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計劃因為「債務陷阱」和「新殖民主義」而備受各國詬病,不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現反共示威潮。同時在內憂外困下,各種數據顯示,中共海外投資顯著下降。

中亞兩國頻爆反共示威

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等中亞國家,由於中共「一帶一路」的項目大量湧入,當地民眾因擔心政府債務、工作機會、環境受損、資源掠奪等問題,頻頻爆發反共示威。

近日,哈薩克斯坦爆發反共示威潮,當地民眾抗議興建中國投資設廠。

抗議最早從西哈薩克斯坦的一個小工業城鎮扎納奧津開始,9月1日,大約100名民眾集會,要求禁止將過時及污染的中國工廠遷至哈薩克斯坦。翌日,示威人數增至超過三百人,部份示威者呼籲其它城市響應。

據美國之音報道,9月4日,數百名哈薩克斯坦人在三座城市舉行集會,抗議政府興建中國工廠,這場抗議蔓延到首都努爾蘇丹和最大城市阿拉木圖。

在阿拉木圖,三十多人聚集在市長辦公室外,他們舉著「不要中國工廠」的牌子,唱國歌,要求停止中國(中共)透過建設廠房等項目在該國擴張。在努爾蘇丹,二十多人在市中心廣場集會,他們也表達類似的立場。

中國是哈薩克斯坦的最大貿易夥伴,這是繼2016年反對中資設廠抗議示威後,該國爆發的最大規模反共示威潮。

8月,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附近的牧民與中資公司中吉礦業公司因環境問題發生了衝突。數以百計的牧民衝進了名為索爾通-薩雷(Solton-Sary)的金礦施工現場,牧民們與守護現場的中國工人發生爭執,隨後互擲石塊,致47名中國工人受傷。

2019年1月,約300人聚集在比什凱克的街頭,要求政府出招限制中共勢力繼續在吉國擴張,包括全面禁止中國人取得公民身份、限制他們在吉國的工作許可,並呼籲採取一切措施令中國公民離開吉國,如禁止中吉兩國人民通婚、減少吉國對中國的外債,更要求政府解釋如何運用來自中國的巨額貸款。

2019年1月,民眾聚集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街頭,反對中共勢力繼續在吉國擴張。(VYACHESLAV OSELEDKO/AFP/Getty Images)
2019年1月,民眾聚集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街頭,反對中共勢力繼續在吉國擴張。(VYACHESLAV OSELEDKO/AFP/Getty Images)

「一帶一路」首倡之地爆發反共示威的背後

中亞是中共「一帶一路」從陸路西進的必經之處, 而哈薩克斯坦是「一帶一路」的首倡之地和西向滲透的境外首站,現在都出現多起反共示威,「一帶一路」所處困境可見一斑。

在前蘇聯時期,蘇共一直對中共懷有戒心,所以中亞諸國本來對中共就有看法。

中共早年拉攏中亞地區的主要目的在於利用中亞打擊新疆反對勢力,2001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組織戰略目標是「反恐」,合作集中在官方層面。同時,俄羅斯一直利用自身在中亞的影響力遏制中共在中亞地區的存在。

近年中共的新疆政策,也激化中亞國家一些民族情緒。8月中,哈薩克斯坦人權運動者比拉仕獲釋,他與法庭達成協議,用人身自由換取停止針對中共的鬥爭活動。

現在中共靠「一帶一路」,在中亞謀求自身政治和經濟利益時,爭端就此爆發。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反共潮起

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以投資方式攏絡各國,飽受外界批評並引起各國抵制,包括被控利用大量借貸,讓經濟弱勢國家背負龐大債務,甚至因為過度開發,可能造成沿線國家生態浩劫等問題。

有外媒指,中共的「一帶一路」讓與中共合作的至少13個亞、非、歐國家深陷沉重外債,恐引發危機。目前,該政策不僅受到了西方大國的抵制,連亞洲各國也紛紛對其說不。

2019年1月,馬來西亞官方正式宣佈,取消與中共簽署的200億美元東海岸鐵路計劃,理由是費用過高,決定取消簽約。

中共「一帶一路」計劃令斯里蘭卡身陷債務危機。2018年9月,斯里蘭卡爆發萬人示威活動,大批民眾抗議政府貪污,指將赫班托達港(Hambantota,又譯漢班托塔港)租借給中共99年的行為是賣國,要求政府下台。

因中共倡議的一帶一路令斯里蘭卡身陷債務危機。圖為正在興建中的南部高速公路,由瑪塔拉延伸至赫班托達港。(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因中共倡議的一帶一路令斯里蘭卡身陷債務危機。圖為正在興建中的南部高速公路,由瑪塔拉延伸至赫班托達港。(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2017年12月,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陸續確認已取消或擱置了中國企業計劃的三大水電項目。這三個價值近200億美元的項目遭到拒絕,使中共的「一帶一路」戰略受到嚴重衝擊。

巴基斯坦已取消中共對該國迪阿莫-巴沙大壩價值140億美元的資金援助,原因是中共的融資條件太嚴苛;尼泊爾副總理宣佈取消由葛洲壩集團負責的25億美元的布達甘達基水電站,給出的理由是違規、缺乏競爭招標過程;緬甸則宣佈不再對大型水電項目感興趣,而在三年前緬甸曾停止中共支持的一個36億美元大壩項目。

越南是中共「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由中國承建的河內城市輕軌2A線(又稱吉靈河東線),建於2011年,總長約13公里,按計劃在2018年9月開始進入試運行階段輕軌,但到目前仍未能正常營業。

2018年6月,越南政府試圖通過《關於雲屯、北雲峰、富國特別行政經濟單位法》(草案),該草案計劃在越南北部、中部及南部的富國島設立3個經濟特區,計劃給予外商租地期限最長延至99年等優惠。

這項草案引發越南民眾質疑,隨後越南多個城市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民眾手持「不要給中國共產黨租賃土地,即使一天也不行」、「不要中國(中共)」,以及「網絡安全法案扼殺自由」等標語進行了抗議。

在民眾的抗議聲浪下,越南國會決定推遲表決上述草案。

中共「一帶一路」在歐洲投資慘敗 海外投資減半

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不但在沿線國家政治上遭遇困境,在經濟上也出現了問題。

美國智囊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國全球投資追蹤機構(CGIT)發佈的報告指,2019年上半年中國各類海外平均投資為275億美元,是2018年同期平均水平的一半,更是2017年高峰期的四分之一。2019年上半年的數據是自2008年以來最低的一年。

「一帶一路」項目過去最高峰時,中國海外建築產量佔其五分之三以上的份額,其中近四分之三的資金投入巴基斯坦、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尼日利亞的能源和交通運輸項目。

從數據上看,中方第一次重大投資下降發生在2018年末,當時白宮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加徵10%的關稅。隨後一次下降恰逢2019年春天美中緊張局勢加劇。

根據安永企業諮詢公司有關中國企業投資的調查報告,中國企業2019年上半年對歐洲的投資只有24億美元,與2018年同期相比下跌了80%。而僅僅在兩年之前(2016年)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創下最高紀錄,總投資達850多億美元,2019年比最高紀錄斷崖式下跌至少95%。

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橫跨亞非歐三大洲,歐洲本應是「一帶一路」大力投資的地方。

據美國之音報道,CGIT項目負責人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中國對外投資下滑,最初是由於國內資本管控,後來是因為許多國家開始對中國投資抱持懷疑態度,因此加強審查力度。

史劍道說,2018年下半年至今,中國對外投資急劇減少,正好是中國與美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升級之時。中國目前大部份外匯仍來自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若順差受到威脅,中共用於海外併購或一帶一路項目的外匯就會減少。

2018年下半年至今,中國對外投資急劇減少,數據顯示,「一帶一路」好景不長。(大紀元資料室)
2018年下半年至今,中國對外投資急劇減少,數據顯示,「一帶一路」好景不長。(大紀元資料室)

史劍道認為,「一帶一路」將風光不再,甚至快奄奄一息了,儘管它還會繼續是一個外交上的倡議。

加州克萊蒙.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也認為,「一帶一路」將好景不長。裴敏欣表示,「一帶一路」面臨的麻煩,並不僅僅源於未來幾年中國外匯收入將會下降。他說,在國內,中共面臨著養老金成本上升、經濟增長放緩和稅收收入下降的「完美風暴」。

冰島拒絕中共「一帶一路」

近日歐洲國家冰島拒絕中共的「一帶一路」投資計劃,是歐洲對中共深懷戒心的例子之一。

9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訪問冰島,與冰島總理卡特琳會面,向這個北約(NATO)盟友發出警訊:中共正積極擴張在北極區域的影響力。

彭斯表示,各國應該加強聯盟,團結抵制中共擴大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努力,包括對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和向華為說不。他指,任何一個擁抱華為技術和設備的自由國家都會產生嚴重問題。

期間,彭斯大力讚揚冰島拒絕中共的「一帶一路」投資策略立場,他表示,冰島採取拒絕中共「一帶一路」金融投資的立場,美國對此十分感激。

「我們真心相信,美國加強與這個區域的連結是極為重要的,冰島所採取的立場是關鍵一步,我們非常歡迎。」彭斯說。

意大利政局不穩 「一帶一路」前景堪憂

另一個例子是歐洲國家意大利。

意大利不顧歐盟和美國盟友的警告,於2019年3月23日與北京簽署加入「一帶一路」備忘錄。意大利成為曾經主導全球經濟的七國集團中第一個參加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

很快,意大利國內政局出現變化。

8月20日,意大利總理孔特正式向總統馬塔雷拉辭職。據美聯社報道,意大利最有影響力的政客、內政部長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及其領導的聯盟黨最近一段時間支持率飆升,若提前舉行大選,預料能獲得約38%選票。薩爾維尼也可能成為意大利新領袖。

內政部長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及其領導的北方聯盟黨,日前刻意缺席意大利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簽字儀式。(MIGUEL MEDINA/AFP/Getty Images)
內政部長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及其領導的北方聯盟黨,日前刻意缺席意大利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簽字儀式。(MIGUEL MEDINA/AFP/Getty Images)

值得注意的是,薩爾維尼此前缺席了意大利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簽字儀式。在協議達成前的幾周裏,他曾對該協議公開做出一種更親美的、持懷疑態度的姿態。

習近平3月19日晚抵達羅馬時,薩爾維尼離開羅馬去了東南部的巴斯利卡塔參加地區選舉活動。3月23日備忘錄簽署當日,他出席了他家鄉省份倫巴蒂大區的一個行業論壇,並在那裏發言稱:「不要跟我說中國是自由市場。意大利每年因中國的仿冒品損失600億歐元。」習近平3月24日晚即將結束訪問時,薩爾維尼和一頭母牛合了張照,用照片發了推文,裏面帶著親吻表情符號說「我們祝大家周日快樂」。

這是意大利最受歡迎的政治人士在拒絕參與他所在政府迄今已來最重要的國際協議,「一帶一路」未來在意大利的前景堪憂。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九月號/第9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