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10月4日下午宣佈,從5日零時起開始實行《禁蒙面法》,禁止在抗議活動中使用蒙面物品,違者最高監禁一年。對此全港反送中聯席的核心成員歐贊年表示,此舉無法阻嚇抗爭者。

「《禁蒙面法》對香港抗爭者沒有甚麼用,因他們知道自己爭取甚麼,清楚自己爭取的人權和民主是非常重要的,也不怕這罰則。」

他說:「事實上,在2014年的烏克蘭,那些民眾也不怕《禁蒙面法》,理由也是一樣。」

烏克蘭《禁蒙面法》出台12天取消

2013年12月,烏克蘭民眾反對政府中止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和政治協議,爆發抗議活動。面對群眾的政治訴求,烏克蘭政府用特種部隊進行鎮壓,用警棍暴力清場,結果原來希望加入歐盟的政治訴求,變成了要求政府停止過度使用警力的抗爭。

2014年1月,國會通過法令,禁止民眾佩戴安全帽、口罩、面罩,禁絕五輛車同時在馬路上行駛。違反這些法律者,可被行政拘留最多15天或罰款1,275美元。

《禁蒙面法》激怒了民眾,抗爭者紛紛戴上頭盔及面罩在多個城市上街,演變成連串抗爭及衝突。而《禁蒙面法》通過12天後,就被國會通過撤回。時任總理的阿扎羅夫(Mykola Azarov)辭職。

港府行為讓更多港人清醒

這麼多個月的抗爭,讓香港人看清中共。歐贊年告訴記者,過去大家都想北京的壓逼不會這麼快來到,也有人認為一國兩制有機會成功;但是,這次從二月到現在反修例抗爭已經進入第九個月了,香港人看到原來北京政府真的是在利用香港的政府、香港的警隊、香港不同的公務員。

「又或者壓逼公司機構,不要聘請一些香港人,用這個方法嚴格管治香港人,這種狀況就突然讓香港人醒了。可能以前就是溫水煮蛙,慢慢煮就不是很感覺得到,但今次是很嚴格的一種管控,特別是用了國家恐怖主義,用警隊很強的暴力,用到黑社會或者流氓的的暴力。」

他說:「就令到很多香港人看清楚了,原來這個一國兩制是假的,原來北京剝掉了文明斯文的面具,現在是很清晰地看到了。」

港人從開始要求「撤回修例」到如今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港府不僅不接受人民訴求,反而加大警察暴力。9月30日,甚至修改了警察使用武力的《程序手冊》,放大了警方使用武力的空間,讓警察暴力變本加厲。

歐贊年表示,港人這次看清了北京的壓逼和暴力,他們不會放棄,因為他們知道如果這次放棄了,就永遠都爭取不到民主,永遠都會受管控。

他認為,如果要保證香港的發展,保障香港的一國兩制,北京就要想辦法,否則它就無法再利用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優惠。

有評論認為,港府實施「蒙面禁令」,就好像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這可能給此後港府再引用《緊急法》埋下伏筆。

香港《緊急法》即《緊急情況規例條例》,1922年時由港英政府因應海員大罷工事件而訂立。當時孫中山領導的廣州政府,受到蘇俄的布爾什維克影響和操縱,在幕後策劃了香港罷工。港督針對當時的亂局,出台了《緊急法》。

而最近一次香港啟動《緊急法》是1967年鎮壓共產黨策劃的暴動。當時大陸正處於文革時期,香港親共分子仿傚大陸搞鬥爭,遭到當時香港當局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