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頻繁出台醫保醫改政策。日前官方對外又宣佈,貧困人口大病醫療費用報銷比例提至約90%。官方之前表示,將出台城鄉居民醫保高血壓糖尿病門診用藥報銷政策。那麼,中共頻繁出台醫改政策有何目的?這些政策能真正解決問題嗎?

中共頻繁政策調整 分析:沒有辦法

大陸媒體9月23日報道,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衛健委)當天就健康扶貧和貧困地區健康促進工作情況召開新聞發佈會。

報道說,資助農村貧困人口參保,將其全部納入城鄉居民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制度。通過補充保險、政府兜底、慈善救助等多種形式,為患有大病、重病的貧困人口建立兜底保障機制。衛健委扶貧辦官員表示,目前,農村貧困人口的大病、重病住院醫療費用報銷比例已提高到90%左右。

大陸獨立時評人士張起對大紀元表示,新聞所表達的更多的是一些噱頭,官方的作秀,「衛健委所說的報銷90%的部份,是指乙類藥品和診療項目中較基礎的藥品和最基本的醫療,在這個基本領域的一些報銷。如是罹患大病,能報銷的費用並不高,一些進口的醫療藥品和一些像靶向這樣昂貴的治療手段是肯定不會報銷的。」

張起說,衛健委提出這些所謂改革,是因為中國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等社會問題凸顯之後所做的補救性方案,「但覆蓋面很小,根本不足以解決根子上的社會性問題,而且在中國現行的財政分割機制的框架下,要擴大這樣的覆蓋面也走不了多遠,只是籠子裏的改革,最終成為老百姓眼中的噱頭」。

原山西潤澤醫藥有限公司業務代表趙明對大紀元表示,中共要減少社會矛盾,維持社會穩定會不斷提出一些所謂的惠民政策,「他們講政府兜底,就是說,錢你要放心,政府都會出。中國人都有一個被政府長期灌輸的概念,就是政府能解決一切問題,凡是有政府做兜底的、有政府背景的都是可靠的,其實這是一種穩定人心的說法,而最靠不住的就是政府。」

「但頻繁的政策調整也說明它實在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了。」趙明說,「表面上看,增加了醫保範圍,提高了報銷比例是一件好事,但具體有沒有效果很難說。而他們進行任何一項改革的本身是為了減少他們自己的負擔或某種困境,或者提高他們自己的收益,有他們自己的利益,所以,對任何這方面的政策都不要有任何的期待。」

中共頻繁調整政策。圖為2018年醫保相關政策匯總。(中國產業信息網)
中共頻繁調整政策。圖為2018年醫保相關政策匯總。(中國產業信息網)

醫保資金枯竭 陷困境

9月11日,中共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決定出台城鄉居民醫保高血壓糖尿病門診用藥報銷政策,即對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保的3億多高血壓和糖尿病人者,將其在相關用藥目錄範圍內的門診用藥統一納入醫保支付,報銷比例將提高一半以上。

會議還表示,將推動國產降壓、降糖藥降價提質;加快推進集中招標採購,擴大採購範圍,降低購藥成本,推行長處方制度。這也有利於強化預防、減少大病發病率,有利於醫保基金可持續。

「他們說那麼多,最後一句話很關鍵,醫保資金已經不能像以往一樣繼續運作、持續下去了。」趙明說,官方所稱有利醫保基金可持續,「這是中共委婉的說法,實際醫保資金已陷入枯竭的困境。」

部份地區醫保面臨收不抵支的情況。(中國產業信息網)
部份地區醫保面臨收不抵支的情況。(中國產業信息網)

據資料,中國的醫療投入主要有三部份,政府支出、社會支出、及個人支出,而這三部份都依賴整體經濟的增長。宏觀經濟決定了政府能投入的限度,微觀的企業盈利決定了社會能支出的限度,個人的醫療衛生消費支出受制於收入的約束,而中國整體的經濟正處於持續的下滑,企業倒閉潮員工失業潮在不斷發生。

中共自2006年以來建立起了城鎮職工、城鄉居民、新農合三大醫療保險體系。目前,中共將城鄉居民和新農合逐步實現兩保合一,變成兩大醫保體系,其中,城鎮職工主要依靠公司和個人收入按照一定比例計提,城鄉居民及新農合則靠政府財政的補貼。

趙明表示,中共雖然建立了這些醫保體系,但它在這塊的真正投入並不多,「而現在老齡化越來越嚴重,青壯年越來越少,國內人健康狀況也越來越堪憂,再加上官員的挪用貪污,醫保資金基本都耗盡了,現在他們已經支撐不了了。」

趙明還表示,從中國醫保不能及時地報銷,不斷調正藥品的報銷種類等,也可以看出中國醫保已陷入困境,「現在就是拆東牆補西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