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近來出現緩和跡象,中美次長級官員即將進行協商、10月部長級貿易談判;不過有專家分析,美國打貿易戰走走停停並非為了貿易協定,而是想用實際行動向美國人證明,中共根本不會落實協定。美國大戰略三階段,將重建國際新秩序。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吳嘉隆接受《大紀元》訪問時表示,中美貿易戰開打至今可以看到,美國華爾街、媒體、學界、智囊、矽谷、大企業、傳統企業等,因為很多人拿了共產黨的好處,所以一直在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作為,而特朗普則是透過貿易談判與兩次的「習特會」,證明中共是言而無信、不會遵守承諾的政權。

打打停停 中美經濟逐漸脫勾

吳嘉隆認為,特朗普其實早就規劃好一整套「對中政策」的大戰略,而第一階段貿易戰打打停停,根本不是為了談貿易協定,只是想讓美企有時間撤離中國,並向美國人證明,跟中共談貿易協定根本沒用,不僅談的東西不會寫進協議,內容也不會真的執行,就算協議真的通過了,中共也隨時可能退出,「會執行也都是短期現象。」

他分析,和平、理性的A計劃破局、走不通之後,美國將會推出強硬的B計劃,第一階段要達成的目標就是「中美經濟脫勾」。

他表示,特朗普去年7月以來,接連對中國商品祭出多項關稅制裁,目前最高是課徵25%的關稅,但這並非上限,過去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曾說過,他要對中國全部出口商品加徵45%關稅,「所以貿易戰還有的走。」

經濟圍堵中共 美國設定六戰場

他表示,在經濟相當程度脫勾,中美經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現象降低之後,中共在國際貿易上,就會像當年的蘇聯一樣被孤立,屆時美國可能就會推出第二段的「經濟圍堵」策略,封殺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

他說,由於中國是出口導向國家,美國第一個戰場是提高關稅、不再提供出口市場,讓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受阻;第二,中國經濟增長多靠外資帶進資本、技術、訂單等,而香港是中國外來投資的窗口,有70%、80%的外資透過香港轉進大陸,還有包括籌措美元資金、中共竊取技術也是透過香港。

吳嘉隆分析,其實當貿易戰再往下打,美國遲早都要把香港這個窗口堵起來。此時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中共不斷升高打壓態勢、甚至還可能出兵鎮壓,其實反倒是自毀香港,推進美國大戰略的整體進程。

他說,過去中國經濟之所以快速起飛,是因為美國於2001年時協助世界貿易組織(WTO),所以第三個戰場是,未來美國可能會要求WTO把中國的開發中國家地位移除;第四,由於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來自於智慧財產權的竊取、強迫技術轉移與國企補貼等等,所以美國會用貿易談判進行結構性改變,把這些漏洞堵起來。

他表示,美國大戰略再往下打,第五可能會再設定「科技戰」,禁止美國輸出高科技給中國產品,還有「貨幣戰」,禁止中國匯率貶值;第六個戰場則是「金融戰」,相較貿易戰中美還互有輸贏,金融戰是美國絕對贏的戰場,中共一點勝算都沒有,只要美國宣佈禁止中國銀行進行美元結算交易,「中國經濟就崩了」。

排除中共 美國重建國際新秩序

吳嘉隆表示,美國大戰略第三階段,則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2018年12月4日在布魯塞爾上所提,「特朗普將建立一個由美國領導和民主支持的新的世界秩序。」

他表示,美國要「重整國際機構,重建國際新秩序」,可能會要求歐盟、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與WTO把中共從成員國中剃除,若不執行美國就會宣佈退出,重新組建一個新的關稅同盟,並且規定只有市場經濟體才能加入,由於台灣是市場經濟體,所以可以加入,而中共不是,所以就不能加入。

他說,美國還會要求聯合國剃除中共,若聯合國不肯美國也會宣佈退出,重新組建民主國家聯盟,台灣因為是民主國家所以可以加入,而中共不是民主國家,所以就不能加入。他認為,美國的第三階段戰略,很可能會在特朗普的第二任期開始執行。

台灣是美國核心利益 不可能讓給中共

吳嘉隆認為,美國的這套大戰略,台灣扮演關鍵性的角色,而台灣的重要性又遠超過中美貿易戰,而且2020年台灣的總統選舉,更攸關中美貿易戰的勝敗,「如果美國屬意的人選輸掉選舉的話,這場貿易戰美國就輸了,若中共代理人贏得台灣選舉的話,這場貿易戰就是中共贏了,誰贏得台灣,誰就是贏家。」

他解釋,美國國防概念並非在自家門口設防線,真正的防線是設在第一島鏈,過去蘇聯、納粹德國都沒有打到美國領土,唯有位於第一島鏈的日本軍國主義曾打到美國領土,所以當台灣落入中共手裏後,第一島鏈就會被突破,中共就可以橫跨太平洋,直奔美國加州外海,屆時芝加哥、紐約都會陷入長程州際導彈的攻擊範圍。

他表示,只要台灣一丟,日本、南韓也可能會相繼失守,後面就會產生「骨牌效應」,所以台灣其實才是美國的核心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