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北京以前所未有的嚴控手段迎接所謂的70周年大慶之際,中共接連收到了美國特朗普政府送出的「大禮」,尤其是在9月25日,更同時收到幾份大禮,如此大禮加劇了中共的恐懼。這些大禮包括:

一、9月23日上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發表宗教自由主題演講。特朗普在演講呼籲世界各國的首腦、各個國家,「來制止對宗教信仰的迫害,要釋放良心犯,要廢除限制宗教自由的法律,要保護弱勢群體、無力防禦者和被壓迫者。」「作為總統,保護宗教自由永遠是我最高優先級的議題之一。」「美國永遠都會為全球宗教受迫害人士發聲。」

在特朗普演講前,副總統彭斯做了簡短的介紹。他說:「美國人一直認為,我們的首要自由就是宗教自由。」彭斯還提到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伊朗、伊拉克、委內瑞拉等國對宗教人士的迫害。

特朗普是首位在聯合國這個全球性的政治舞台上聚焦宗教迫害的美國總統,雖然其並未明確點出中共,但從其言辭中,從其和美國國務院過往的行動中,從彭斯的介紹中,我們不難得出一個結論:中共這個長期迫害法輪功、維吾爾人、西藏人、基督徒、天主教徒等的政權,即將成為全球眾矢之的,並將為其所為付出代價。

二、9月25日,特朗普在聯大演講,就香港問題向北京發出警告,並點出中共在貿易方面的七宗罪。

如果說此前特朗普的批評還算溫和的話,那麼,此次特朗普的火力十足。他稱「中國(中共)不僅拒絕其承諾的改革,還採取了一種建立在大規模貿易壁壘、鉅額國家補貼、貨幣操縱、產品傾銷、強迫性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以及在大範圍偷竊商業秘密基礎之上的經濟模式。」他為此呼籲世貿進行改革,共同面對中共的挑釁。雖然特朗普仍表示希望與中方達成協議,但絕不接受「糟糕的貿易協議」。

三、9月25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和參議院下轄的外交委員會分別表決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眾院外委會還通過了譴責香港警察對抗議者濫用武力的《保衛香港法案》,十多位國會議員在發言中表達了對香港民眾的支持,和對中共侵犯人權自由的譴責。據信,《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在10月中下旬在眾院表決,總統簽字後將正式成為法律。

該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根據香港的經貿和法治人權狀況,每年向國會報告是否應保留香港的特殊待遇;要求美國國務院不要對那些因參與非暴力請願而被捕的香港人拒發簽證;要求總統制裁破壞香港法治、嚴重侵犯人權的香港人和中國人。

分析指《法案》被通過並由特朗普總統簽署的概率非常大。

四、9月25日,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一致通過《台北法案》。法案的目的是加強台灣在世界範圍內的地位,也是對中共在國際社會擠壓台灣的回應。

該法案要求美國採取戰略,與世界各地政府接觸,以支持台灣的外交承認或加強與台灣的非官方關係,並呼籲美國國務院對任何採取不利(台灣)行動的政府採取一系列外交和援助方案。法案還明確美國支持台灣參與適當國際組織的政策。法案提出,對與考慮改變或減弱與台灣關係的國家,國務院可動用外交手段、暫停或改變相關援助,包括軍事、融資等。此外,法案還呼籲美國政府立即開始就《美國與台灣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

法案接下來需參議院和眾議院通過,由美國總統簽字後正式生效。

五、9月2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特朗普政府正在對偷運伊朗石油的某些中國公司和個人實施新的制裁,以進一步加大向伊朗政權施壓。同日,美國財政部官網公佈此次最新制裁的對象,包括5名中國公民和6家中國實體。美國指責他們故意從伊朗轉移石油,違反了華盛頓對伊朗的制裁禁令。

它們是香港崑崙船務有限公司(Kunlun Shipping Company Ltd)、崑崙控股有限公司(Kunlun Holding Company Ltd)、飛馬88有限公司(Pegasus 88 Limited),以及中遠船務公司的兩個部門——大連中遠海運油品運輸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大連中遠海運油運船員船舶管理有限公司 (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Seaman & Ship Management Co.)以及相關的高級管理人員。

六、9月24日,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與幾名共和黨、民主黨議員共同發起了一項有關西藏政策的法案,這項新提案旨在更新與強化《2002年西藏政策法案》(Tibetan Policy Act of 2002),以因應西藏人民所面對的人權和宗教自由等方面的挑戰。

依據該法案,美國政府得以指明干預達賴喇嘛的繼承與轉世程序的中共官員,並對他們施以金融、經濟和簽證相關的制裁措施,包括《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所列示的制裁措施。

七、9月23日,聯合國大會召開之際,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兩位參議員托德‧揚(Todd Young)和傑夫‧默克利(Jeff Merkley)提出一項法案,該法案指示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審查中共在聯合國及其它國際組織中的活動,提供有關中共在國際組織中的意圖、戰術和影響力的報告等。

八、9月下旬,兩位「知共」和反共派奧布萊恩與博明出任美國國家安全正副顧問,他們將助力特朗普打擊中共。

對於驟然收到的上述「大禮」,中共表現出了相當的膽怯。一方面在大陸全面屏蔽特朗普的演講內容,且不予回應特朗普的批評;一方面卻將矛頭對準彭斯,指桑罵槐,同時熱炒特朗普被民主黨發起彈劾的新聞。一方面對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表示不滿和強烈反對;一方面卻隻字不提法案內容。一方面抨擊美國政客;一方面卻不敢透露美國對中國公司和個人的制裁內容以及美國國會、政府的系列行動。

一句話,中共就是典型的色厲內荏。大概是害怕收到更多的大禮,此時的中共暫時收斂了此前大罵美國的無賴嘴臉。不知中共是否意識到,開弓沒有回頭箭,在特朗普向中共發出更為嚴厲的檄文和警告後,美國將出爐更多的遏制中共的舉措。「十一」不得不強顏歡笑的中共在之後,還能笑得出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