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回應港人「五大訴求」中的其它四條且不顧各界反對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於10月4日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根據《緊急狀況條例》訂立《禁蒙面法》,禁止抗爭者以面具掩飾自己的身份,5日起正式生效。如若違反《禁蒙面法》,將被罰款25,000港幣和最高遭監禁一年。

結合9月2日路透社曝光的林鄭閉門錄音,可以推斷「自己說了不算」、自視為傀儡的林鄭秉承的應是北京的旨意,是北京為了平息香港的抗爭浪潮而出爐的新的對策。其目的是藉此恐嚇一些抗爭者,比如與大陸有關聯的、本身來自大陸,或在香港社會有一定地位的等,因為擔心個人資訊被中共掌控而可能被迫選擇退出公開抗爭。

而且,中共還有一個不可言說的險惡用心,就是方便港警和偽裝成港警的大陸武警去傷害抗爭者。要知道,多數抗爭者戴口罩和防毒面具上街抗議,除了防止港府和中共秋後算帳外,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保障生命安全,免受催淚彈等的傷害。中共命令林鄭通過法律形式剝奪港人自我防衛能力,並放任港警濫權,將港人的生命安全置於了何種地步?

除此而外,北京大概還想以此試探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反應。此前,在美國政府和國會的壓力下,林鄭閉門錄音中曾提到「北京絕對沒有出動軍隊的計劃」,但不出兵並不代表中共會放棄暴力鎮壓和使用恐怖威嚇手段,並不代表中共會向香港民眾做出讓步,中共考慮的只是如何在不引起國際社會強烈反應的範圍內打壓港人。「十一」港警被授意開槍,並射傷一名中學生,及至推出《禁蒙面法》,不僅是中共升級鎮壓的前奏,也是中共測試正在面臨彈劾風險的特朗普總統到底會有怎樣的回應,這回應又是否在北京可承受的範圍內。

北京和港府赤裸裸的新威脅,無異於火上澆油,引發了港人更大的憤怒。4日當天,有大批民眾再度上街抗爭,反對《禁蒙面法》。而5日該法生效後,北京當局和港府面臨的最主要問題是:有多少抗爭者會遵守這個惡法?當大多數抗爭者依舊戴著口罩、面具上街抗議時,港警能抓得過來嗎?更多的人被抓捕、被槍殺後,港人就會屈服嗎?在沒有回應剩餘「四大訴求」前,香港民眾會停止抗爭嗎?在香港無數民眾為了捍衛自由民主、寧願犧牲的決心下,北京以暴力鎮壓會奏效嗎?香港未來若推出《緊急法》,北京做好了承擔一切風險的準備了嗎?

不久前,海外媒體透露了9月份習近平在黨校的內部講話,稱香港抗爭主要是因為經濟原因而起。筆者不知道這個判斷從何得出,是圍繞在習周圍的人提供的錯誤信息和報告所致,還是習本人的誤判?亦或許是在中共思維下,只要經濟問題解決了,甚麼民主自由都可以不要──而這也是被中共洗腦後不少國人的想法。

然而,中共乃至中共領導人所無法了解的是,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將自由看得高於一切的。當年匈牙利詩人裴多菲曾寫過這樣一首詩:「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看看今日的香港年輕人,他們有多少人為了自由而寧可拋棄生命?每一次上街抗爭前,他們都知道將面對死亡,但他們依然無所畏懼,甚至慨然留下遺書。因為他們知道,失去了自由就失去了一切,他們將來也無法面對自己的孩子。中共統治下噤若寒蟬的大陸人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鑑。

歷史證明,面對著這樣的抗爭者,任何的暴力鎮壓都從來沒有真正地成功過,反而實施這樣鎮壓的獨裁者、專制政權一個個灰飛煙滅。中共難道會是例外嗎?

略感滑稽的是,就在10月2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稱,1日,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的一篇2018年的內部講話,文中提到王朝興衰更迭,並引用《紅樓夢》裏賈探春在抄檢大觀園時說的一句話來說明打敗中共的只能是中共自身。探春的原話是:「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呢。」

深知賈府問題和現狀的探春,說出這樣一番頗有見地的話,隱含的是她對抄檢大觀園這種自亂陣腳的「自殺式」愚蠢之舉是相當憤怒的,並且預見到了賈家的最終命運,那就是一敗塗地。

從習的講話反觀香港,中共對於港人抗議的一系列愚蠢的行動,甚至開槍殺人,不僅激發港人持續的抗爭,也使中共內部份崩離析,更讓國際社會更加看清了中共的醜陋面目。美國國會和政府除了通過和實施人權法案外,未來或許還會出台更多保護香港、打擊中共的措施。中共的每一步前行,都在離滅亡的終點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