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超是淄西人,豪爽好施。

偶然一次,一個僧人來托砵化緣,李超讓他飽飯一頓。僧人很感謝,說:「我從少林寺來。有一點薄技,可以教給你。」李超很高興,請僧人住下,好好招待他,早晚跟著學習。三個月後,李超技藝精熟。僧人問:「怎麼樣了?」說:「可以了。師父會的,我都會了。」僧人笑著讓李超演示。李超解衣唾手,如猿飛,如鳥落,騰跳躍移了好一會,幸幸然叉腰而立。僧人笑著說:「可以了。既然你都會了,讓我們來較量較量吧。」李超覺得好,於是二人既而交臂作勢,既而支撐格拒,李超時時鑽僧人的空子,施展騰挪。忽然僧人飛起一腳,李超仰跌在一丈外。僧人拍手說:「你還沒有學會我的本事呢。」李超很慚愧,繼續向僧人請教。幾天後,僧人告辭而去。

李超漸漸有了名聲,遨遊南北,很少有對手。偶然到歷下(在今山東濟南),見一少年尼姑在場子上賣藝,觀眾水泄不通。尼姑對大家說:「來來去去一個人,場面很冷落。有願意幫忙的,不妨下場一戲,讓大家高興高興。」說了三遍。眾人相顧,沒有人回答的。李超在旁邊,不覺技癢,意氣而進。尼姑笑著給他合掌施禮。才一交手,尼姑便請求停止,說:「這是少林宗派。請問尊師是何人?」李超不回答,尼姑堅持問,於是告訴了僧人的名字。尼姑拱手說:「憨和尚是你師父?這樣的話,不必再比試了,我願拜下風。」李超請求再三,尼姑不比。眾人慫恿她,尼姑於是說:「既然是憨和尚的弟子,都是個中人,不妨一戲。但雙方只是點到會意就可以了。」李超答應了。可是看她文弱,又年少好勝,私下想贏她博取自己的名聲。打到好處,尼姑就急止住了,李超問她原因,尼姑只是笑不回答,李超更覺得她膽怯,再三請求繼續比。尼姑同意了。一會兒,李超急騰起一腳去,尼姑五指作掌削下,李超頓覺膝下如中刀斧,撲倒不能起。尼姑謝罪說:「一不注意冒犯了客人,希望不要怪罪!」李超回到家裏,一個多月才好。一年後,僧人又來了,聽了李超的敘述,大驚說:「你太魯莽了!為甚麼要惹她呢?幸好先說了我的名字,不然的話,你的腿早就斷了!」見《聊齋誌異‧武技》。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