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9月1日關稅升級後,人們一直在關注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9月2日彭博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雙方正在就原定9月份舉行的談判進行努力。

是否在9月繼續談判充滿不確定性,反映出中美雙方的矛盾和分歧仍然明顯。有分析認為,雙方貿易分歧的加大,不僅使談判前景蒙上陰影,也使中美關係發生著重大改變,「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談不談?不確定

眾所周知,中美雙方7月在上海第12輪談判,僅僅是約定9月繼續在華盛頓談判。因為談判沒進展,特朗普宣佈從9月1日開始,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但因為中方對750億美元美國商品施加報復關稅,導致特朗普對所有中國商品的關稅通通上調5%。

關稅生效後,特朗普仍然表示9月的談判沒有改變。不過特朗普也表示需要看看,「拭目以待」。

中共外交部9月2日回應了新一輪談判的問題,發言人耿爽表示,正在討論這個問題,「最重要的是為中美雙方繼續磋商創造必要條件」。中共商務部此前也表示,「願意以冷靜的態度,通過磋商與合作解決問題」。

中美雙方都沒有把話說「死」,都透露了談判不確定的信息。

中美各有底線

2名知情人告訴彭博社,過去一周的中美談話當中,至少有2項要求沒有達成共識:美方要求為下一輪談判設定規範,中方希望美方延後徵收新的關稅。

不過外界認為,中美之間在貿易方面的矛盾,比這兩點更複雜,已經進入了一種惡性循環:「不相信對方——談判受阻——再加大施壓」。之所以出現這種狀況,主要因為美方對中方有7大要求,而中方對美方也有3大期望。

中共「七宗罪」

大家知道,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兩周前曾接受霍士採訪,他又一次重申了中共必須立即停止「七宗罪(Seven Deadly Sins)」,分別是盜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入侵電腦、對市場進行傾銷和讓美國公司倒閉、大力補貼國營企業、進口毒品芬太尼和操縱貨幣。

納瓦羅認為,因為中方存在著這7大結構性問題,所以談判需要耐性。

納瓦羅說中共的這「七宗罪」必須停止,透露出美方的要求是不容改變的。這就是美中達成協議的前提,或者說是美方的底線。

不過過去2個月,中方一直沒有滿足美方的要求。甚至在多個方面,中方的做法與美方出現了背道而馳,包括用貶值人民幣的方式,抵銷美國關稅制裁等等。而且中方加徵關稅的商品,似乎有意針對特朗普最在意的汽車和石油產品,用意不可謂不深。

中方三期望

至於中方的期望,沒有得到美國的重視,原因不難理解。中方三大期望是:美國撤回已開徵的新關稅;增加採購美國商品要符合中國需要,不能漫天要價;談判的文本要有平衡性。

大家知道,美國幾次加徵關稅,就是要迫使北京遵守協議,這相當於一種懲罰機制。而多採購美國商品,也是美方找回貿易平衡最快捷的辦法之一,因為中美貿易逆差有五千多億美元。至於協議文本,特朗普早就表示,協議必須對美國有利,否則就不簽。

特朗普認為,中共鑽世貿規則空子、佔美國便宜有幾十年,就是因為存在著不公平的約定。世貿規則的漏洞,讓中共有機可乘。所以特朗普一方面推動修改世貿規則的同時,一方面要與中方單獨達成協議。

如果中方的3個期望不能得到滿足,那就意味著中共不能再鑽空子,不能繼續佔美國的便宜。換個角度說,中共的經濟利益就會減少。

談而不破?北京冒險

雙方存在這麼多的分歧和對立,可想而知,即使談,難度也是非常大。而目前雙方的表態,似乎是在保持一種談而不破的狀態。

中共不想談判徹底破局,這對中國沒有任何好處。所以中共在儘量地拖,等著明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共希望換一個軟一點的民主黨人入主白宮,然後可以像前幾屆政府一樣,施以小利收買個人,從而使美中經貿已及兩國關係都恢復到特朗普以前的狀態。

但北京的拖延,實在有點冒險。

貿易戰打到現在,「中國製造」的產品和供應鏈,已經成了貿易戰新祭品。製造業的全球供應鏈都在重新思考,遷移到第三地已經形成了趨勢。包括許多國際大廠在內,都在紛紛轉移,形成了一股「逃離中國潮」。毫無疑問,本來已經在嚴重下滑的中國經濟,將進一步雪上加霜。

至於中共賭特朗普的大選落敗,專家認為,中美貿易協議並不是特朗普競選的必須砝碼。

中美貿易委員會高級研究員艾斯頓(Anna Ashton)指出,沒有中美貿易協議,特朗普一樣可以在明年大選連任。他的強硬對華立場,已經幫他錨定了競選優勢。而且無論明年大選結果如何,以後的任何一屆美國政府,都會對中共更加強硬。

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也認為,特朗普不會屈服,明年大選前中美不會有協議。他認為中美貿易戰「是21世紀上半葉最具決定性的問題」,將奠定美國經濟和全球經濟的基調和方向」,「這場戰爭值得打」,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