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女士:

您好!在這秋高氣爽的金秋時節,我不禁想起了我曾經學習和工作過的美麗的香港之秋,心往神馳,感慨良多,在此,首先衷心地問候您及家人秋祺安康、心情愉悅!

我是一位華人醫生,在西方和東方(包括香港)多個國家和地區,一生盡我治病救人的天職。妳是港府特首,肩負著為民從政、造福百姓的神聖使命。雖然我們彼此職業不同,素不相識,但我們有著共同的使命,都是以蒼生百姓的生命和幸福為己任的上天賜予的個體生命。僅此一點,足以讓我們彼此能夠互相理解,坐下來溝通心靈。更何況,我們同時有著華夏子孫的共同血脈、文化、語言和文字,我想我們可以有一個很坦誠的人性與心靈的談話。

今天是周五(10月4日),我把我所有的患者診療預約推遲到下周。這樣我可以靜下心來,以最真誠和清晰的念力,專注給您寫此信,因為此時此刻在我看來,沒有比這更為重要的事情了。幾個月來,我一直想提筆寫此信,但總以為或許事態會有轉機,還是以無為靜觀的心態,或許沒有這個必要吧。然而,事到如今,鑒於事態的發展,實在令人不安,深感事不宜遲,迫在眉睫了。

寫此信,沒有我個人的目的,對您個人也沒有成見和不敬之意。寫此信完全出自於我的良心和神的點化,不然我感到十分內疚和不安。希望您在百忙中,平心氣和的讀完我的信。謝謝林鄭女士!

天下萬事,因果之道也。人體生病,有其成因。查其病因,對症下藥,醫其心病,身心康寧。社會生病,有其誘因。洞察其因,梳理民心,順應天意,方得國泰民安,人人和樂盈盈。

縱觀四個月來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全港硝煙瀰漫,震撼世界!數百萬港民,如潮水般湧入香港大街小巷,晝夜不息,呼聲撼天動地!因為警察的武力鎮壓,港民的傷亡日益劇增,很多跟妳自己的子女年齡上下相仿的年輕人,失去了他們的寶貴生命,多人終生失明毀容,還有18歲的年輕人胸部慘遭槍彈,面臨生命危險,更有上千不止的跟妳的子女同代年輕人身陷牢獄之冤!更有許多不知下落,被失蹤……熟知這一切的妳,作為香港特首,想必也一定會為之寢食難安吧?!我想任何一個還有一點點人性的人,都會為之寢食不安。

那麼,事態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原因到底是甚麼呢?

您是否曾經靜下來,真正發自自我的良心,想過這個問題嗎?到底數百萬的香港民眾,他們是為甚麼如此捨命上街抗爭呢?

妳分明了解港民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本質上這些訴求,就是幾百萬港民很清楚的看到,香港政府在中共政府的指使下,把香港人民的自由民主剝奪了,要求香港政府為他們爭取這個自由民主。他們所反的是中共,不要中共打著「一國兩制」的幌子,行「一國一制」之實,把香港變成跟大陸一樣的共產獨裁制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不是香港民眾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二十多年來香港不斷失去民主自由空間的真實感受,喚醒了香港人民。他們在為他們的未來而大聲疾呼、拚命抗爭!

就是這麼簡單而明確的事實。這就是現在香港社會「生病」的病根所在--就是因為中共通過香港政府完全把香港變成了一個沒有民主自由、而只有暴力鎮壓民眾的警察管制下的中共香港!

這才是香港問題的關鍵所在。我相信真正清醒的、良知的林鄭女士,您一定是非常清楚的。

但是,香港政府真心實意的聆聽這些百姓的呼聲了嗎?真正做了甚麼幫助香港民眾獲得他們的民主自由了嗎?

沒有,完全沒有!不但沒有,反而恰恰相反,妳的政府跟中共一唱一和,站在幾百萬香港人民的敵對面,把本來和平請願的民眾說成是暴徒,然後一直不間歇的用暴力警察來鎮壓請願的民眾。更加加強了、證實了香港已經變為中共治下的一國一制的獨裁中共的一部份。這更加引發了香港民眾的更大更強烈的反抗。就是說,妳和妳的政府所作所為,完全是南轅北轍,火上加油,讓香港民眾越發更強烈的反抗!

看看你們是如何一步一步把香港民眾逼上梁山的:

1、早期民眾的訴求很簡單,要求撤回送中條例。港府根本不理不睬,多少次的新聞發佈會,都是不談正題,反而一味的給港民扣上「暴徒暴亂」、「恐怖份子」的大帽子。本來是警察暴力鎮壓民眾,但你們和中共血口噴人,非要把手無寸鐵的港民說成是暴徒。這讓民眾萬分惱怒!也讓看的清清楚楚的世界,十分震驚!整個世界一下子看到中共和港府有目的的用「暴徒暴動」、「恐怖份子」莫須有的罪名來暴力鎮壓上百萬的港民。人們看到8964正在香港預演!可以說,一開始,港府的出發點就大錯特錯!本來警察應當保護港民的和平遊行,那樣就根本不會出現現在這樣簡直就是戰爭一樣的民警對峙對抗的戰局。然而,非但如此,警察反而站到了民眾的對立面,用武力鎮壓他們,結果壓而不服,民怨高漲,眾怒激化,這到底誰是暴徒暴力呢?人要講道理,如果妳自己的孩子有個要求,妳難道會不講道理的橫蠻施暴毒打他們嗎?如果他們受到暴力虐待,惱羞成怒,反過來還手反抗,妳會說妳的孩子是暴徒嗎?

你們太小瞧了港民的民主精神、堅定信念和萬眾的凝聚力!開始港民還指望港府能夠執行一國兩制的原則,來聆聽民眾的聲音,而當你們開始用暴力鎮壓他們以後,這更堅定了港民反共反港府的決心,因為他們看到你們已經壞到了不可救藥,完全成為了他們的敵人!

2、後來港府的暴力鎮壓、抓人、白色恐怖,越發猖狂,民眾人數和規模越來越大,十一慶祝日逼近,你們希望暫時平息下來,好讓中共過生日,就採取暫時的緩解手段,把本來也不敢再提的《送中條例》撤回了。其實,港民和外界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不過是一種不得已的緩兵之計。想以此換取民眾的完全平息。但根本沒有任何誠意,對另外的四項訴求隻字不提,對警察施暴鎮壓民眾,不但沒有悔過之意,反而變本加厲,層層升級暴力鎮壓民眾,還是一味的給民眾扣上暴徒、暴亂、恐怖份子的大帽子。不能把老百姓和世界當傻子。香港民眾明白,整個世界都明白!

3、民眾要請願,申請遊行,你們不批准。這正是中共獨裁、沒有民主、沒有言論自由的特徵。也正是香港民眾請願和抗議的原因所在!中共與港府加強了這個致命的病因!

4、既然遊行不被批准,那麼民眾自由上街散步,而你們用警察大打出手,人被打傷了,打瞎了,打死了,失蹤了,被消失了。這跟中共國一模一樣,妳自己說像不像?這也正是香港民眾請願和抗議的原因本身!中共與港府加強了這個原因!

5、因為遊行民眾擔心自己在街道上被中共根據他們的照片進行面部識別,像大陸中共那樣,失去個人的人身自由和人身安全,他們不得已,從炎熱的大夏天到現在,四個多月,他們每天不得不戴上口罩,稍微感到安全一點,這能怪他們嗎?他們願意這樣嗎?他們不願意自由的呼吸新鮮空氣嗎?不,這是他們被恐怖中共逼出來的。妳作為香港的特首,不站在民眾一邊,支持他們發聲,反而竟然宣佈禁止戴口罩!豈有此理,欺人太甚!這種霸道的做法,太像中共了,像極了!這更讓香港民眾火冒三丈!

6、因為你們用暴力警察,大量發射催淚彈,噴胡椒粉霧,搞的滿街滿城烏煙瘴氣,毒氣熏天,那麼民眾戴口罩保護自己少吸入毒氣,這不行嗎?不行,妳竟然宣佈禁止戴口罩,戴口罩就違法!豈有此理,妳真是欺人太甚了!妳讓老百姓還能活下去嗎?把啞巴也逼的說話不成嗎?!

綜上所述,中共和港府所有的所作作為,不是聽取民意,滿足民意,平息事端,而是蠻不講理的以武力、暴力和殺人武器乃至真槍實彈來鎮壓和屠殺民眾。這不是更加激起更多的民眾和更加強烈的反抗嗎?而本來是政府擴大事態,激化矛盾,反倒把一切責任都推到民眾的身上。你們認為民眾不守法,所以妳每次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到法制,人們都聽得出來,妳的意思就是要用法來壓制、整治民眾,似乎民眾的抗議就是民眾不守法,跟中共的調子一樣。實際在民主國家(如果香港還有民主制度)的民眾遊行抗議,正是他們依據法律授予他們的權利,而妳用警察鎮壓他們,正是在犯法!

《禁蒙面法》公佈下來後,大部份民眾還是戴口罩,也看到有些民眾,拿著一本雜誌,打開後蒙在臉上,怕被你們識別,秋後算帳。你們把人都逼到了這種程度!妳下一步還要頒佈「禁雨傘法」嗎?還要頒佈「禁成群結隊上街法」嗎?還有頒佈《緊急法》、「戒嚴法」……嗎?這個趕盡殺絕的做法,不是跟中共一模一樣嗎?簡直就是一幫瘋子整治著正常健康的香港青年和民眾!妳和中共是在編導和放映著一部比電影「1984」更為邪惡的現實版「共港2019」電影!

人不可把事做絕!亦不可過份不講道理!更不可自以為是、把百姓和世界當成傻子!絕不可低估了百姓的力量!古訓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港府和警察已經成為中共的打手,騎在數百萬港民的頭上,已經把他們逼到絕路上了!妳下一步還打算幹甚麼?

我想請問林鄭女士:這一切是妳的決定,還是妳被中共唆使或逼迫而作出的決定?那些警察都是香港警察嗎?是否有中共派來的武警和軍隊?這些問題不僅是我,廣大香港民眾和國際社會都想知道。

希望林鄭女士坦誠的回答我的問題為盼!

我寫信的目的,就是希望妳能夠非常清楚自己在做甚麼,知道其後果將如何。此信以真誠善意,幫助妳理清這些簡單的因果利害,分清善惡,擇善棄惡,希望有助於妳作出已經非常有限的抉擇。

如果這一切是妳個人的決定,妳可一定要想好,其後果關係到七百五十萬港民的生死未來,妳何以承擔得起這可怕的惡果嗎?!

如果是中共迫使妳而為,妳儘管公開講出來,港民的抗議目標也不會針對妳個人。如果那樣,希望妳擺脫中共,辭職不幹,做一個乾乾淨淨、輕輕鬆鬆的正常人!

既然為官,以百姓之心為己心,得民心者得天下。

人來一世,妳難道就是為了與中共同謀為伍,助紂為虐,讓香港警察、中共警察或軍隊,來毒打、殘害、抓捕和屠殺香港民眾的嗎?妳看到那個警察,把一個學生按在地上,問他是不是抗爭者的救護員?學生回答「是」,然後那警察不由分說,立即動作嫻熟、訓練有素的把那孩子的手臂向著正常人體骨骼結構完全相反的方向,活活折斷了那孩子的手臂,那讓人撕心裂肺、慘不忍睹的場景,那一聲撼天動地、痛不欲生的慘叫,妳看到聽到了嗎?這影片全世界都看到了無量數次,讓人無法忍受如此惡魔般的納粹暴政!難道在妳作為特首所管轄之下的香港,妳這一生就是來支持這些惡魔這樣殘害無辜的年輕孩子的嗎?如果那孩子就是妳自己的孩子的話,妳的感受如何?那麼可想而知他的父母會怎樣的心情?

這封信從周五寫到周六,我腦海裏呈現出千千萬萬個畫面,港共警察追打、殘害香港學生和民眾的畫面、他們呼喊慘叫的聲音……一群警察把學生堵在地鐵車裏毒打,鮮血直流,慘叫聲撕心裂肺!……那個18歲的高中生,拿著雨傘並未對警棍、手槍全副武裝著的警察的生命構成威脅,竟然遭到警察槍擊胸膛,而前來搶救的學生也被警察按倒在地。

事到如今,簡直就是港共政府發動了一場警察與民眾的戰爭。因為警察手中有武器、槍枝、警棍、催淚彈、布袋彈、胡椒噴霧器,等等,民眾口罩不能戴,戴了就犯法;受到警察攻擊群毆,不得還手和防護,否則就是暴徒暴亂;上街遊行喊口號,你們不批准;自行上街也違法,警察瘋狂追打抓捕……。這不是欺人太甚、傷天害理、把老百姓逼到走投無路的地步嗎?每一個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覺有心靈的七百五十萬香港百姓,能夠被你們這樣管制的心服口服、從此消聲滅跡、讓你們舒舒服服的作威作福嗎?就是中共用它武裝到牙齒的軍隊來槍殺所有的香港人,難道這世界就會眼睜睜的容忍下去、任由中共和港府來屠殺世界人民心目中的香港和香港人嗎?你們真的以為神就會讓邪惡這樣踐踏凌辱蒼生百姓嗎?

林鄭月娥女士,請妳冷靜深思,捫心自問,妳下一步還將如何走下去?昨天當我看到妳宣佈《禁蒙面法》時,真的為妳很失望,也為妳很痛心,更為香港和香港人的未來感到擔憂。於是才最後決定,一定把這封信寫出來,送到妳的手上。

不必問我是誰,我不在這個塵世之上。我就像空氣一樣,在妳時刻呼吸著的空氣之中,無所不在,看著世上的人們包括妳在內的所有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之所以寫信給妳,是因為有七百五十萬的香港人民的生命在妳的手上。我很在乎這些生命,也包括妳的生命。這是我作為一名治病救人的醫生的天賦職責。至於說中共,它已經無藥可救,再不值得予以救治的處方。

妳尚不同,畢竟香港有著百年的民主機制的歷史,而妳還在特首的位置上,妳畢竟不同於無神反神的中共,妳信奉羅馬天主教,有神在提醒和佑護,妳應當感謝天天讓妳坐立不安、上街遊行的幾百萬香港年輕學生們和百姓們,是他們追求自由和民主的頑強精神,感動了上帝,震撼了世界,也打動了我這個與世無爭的靈魂,上帝還希望賜予妳最後的救度!但要看妳自己的選擇。

讀完我的信,請無需憂慮不安,正邪一念間,神還在給機會,雖然實在不多了。靜靜的坐下來,放鬆身心,在妳信奉的主的面前,久久地、久久地虔誠懺悔、反思和冥想,悟出一條光明的金光大道:

棄暗投明,擺脫中共。秉持良知,守護民眾。五體投地,聆聽民聲。五項訴求,立即執行。放下武器,警眾同行。擁抱民主,拒絕暴政。真正普選,天下為公。港人歡喜,榮光重逢。

最後,我們一起讀兩段聖人老子的真言教誨,慎思共勉: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為也,不可執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夫物或行或隨,或噓或吹,或強或贏,或載或隳。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道德經》第二十九章)

「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聖人在天下,歙歙焉,為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道德經》第四十九章)

釋文:以強制人為的做法欲求天下,我看達不到目的。天下(眾生)是神的器具,不是人之執著所為能得到的。人為的強取豪奪,必然失敗;人為的固執強守,必然喪失。聖人以無為治國,故而不敗;不以人為固執強守,故而不失。世人各有千秋,性情不一,有前行有後隨,有輕噓有急吹,有剛強,有羸弱;有安居,有危殆。故此聖人擯棄一切偏激強求、奢侈腐敗和驕恣放縱。

聖人無一己之私心,而以百姓之心為己心,即一心為百姓之心。對善良的人,以善良待他;對不善良的人,也以善良待他,從而結出善良之果,使人人向善。對於誠信的人,以誠信待他;對於不誠信的人,也以誠信待他,從而結出誠信之果,使人人誠實守信。有道的聖人在其位,收斂貪念,以正心正氣、一片赤誠使人心渾然純樸。百姓都全神貫注,凝視凝聽,擁戴於他,聖人則以赤子之心善待百姓如嬰孩一般。

以上兩段,老子在兩千五百年前以聖人的智慧,最早在歷史上論述了天下神器(蒼生百姓)的真正含義和治國之道。天下神器,乃天下蒼生民眾,其意不可違,洗耳恭聽,順應民意,方可天下太平。寥寥數言,可謂當今我們所說的「民主」之最早和最根本的論述。

願林鄭月娥女士在非常時刻以良知人性擇善而為。

非常感謝您百忙中讀完我的信!

一位良知醫生敬上

2019-10-04~2019-10-05

(註:此信已直接發給港府林鄭月娥女士本人親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