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民營大佬最近都怎麼了?

先是阿里巴巴掌門人馬雲正式宣佈退休,緊跟著馬化騰又卸任騰訊旗下「騰訊徵信」法定代表人,再接著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也卸任聯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並不再擔任公司董事,其名下的大部份企業也都被註銷了。與此同時,另一位私企大亨——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也不妙,最近熱傳被邊控了。外界普遍認為,馬雲馬化騰柳傳志並非主動卸任,是被中共給逼退的。我信。

其實,更早些時候,從2017年起,許多民營大佬就紛紛出事了——明天集團肖建華被捕、鄧小平前外孫女婿及安邦董事長吳小暉獲重刑、華信能源董事長葉簡明被調查,萬達王健林首富變首負,海航創辦人之一王健「被死亡」……馬雲馬化騰柳傳志被逼退不過是這波浪潮的蔓延和擴大。網上有人戲稱這是「殺豬行動」,可謂傳神。

與「殺豬」相呼應,中共近年來還在不斷加強對民營企業的滲透和控制,又是在民營企業建立黨組織,又是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花樣頗多。最近的一個新動作是中共杭州市政府宣佈將抽調100名官員作為「政府事務代表」,進駐包括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吉利汽車及大陸最大飲品製造商娃哈哈等民企在內的100家大型私企。官方說,這是為了「服務重點企業」,改善公司的「製造能力」。可有評論卻指:「這好比鬼子進了村」,「政委又來了」。

可能有人不解,民營企業家、私營經濟對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為何中共今天卻要「殺豬」,派「政委」進民企,向毛時代單一的公有制經濟倒退呢?

有人認為這是為了掠奪民營企業家的財富,有人認為這是為了實行新一輪的「公私合營」,也有人認為這是在佈局重返「計劃經濟」。這些分析都有道理。但從更深的層次來看,我認為這乃是中共的「初心」和本性使然。

中共建政70年,可以說先後經歷了三個不同的時代,即極權時代、後極權時代和從後極權向極權回歸的時代。

所謂極權時代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毛時代,時間跨度大體上為1949年中共建政到1976年文革結束。這個時代的最大特徵是甚麼?兩個字:極權。所謂極權就是指中共幾乎壟斷了整個社會的所有權力和資源,控制了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社會領域和各種社會群體。後極權時代即改革開放時代,時間跨度大體為1978年至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開,新一代領導人上台。這一時期中共調整了毛時代的統治方式,把原先壟斷的權力和資源拿出一小部份歸還給了民眾,在一定程度上放鬆對民眾的管控。而眼下的中國則處於一個從後極權向極權迅速回歸的時代,中共正在把改革開放後歸還給民眾的那一小部份權力重新收回到自己手中,正在重新收緊一度有所放鬆的套在民眾脖子上的繩索。這一時期的跨度大體上開始於中共十八大,一直延續到今天。

與從極權時代到後極權時代再到由後極權時代重返極權時代相適應,這70年中國經濟也經歷了一個從毛時代單一的公有制經濟到文革後的多種所有制經濟,再到中共十八大後由多種所有制經濟逐漸重返單一的公有制經濟的發展演變過程,在經濟政策上則體現為從毛時代消滅私有制經濟到文革後恢復、扶持和發展私有制經濟,再到到中共十八大後由扶持和發展私有制經濟轉變為削弱打壓控制乃至重新消滅私有制經濟。

改革開放後,中共之所以要給私有制恢復名譽,大力扶持和發展民營企業,是因為毛時代搞了二十多年的公有制經濟,到文革後期已經再也搞不下去,它不但極大的阻礙了中國經濟的發展,而且嚴重危及到了中共自身的統治。在這種情勢下,中共不得不把被它趕走的私有制重新請了回來。但大家不要忘了,共產黨之所以叫共產黨,是因為它的最終目標是消滅私有制和實行公有制。早在《共產黨宣言》裏馬克思恩格斯就明確宣佈:「共產黨人可以用一句話把自己的理論概括起來:消滅私有制。」甚麼是中共的「初心」?這就是。所以別看改革開放後中共給私有制恢復了名譽,甚至把資本家拉進了黨的組織,但那只是為了救一時之急,是典型的權宜之計,它的「初心」並沒有變,也不可能變,只是不再掛在嘴上了。如今,依靠私營經濟的活力,中國已成為了全球第二的經濟大國,在中共看來,文革後期的那種統治危機已經不存在了,私營經濟救急的歷史使命也完成的差不多了,自然就該退場了。豬養肥了是為甚麼?不就是為了殺的嗎!現在時機已經成熟,該動手了。

那麼甚麼是共產黨的本性呢?共產黨的本性就是對權力和對控制的無止境的追求。在這個意義上,毛時代無疑是中共心目中最嚮往的時代。儘管當這種追求遇到重大挫折時,出於實用主義的考慮,共產黨會放棄已經到手的部份權力,會放鬆對民眾的管控,但這種調整對它而言純粹是被迫的,從內心深處而言,它是不甘心於這麼做的,雖然又不的不這麼做。正因為如此,一旦中共渡過難關,感到自己有力量了,再度強大了,它便會毫不猶豫的重走毛澤東時代的老路——不僅在政治上和思想上是這樣,在經濟上同樣也是如此。

毛時代,因為實行單一的公有制經濟,中共如願的壟斷了對經濟的所有控制權。而到了改革開放時代,為了搞活經濟,中共不的不讓私營經濟起死回生,等於把一部份經濟控制權歸還給了民眾。但對於中共而言,這顯然屬於無奈之舉,也可以說是為了斷臂求生。一待經濟發展起來,實力強大,自覺統治穩定了,中共一度有所抑制的控制欲必然就會重新膨脹,必定就會收回它之前歸還給民眾的那部份經濟控制權。換句話說,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中共怎麼可能容忍私營經濟的繼續存在呢?這跟它不能容忍民眾在政治上思想上自行其是,脫離它的控制是一個道理。

而且,經濟的重要性就在於它直接關係著人們的飯碗。就這點而論,經濟上的極權可以說是政治和思想上的極權的基礎。要想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牢牢的控制中國人,讓全體中國人民老老實實的「聽黨的話,跟黨走」,就必須牢牢的控制住他們的飯碗,而這顯然只有在消滅私有制,實行單一的公有制經濟下才能做到。這也就是說,今天的中共之所以要在經濟上向毛時代倒退,不僅是為了重新全盤控制經濟,也是為了更好的重新控制國人的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

據筆者觀察,近年來中國社會由後極權時代向極權時代的倒退是從中共在政治上和思想上加強對民眾的控制開始的,換句話說也就是政治上和思想上的倒退在先。相比之下,經濟上的倒退起步就沒那麼早,動作也沒那麼快那麼大。但隨著中共對民眾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的控制越來越接近毛時代,經濟上的倒退也在不斷提速。

有人預言,「從現在中國政治形勢的發展來看,民營企業已經走完了他的歷史進程,接下來中共要開始殺豬。大型和重要的民企都會被中共全面接管;而絕大多數中小民企,賺錢的政府會讓人舉報查你的稅,並乘機剝奪你的財產;虧損的則要你繼續負責養著工人,直到企業破產為止。今後對民營企業家來說,保命是第一要務。」

說了這麼多,其實就一個中心意思——中共永遠不會真正擁抱私營經濟和民營企業家,因為它永遠不會放棄對經濟的控制和壟斷,也不可能放棄。中國的私營經濟和民營企業家要想有明天,唯有一條路,就是早日解體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