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主流媒體Newsroom新聞網9月23日發表了政治記者勞拉‧沃爾特斯(Laura Walters)的調查報道。文章引述中文媒體專家的話說,紐西蘭中文《先驅報》的許可和結構都意味著它必須遵守中國共產黨的審查制度。外交部長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針對此事指出,這是對紐西蘭媒體自由的公然侵犯。

文章說,專家們已經將中文《先驅報》網站確定為中共當局的宣傳網站。但這家新聞媒體的共同所有人NZME集團卻表示,中文《先驅報》並不受制於中共的媒體指南和審查要求。

Newsroom新聞網在中共宣傳問題專家的幫助下進行了一項調查。調查發現,這家新聞機構的營運結構以及其在中國國內的互聯網和安全許可,都造成了他們的新聞網站在中共當局的各種監督和控制之下。

專家告訴Newsroom新聞網說,這意味著這家新聞網站的內容受到中共當局的審查制度的約束,並且是中共統一戰線行動的一部份。統一戰線(統戰)是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和現在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管控海外華人、延伸中共在海外影響的有力武器,即所謂的「魔法武器」。

坎特伯雷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教授詳細地介紹了中共統一戰線的內容:它致力於信息控制,其中一部份是通過整合和「和諧」海外華人媒體與中國國內的中文媒體來實現的。

紐西蘭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彼得斯嚴厲地批評了這一媒體審查制度的例證。他說:「接受國外的審查制度……而損害了所有當地民眾的利益,這是令人非常非常遺憾的事情。」

運作方式受控於中共官方機構

中文《先驅報》是《紐西蘭先驅報》(NZ Herald)的出版商NZME的合資企業,它在紐西蘭經營一個中文網站,並設有一個辦公室和編輯人員。

Newsroom新聞網的記者經調查發現,這家報紙在中國也經營著一個所謂的「鏡像站點」,域名是cnzherald.com;而在紐西蘭,這個域名就會重新轉向到chinesenzherald.co.nz網站。但是NZME否認該中國鏡像站點的存在。

這家新聞機構在紐西蘭的網站的底部、版權聲明旁邊顯示了互聯網業務許可代碼,是由北京市電信管理局代表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工信部)發佈的。

旁邊則是在線信息安全證書的代碼,是由北京市公安局代表中國公安部頒發的。

專家:是中共統戰在紐西蘭的宣傳據點

台灣國立中山大學專門研究東亞問題的政治學副教授陳至潔(Titus Chen)說,在線信息表明,北京市公安局的網絡安全防禦司負責在線信息安全證書的申請。

在Newsroom新聞網聯繫了NZME和中文《先驅報》之後,這個網站就進行了更新,這些許可代碼也被刪除。

陳教授最近一直在專注於網絡宣傳問題的研究,他是中共統一戰線工作計劃的專家。他說,這些許可證、鏡像站點以及網站的運作方式表明,中文《先驅報》受到了中共各個不同的相關部門的監督和控制。

搜索中共公安部系統的互聯網安全防範局的結果顯示,中文《先驅報》的官方網站在北京註冊,是北京中新唐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申請的許可證,它還負責新聞網站的營運管理。

北京中新唐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由中國新聞社(中新社)全資擁有。而中新社是中共的主要宣傳機構之一,專門針對海外華僑社區。

「中新社是中共統戰部的下屬公司,因此向中共統戰部負責。這意味著中文《先驅報》代表並表達了中共統一戰線系統的政策。」陳教授說。

「總而言之,中文《先驅報》是中共統一戰線在紐西蘭行動的宣傳據點,它遵循北京的思想政治方針。」

NZME否認

文章說,除陳教授外,布萊迪教授、外交部長彼得斯、湯姆‧塞爾(Tom Sear)——一位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在國防學院(UNSW Canberra)的行業研究員,以及一位紐西蘭中文媒體經理都證實,他們也知道中文《先驅報》的這些安排,以及這樣的安排會受到中共當局監督的後果。

但是NZME發言人說,這兩個許可證是出於商業原因而持有的,這樣可使其能夠通過微信分享新聞內容。

「微信是中文《先驅報》的重要而實際的讀者,許多中國讀者都把微信作為主要新聞來源。這些許可證的目的,還在於使中文《先驅報》能夠通過微信向讀者投放廣告。」

這名發言人說,許多網站都持有類似的許可證,使它們能夠在中國開展在線業務。

NZME確認,國有企業北京中新唐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被用來協助建立許可證的註冊。

發言人說:「它絕對不經營或控制中文《先驅報》的網站。」所以中文《先驅報》不受中共檢查制度的控制。因為「這樣的安排對於NZME來說,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副總理:無懼怕無偏好地印出真相

彼得斯非常直接地表達了對NZME的合資企業「接受國外審查制度」的失望。

「它們本應該成為公眾的眼睛和耳朵,他們本應該成為第四權力,他們本應該在沒有恐懼或偏愛的情況下印出事實。」他告訴Newsroom新聞網說。

「肆意地接受國外的審查制度……損害當地人民的利益,這是非常非常令人遺憾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似乎並沒有準備捍衛自己,而是以財政收入為藉口,來叩拜『瑪蒙神』。」

「這不是反對任何其它國家或其它文化的問題,而是關乎新聞自由的問題,這是我們為之奮戰的目標;作為自由的一部份,我們為此做出了巨大的犧牲。」

他說,那些自由必須由主張權利的人來維護。「坦白地說,這宗案件令人震驚。」「而且,這是絕對的、完全無法抗拒的。而且,我很樂意看到對所有權的管理者向我描述他們的情況。」

中文媒體的審查與自我審查

布萊迪教授最近進行的研究,提交給司法特別委員會針對對外國干擾的調查聽證以及媒體報道,都凸顯了紐西蘭外語媒體的審查制度和自我審查問題。

一位了解中共大使館在紐西蘭運作的消息人士說,在那裏是互相協調來控制中文媒體的。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新聞人士對Newsroom新聞網表示:「文化參贊帶領中共領事館的一個小組負責規劃、協調和控制紐西蘭的中文媒體。」

報道說,其實,這已經不是中文《先驅報》第一次因為其編輯決定而受到審查了。

今年1月,Stuff新聞網報道了這家報紙有選擇地編輯的《紐西蘭先驅報》(NZ Herald)的文章,目的是美化中共當局。

此後,這家報紙表示已經更新了其編輯政策,其中包括了要求編輯在《紐西蘭先驅報》編輯團隊的指導下,完整地發佈原創內容。

然而上個月,《紐西蘭先驅報》報道了前貿易部長托德‧麥克萊(Todd McClay)安排中國賽馬界億萬富翁郎林(Ling Lang)捐款15萬元給國家黨的事件,但中文《先驅報》卻發表了一篇改變了的翻譯文章。

今年6月,Newsroom新聞網報道了這家報紙的網站先是發佈、後又撤回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對香港最近發生的抗議活動提出了許多被揭露的、有爭議的說法。

成員制的媒體理事會(Media Council)主席雷諾‧阿舍爾(Raynor Asher)表示,中文《先驅報》不是其成員,理事會因而也沒有收到過對這家報紙的文章或一般運作的投訴。他說,確實曾經有一個先例,在其同意的情況下,對非媒體理事會成員可以進行調查和裁定。

但是彼得斯說,他希望有一個專業機構來清理媒體界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