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海貿易談判,到中共被列入貨幣操縱國,短短數天內,中美貿易戰風雲突變,升級到貨幣戰。這一周內到底發生了甚麼,導致貿易戰閃電般地升級?

中共放手讓人民幣破7的動作攪動全球市場,8月5日美股創下全年最大跌幅。當天收市後,美國財政部宣佈將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

「貿易戰現在變成了貨幣戰,」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退休所長弗雷德·伯格斯坦(C. Fred Bergsten)對《紐約時報》說。

這是今年5月初中美談判破局後,再一次貿易緊張局勢升級。6月底,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大阪峰會期間同意繼續就達成一個協議進行貿易談判,並暫停貿易戰。

雖然預計中方談判代表將於9月份前往美國首都華盛頓進行會談,如果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在貿易協議方面取得進展,那麼最新關稅仍可以避免。但外界認為,中美近期達協議希望不大,高盛8月6日表示,由於雙方都在尋求「更強硬路線」,不再期望中美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達成協議。

本文整理自7月31日中美完成新一輪談判,到美東時間8月5日,中美貿易戰升級到貨幣戰所發生的事件,以及未來貿易戰/貨幣戰將何去何從。

從上海貿易談判,到中共被列入貨幣操縱國,短短數天內,中美貿易戰風雲突變,升級到貨幣戰。(VCG/Getty Images)
從上海貿易談判,到中共被列入貨幣操縱國,短短數天內,中美貿易戰風雲突變,升級到貨幣戰。(VCG/Getty Images)

7月31日:美方貿易談判代表離開中國

由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領導的貿易談判代表在第12輪面對面貿易談判中,沒有達成協議就離開了中國上海。談判提前40分鐘結束,議題主要集中在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服務、非關稅壁壘和農業等方面上。

談判結束後,雙方各自發表內容不盡相同的聲明,中美預計將在今年9月繼續進行談判。

8月1日:特朗普宣佈對3000億中國商品徵收新關稅

美方代表返美後,在白宮橢圓辦公室向特朗普匯報談判情況。知情人士透露,總統耐心已經耗盡,認為關稅是對抗中共最好的槓桿。

特朗普宣佈美國將從9月1日起,對價值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同時特朗普表示,期待繼續與中方就全面貿易協議進行積極對話。

特朗普當日晚些時候對記者說,他可以「在關稅方面做得更多」,如果有必要的話,10%的稅率可以提高到「超過25%」。

8月2日:特朗普對中共在貿易談判中行為表示不滿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8月2日告訴霍士商業新聞節目「Varney&Co」,總統對談判結果「不滿意」,並指出中國(中共)沒有解決包括芬太尼貿易問題在內的一系列問題。

特朗普在白宮南草坪表示,美方不能只僅僅與中方達成對等協議,必須與中方達成一個更好的協議。因為中共有一個非常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他正在扭轉它。

「中方必須做很多事情才能扭轉(關稅)局面。坦率地說,如果他們不這樣做,我可以增加關稅,如果我想,我可以將它增加到更高的數字。」特朗普說。

美國商務部表示,墨西哥已取代中國,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

7月31日,美國貿易代表團與中方代表在上海西郊賓館談判。(NG HAN GUAN/AFP/Getty Images)
7月31日,美國貿易代表團與中方代表在上海西郊賓館談判。(NG HAN GUAN/AFP/Getty Images)

8月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談貿易戰

特朗普發推說:「與中方相關議題(進展)非常順利。它們(中共)向我們支付了數十億美元(稅款)。」

他表示,這是通過(中共讓)貨幣(人民幣)貶值和(投入)大量現金來實現的,中共這麼做是為了保持它們的系統運轉。

8月5日:中共報復 放手讓人民幣破7

自2008年以來,中共首次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低於7美元,還要求國有企業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

人民幣貶值使中國商品對海外買家更便宜,可以抵消美國關稅。

8月5日下午:美國將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

8月5日中午,特朗普總統發佈數條關於「中國(中共)操縱歷史貨幣」的推文。當日傍晚,財政部25年來第一次將中國(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

「最近幾天,中國(中共)已採取具體步驟貶值人民幣。」財政部的聲明中寫道,「這些行動的背景以及中國市場穩定理論的不可信性證實,中國貨幣貶值的目的是為了在國際貿易中獲得不公平競爭優勢。」

財政部稱,它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以解決中共最新行動帶來的「不公平競爭優勢」。

中共惹惱特朗普 導致貿易戰升級的三個因素

一、上海談判中方沒有誠意

消息人士告訴霍士商業新聞,在上海談判中,中方團隊並沒有打算達成協議,反而使用了強硬手段。中共商務部長鐘山向萊特希澤就貿易協議,逐行提出問題。

二、中方屢次不兌現承諾

根據特朗普推文和庫德洛對媒體的講話,可以總結出,中共在多個方面出爾反爾,最終促使特朗普做出加稅和反制中共貶值貨幣的決定。

特朗普8月1日在推特上明確指出,中共在5月初談判達成的協議上反悔,企圖重新談判;中共沒有兌現去年習特會上做出的打擊芬太尼走私美國的承諾;中共沒有兌現今年大阪習特會上做出的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承諾,而這個承諾恰恰是特朗普同意暫緩加徵關稅的關鍵條件。

三、操縱貨幣 讓人民幣跌破7

中共放手讓人民幣破7,導致美股暴跌 (Getty Images)
中共放手讓人民幣破7,導致美股暴跌 (Getty Images)

針對中共央行、官媒《人民日報》8月6日指責美國將中共貼上貨幣操縱標籤。庫德洛回應說,鑒於自2018年4月以來中國貨幣匯率下跌10%,華府被迫將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他並表示七國集團(G7)工業化國家其它成員支持這一行動。

「在某個時間點,如果它們(中共)違反我們的法律,WTO(世界貿易組織)法律,坦率地說,G20貨幣穩定法則……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他說,「它們是自食其果。」

對比貿易戰對經濟的衝擊 美國佔優勢

從去年開始中國經濟一直在持續放緩。中共官方公佈的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為6.2%,處於幾十年來的最低水平,貿易緊張令局勢惡化,削弱了出口,動搖了企業的信心,企業已經收縮投資。

路透社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及內外需求疲弱等因素影響,7月份,中國出口可能連續第二個月下滑,而進口大跌。與去年同期相比,出口預計下降2%,進口下降8.3%。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1日宣佈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後,美國花旗銀行的分析師表示,新一輪關稅生效後,將使中國的出口減少2.7%,並累計降低GDP增長率50個基點。這是綜合考慮前幾輪關稅對中國造成的總經濟損失。

前美駐華大使駱家輝8月6日對CNBC表示,「中國仍然非常依賴出口,尤其是對美國的出口。他們向美國出口的數量超過了所有歐盟國家的總和。百分之二十的中國經濟依賴出口。」

《華爾街日報》8月7日報道,人民幣本周突然貶值,說明中國經濟增長已經下滑,是北京承認其國內經濟需要幫助的一個跡象。

中美貿易戰

路透社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及內外需求疲弱等因素影響,7月份,中國出口可能連續第二個月下滑,而進口大跌。與去年同期相比,出口預計下降2%,進口下降8.3%。圖為中國青島港口。(STR/AFP)
路透社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及內外需求疲弱等因素影響,7月份,中國出口可能連續第二個月下滑,而進口大跌。與去年同期相比,出口預計下降2%,進口下降8.3%。圖為中國青島港口。(STR/AFP)

對比貿易戰對中美經濟的衝擊,庫德洛6日在白宮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美國的情況比起中國要好多。

他說:「大家談論消費者以及消費者物價受到關稅的影響。我的觀點是,消費者正是我們經濟當中最強的一環。過去三個月的消費者開支年增長率為7.5%。至於通貨膨脹,拿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為例,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長率為1.4%。所以如果要說對消費者有任何衝擊,那麼這個衝擊是微乎其微的。」

「但生產以及供應鏈都正在撤離中國。我們的需求是有彈性的。我們的進口商可以去中國以外的地方購買,那會傷害到中國(經濟)。經濟負擔大部份落在中國(中共)身上,而不是我們身上。 」他說。

特朗普7日也對記者表示,他對美國的經濟實力仍然充滿信心。「我們有錢湧入。我們擁有具有實力的公司、強大的企業。而中國(中共)正在失去這麼多,成千上萬的企業因為關稅現在正離開中國。無論是否達成協議,我們都處於一個非常有利的地位。」他說。

8月2日,美國最新就業數據顯示,美國就業市場繼續向充份就業邊緣發展,公司仍在繼續招聘。庫德洛認為美國最新就業報告顯示美國經濟強勁。

8月2日,美國最新就業數據顯示,美國就業市場繼續向充份就業邊緣發展,公司仍在繼續招聘。(Getty Images)
8月2日,美國最新就業數據顯示,美國就業市場繼續向充份就業邊緣發展,公司仍在繼續招聘。(Getty Images)

貿易戰/貨幣戰何去何從 中美或面臨新冷戰

這場貿易衝突如今涉及了一長串敏感因素,從網絡安全到竊取技術,再到中共在海外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許多專家表示,這些因素導致中美關係降至40年來低點。

8月7日,特朗普在白宮南草坪上重申,他對中國(中共)在全球市場不良行為的強硬立場最終將有利於美國經濟。

農民是中美貿易戰最明顯受害者之一,也是中共利用來打擊特朗普的群體。但特朗普多次表示,美國農民是偉大的愛國者。 普渡大學商業農業中心最新調查於8月7日公佈,結果顯示創紀錄的78%美國農民表示,他們相信貿易戰將最終使美國農業受益,他們繼續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8月6日在回應中方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時說,如果有必要的話,他還將在明年為農民發放補助。美國到目前為止,已經為農民發放數百億美元的援助資金。

對中共而言,無論用關稅報復、控制稀土出口、貶值人民幣以及打擊在華美企都有缺陷,中共無法避免傷及自身。北京若對美放箭,很可能會反彈回來、擊中自己的工廠和工人。

英國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ncs)資深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中共的選擇「基本上很少」, 因為「如果(中共)要直接打擊美國,很難不傷到自己」。

7月22日,CNBC網站刊登觀點文章表示,若談判無法進行下去,特朗普應採取對中共毀滅性的一組合拳策略。文章解釋說,所謂組合拳是指對所有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以及美聯儲減息以支持國內需求,以及應對美國長期遭受進口競爭的痛苦。

自由亞洲電台專欄作家胡少江曾撰文表示,中共目前的立場「不想打,也不怕打」表明,其仍在對貿易戰的後果進行利弊權衡。可有一點是肯定不變的:若讓步對中國生產者和消費者有好處,給中共權力帶來致命傷害,中共一定會拒絕任何讓步;若暫時的讓步有利於穩住陣腳,可能會同意一些讓步,但當其緩過氣來時,便會撕毀協議、加倍反撲。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仍然期待中方官員在參加完北戴河會議之後,來到華盛頓進行正面的協商。圖為今年5月初,劉鶴率團來美國首都參加貿易談判。 (SAUL LOEB/AFP)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仍然期待中方官員在參加完北戴河會議之後,來到華盛頓進行正面的協商。圖為今年5月初,劉鶴率團來美國首都參加貿易談判。 (SAUL LOEB/AFP)

前財政部官員、Evercore投資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羅傑‧奧特曼(Roger Altman)告訴CNBC,中共沒有表現出改革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竊和網絡攻擊的跡象。他說:「除非這種情況發生變化,否則我們將走向與中國(中共)形成的冷戰形式。」

美聯儲理事詹姆斯‧布勒德(James Bullard)6日對路透社表示:「我認為貿易體制不確定性在當前環境中很高。我不認為這種不確定性會在未來幾個季度消失。」

不過即使中美兩國目前局勢緊張,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仍然期待中方官員在參加完北戴河會議之後,來到華盛頓進行正面的協商:「這輪協商的大門是敞開的。我們希望他們會過來,我們希望將能有非常正面的結果與協商。那是個樂觀的看法。」

特朗普8月7日也表示,將會看看與中國的貿易談判是否會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