出了橄欖枝,表示特朗普願意建設務實的中美關係,與北京在北韓、中東問題合作,但希望中共領導人做出改變,抓住這個歷史機遇,以切實的行動而不是言辭來回應美國。因為「我們相信所有人都有追求幸福、自由的權利。我們也會繼續相信人權和宗教自由有益於美國,乃至全球。我們也相信這些價值能讓全球各國關係得到好的發展」。

綜觀彭斯的演講,可以說將中美關係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和美國的態度基本點出,傳遞的信息也很多,不過在批評和強硬之外,美國再一次給了北京高層機會,那就是擁抱普世價值,與美國在尊重、對等的基礎上重建關係。而對於美國又一次釋放的善意,北京高層能否抓住,香港和智利峰會是試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