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浙江杭州政府日前向100多家大型私企派駐官員;網傳山西太原政府也在接管私企財務。此前中共已命令私企建立黨委組織。中共內外交困,統治陷入空前危機。去年以來,中共營造私營經濟離場輿論;跡象顯示,中共可能在全國性佈局由地方政府逐步控制私企。

與此同時,馬雲剛退休,網絡熱傳其移居美國及「全家患癌」消息;廣州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被邊控的消息再度流傳;馬化騰不再擔任騰訊徵信公司法人。外界質疑,對私企巨頭的新一輪「殺豬」行動已經啟動。

杭州向私企派駐政府代表

9月20日,中共浙江省政府網站「浙江在線」報道,杭州政府將抽調100名機關幹部,進駐阿里巴巴、吉利、娃哈哈等100家重點企業,作為「政府事務代表」,負責政府和企業間的「溝通」,以服務於杭州新推出的所謂「新製造業計劃」。

雖然報道幾乎通篇都在描述「新製造業計劃」,但文章標題卻是「杭州向阿里巴巴等100家企業派駐『政府事務代表』」。

文章還說,這100家重點企業只是派駐官員的「第一批」,似乎預示未來所有私企都將有政府人員進駐。 

傳太原政府接管私企財務

網上同時傳出消息指,在山西太原某區,當地政府已開始試點,派駐會計接管私企的財務。試點過後,就將在全區執行。

這些跡象或顯示,由地方政府逐步控制私企,可能是全國性佈局。

知名學者和中國問題專家、「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 成員韓連潮在推特發帖說,「近日來,中共各級政府派員進駐民企監督財務現金管理,參與者包括由政府發工資的全職國家會計。很顯然,中共財務又現危機,要進行新一輪搜刮民脂民膏民財的運動,之前為民企紓困不過虛晃一槍,做大做強做優國企、削弱打壓民企是習新時代的主旋律。趕快用腳投票吧民企家!」

化名「草祭」的原上海某大學理學教授在推特上表示,杭州市將派遣「政府事務代表」進駐阿里巴巴、娃哈哈等中國著名100家民營企業,其真正目的:1)把民營企業的經營和財務完全管控起來,不留死角;2)不讓民營企業家有資金出逃的機會;3)讓這些民企向政府繳納更多稅款;4)為國企和民企合營及最終消滅民企創造條件。說明:1)政府沒錢了;2)民企國有化是趨勢。

另有網民質疑,「所謂的政府代表,就是監視你,要你交出財產。中共幾十年的把戲,都玩爛啦。」「這是對民企經營赤裸裸的幹預,民企獨立的經驗權就此喪失,後果非常可怕。民營企業家們支持民運用腳投票,只有改變制度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私營經濟離場論引發恐慌

2018年9月中旬,金融專家吳小平發表文章《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立刻引起眾多關註。外界輿論認為,吳小平的這番言論點破了中共推行「國進民退」政策的末世陰謀。

2018年9月下旬,中共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在「深化民營企業民主管理」會議上表示,民企要「讓員工享有充份的民主權利」,在「企業黨組織的領導下」,共同參與企業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因為邱小平是中共副部級高官,他的這番言論帶來中共要消滅私營企業,或是又要活生生硬性接管民營企業的猜測。

3月4日,在中共政協會議的社科界別分組會上,中共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孫謙談到「動不動就抓人、封企業」的情況。他說,「過去個體私營經濟的老闆,一發現涉疑犯罪就送進派出所」,「一封企業就癱瘓」。

孫謙還稱,他曾去某省調研,調研過程中發現全省排名前一百的私營經濟企業老闆,有幾十個被抓,造成工人下崗、企業停工停產,政府稅收也受影響。

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湖南啟元律師事務所首席合夥人袁愛平說,去年一度出現了一些消滅私營企業的文章和言論,「讓民營企業的老闆非常恐慌」。

他表示,「(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這番言論出來第二天,我至少接到湖南十幾個大企業老闆的電話,要約我見面,詢問政策是否要變、民營企業是否要離場。」

中共當局「接管」私企巨頭

在中共經濟政策一再左轉的背景下,「私營經濟應該退場」論引發民間恐慌,當局不得不公開表態「安撫」人心。不過,北京加緊控制企業的動作一直沒有停止。從去年開始,當局已經強迫全國企業設立黨委,接受中共領導。

實際上,近幾年的反腐運動中,北京當局已經藉機「接管」了幾傢俬企巨頭,包括肖建華的明天系、吳小輝的安邦集團和葉簡明的華信能源等。

日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宣佈退休,外界普遍解讀是情非得已。馬雲退休後,馬上又傳出消息,恆大集團主席許家印被邊控,馬化騰不再擔任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外界質疑,對私企的新一輪「殺豬」行動已經啟動。

當前,中美貿易戰正在加速中國經濟下滑,而經濟危局很可能引發政治危機。多方消息指,中共可能已在佈局重返「計劃經濟」,以求度過統治危機。黨媒報道顯示,早在去年初,中國95%的鄉鎮就已重啟了供銷合作社。

「公私合營」是中共建政之初發起的一場政治運動,通過向私人企業派駐代表的方式逐步接管企業經營權後,再通過象徵性贖買,以極低的價格強制搶奪了所有私企業主的財產,收歸「國有」。

馬雲退休 「全家患癌」被翻炒

9月10日,55歲的馬雲在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舉行的20周年年會上,熱淚盈眶宣佈卸任董事長。 

2016年馬雲在一次活動中曾表示,他擁有的財富根本不是他的,中國首富有好下場的不多,不要貪戀權力,否則「會惹出事的」。

馬雲宣佈退休後,中國各大網絡傳媒及微信,立即傳出馬雲早在美國花費2300萬美元購買下一座小島,準備在那兒安度晚年的消息。

與此同時,大陸微信群9月17日又開始翻炒前些年謠傳有關「馬雲全家患癌」的消息。

郭文貴9月18日在其自媒體上表示,馬雲9月10日剛剛退下來,17日微信群就開始熱傳「馬雲全家患癌」的消息。在以前,中國網絡上如果傳出這種消息,肯定會被遮罩掉。阿里巴巴是中國最大的數據掌控者,這種消息能夠熱傳,說明馬雲對阿里巴巴已失去控制了。

郭文貴說,自己兩年前就曾說馬云「遲早非正常死亡」,現在傳出這種消息,說明馬雲很可能「被得癌症」,步其他幾個大企業家的後塵,包括人間蒸發的明天系創辦人肖建華,以及「自己摔死」的海航前CEO王健。
 
去年9月10日馬雲公佈將卸任消息的同一天,他旗下的支付寶被中國銀聯「收編」。

而當時,正值肖建華失蹤;安邦董事長吳小暉獲重刑;陳毅之子陳小魯暴斃;華信能源董事長葉簡明被查;萬達王健林「首富」變「首負」;海航創辦人王健「被死亡」等等,中國超級富豪們似乎「中了魔」。 

許家印再傳被邊控

馬雲宣佈退休後不久,大陸突然傳出知名房地產商、廣州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被邊控的消息。

事實上,2017年2月,肖建華被調查後,就傳出許家印被列為新一波反貪腐的重點調查名單之中。

公開資料顯示,自2015年6月起,恆大地產已斥資逾人民幣600億元,從華人置業、中渝置地、新世界等港資企業手中收購了共計14個項目以及兩塊地。

有分析指,2016年轟動一時的恆大、寶能,花巨資爭奪萬科地產股權時,肖建華極有可能是其背後金主。許家印與曾慶紅之子曾偉在澳洲存在交集,而肖建華是曾慶紅等家族的白手套。

馬化騰不再擔任騰訊徵信公司法人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馬化騰日前不再擔任騰訊徵信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時卸任執行董事。

《新京報》9月19日報道,針對馬化騰不再擔任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一事,騰訊方面稱,這次變更屬於公司內部範疇,與公司實際經營情況無關。

資料顯示,騰訊徵信公司成立於2015年3月17日,註冊資本5000萬元人民幣,現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為騰訊副總裁林海峰,鄭浩劍任總經理。主營項目為機構用戶提供信用信息支持;企業徵信及相關業務等,深圳市騰訊電腦系統有限公司持股95%,深圳市世紀凱旋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

黨媒曝馬雲黨員身份 馬化騰穿紅軍服訪延安染紅仍難保身

2018年11月26日,中共黨媒發表《關於改革開放傑出貢獻擬表彰對象的公示》,其中首次公開馬雲的中共黨員身份,引外界嘩然。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旅美中國人權律師滕彪的話說,馬雲同中共的關係都是公開的秘密了,沒有共產黨的扶持,沒有和共產黨的相互利用和相互勾結,馬雲是不可能積累到現在如此巨大的財富。

阿里巴巴於1999年創立,第二年該公司就成立了中共黨支部。而阿里巴巴的黨委書記邵曉峰,曾是中共警察,他2005年離開警隊加入阿里巴巴。3年後,阿里巴巴的黨支部升級為黨委。

滕彪說,馬雲雖然他是中國首富,前幾年最富的商人,但是共產黨想要剝奪他的財產,想要讓他賺不了錢,也是分分鐘的事情,也是非常輕而易舉的事情。  

馬雲曾三度赴延安。馬雲還在中共另一個所謂的「革命聖地」古田開了兩次會。

2018年4月,億萬富豪馬化騰與劉強東身穿當年紅軍服,頭戴八角帽拜訪中共「革命聖地」延安的照片在網絡熱傳。騰訊與京東集團官網均高調聲稱馬化騰與劉強東到延安感受「革命文化」。 

當時即有網友評論指,看來形式很凶險;在天朝的大資本家心裏得多不踏實啊!還有評論指,「穿上軍裝也是地主老財。我黨再搞一次打土豪分田地的話,這哥倆一個也跑不了。」

2018年9月13日,中共民政部舉辦第十屆「中華慈善獎」表彰大會。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獲評第十屆「中華慈善獎」捐贈個人,並作為代表發表演講。許家印發言中向中共表忠稱,「我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

如今一年不到,馬雲、馬化騰、許家印紛紛傳出不利消息,折射中共末日危機的同時,再度凸顯任何人只要同中共走在一起、為中共站台,終難逃厄運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