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下午1時香港國際機場,示威者再度發起「和你飛2.0」抗議活動,以表達對8.31警方極度暴力對待市民的不滿。和平的抗議活動同樣遭到暴力鎮壓,而且警方的搜捕行動由機場擴散到東涌、中環六號碼頭等地。

臨近網友相約下午1時機場相見的時間,靠近機場客運站附近已經有很多警車在道路兩邊截查往來的私家車等。

整個機場嚴陣以待,在登機口的大門新設置安檢,只有乘客才可以進去,另外一個通道則給記者和機場職員進入。

接機大廳空蕩蕩的,所有的示威者都被堵在門外,部份示威者聚集在接機大堂的外圍天橋上,部份聚集在巴士總站。他們找來一些行李手推車在機場接機大堂外及巴士往來的通路上設置了兩道路障。

大量的警車在下午2時左右到達巴士總站附近,很多全副武裝持長盾牌的防暴警察下車,聚集在巴士總站的外圍。示威者主要是年青人及中學生,他們看到拿盾牌的防暴警察來了之後,很快就撤離巴士總站到第二道路障後面。防暴警察突然快速推進,從巴士總站的一頭挺進到了另一頭。

大量防暴警察排好隊陣,佔滿了巴士總站的三條馬路,帶頭的警察還對記者大喊趕緊離開,不要妨礙警察工作,同時用高音喇叭對示威者喊話,叫他們立即離去。現場氣氛一度緊張,連記者也趕緊離開,被迫翻越高牆,需要其他人幫忙一起拉才能攀越,有點狼狽。

此時整個機場形勢也越發緊張,警報器不斷鳴響,所有進入機場大廳的門全部關閉,只有憑機票和記者有效證件才能入內,甚至一度絕對不能出入。約半個小時後,準備清場的防暴警察突然調轉頭坐車離開。不過還有一些「速龍小隊」防暴警察留在機場內巡邏。

由於往來機場的巴士及機場快線列車暫停服務,大批示威者及一些乘客拖著行李一起集體離開機場,步行往東涌。

直到下午5時半,機場內部仍然封鎖,僅讓裏面的人出去,不讓外面的人隨便進入。工作人員向旅客解釋說,所有的巴士、的士全部沒有,只有機場快線,但是因為有人在路上放了一些雜物,需要清理,所以估計半小時後才可以通車。

大約6時左右,機場全面開放,巴士陸續駛入,巴士總站、的士站都是人滿為患排長龍。好不容易坐上車,才發現車輛堵塞在路上,車速有時比人行路還慢。

花了三個小時才離開機場的公路,徐徐進入東涌市區,車速才恢復正常。

中學生:望國際譴責港府

途中遇到學生示威者時,一些巴士司機都很好心讓他們上車。記者採訪了其中一個學生,他介紹自己去機場的目的時說:「因為我們和平理性的示威和比較激進一些的行動,對政府暫時來說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而且他們開始和各個公共部門聯繫,再一次收窄我們遊行集會的權利,例如封鎖港鐵,那我們唯有選擇向對國際有影響的地方出手,譬如機場。機場不是屬於一個國家的,只要影響到一個機場就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因而受到影響,所以希望有其它地方幫我們發聲譴責政府這樣(對待香港市民),這就是來機場的最主要目的,希望他們可以給一些壓力我們的政府。」

他還蠻有信心的表示,覺得今天他們的抗爭活動會起到一定作用,「因為我們有封鎖到八號幹線,至少有八個小時左右,但我想貨運方面應該不會有大影響。」

由於9月2日正好是本港中學及各個大專院校等開學的日子,該學生說:「我覺得保守估計會有四、五成的學生可能會參與未來的社會運動。」

8.31香港警方在多地進行暴力鎮壓,甚至毫無差別襲擊港鐵車廂內的乘客,被各界譴責白色恐佈越來越嚴峻,比元朗黑社會攻擊市民的性質還要惡劣。

互相扶持 不再怕白色恐怖

該學生告訴記者,現在面對白色恐怖他們已經沒有任何怕心了。他說:「一開始是怕的,現在已經不怕了。因為大家都是這樣出來的,不可能會去怕,是會有這個想法,可能很不幸,突然間就被人拘捕的那個就是你。但是如果你這麼想的話就不會有人會出來了,每次見到這麼多人出來就有信心讓自己繼續支持下去。」

就特首林鄭月娥可能實施《緊急法》,並且大陸一直傳有武警或者軍隊進入香港的說法,該學生笑著說:「我們香港的市民都很期待武警,八一人民解放軍他們來香港。因為這樣美國人就不會和我們合作了,我們就可以和大陸一起享一個『富貴榮華』了。」整個車廂的人都哄堂大笑起來,香港人的幽默和風趣也略見一斑。

途中發現高速公路的中央位置上留下大批的頭盔、水樽、眼罩、豬嘴、雨傘等物品,看上去有點觸目驚心,不知道曾經發生了甚麼事情。

防暴警尾隨示威者到東涌,在東涌綫外圍、進入車站及車廂搜捕示威者。警方懷疑示威者由大嶼山梅窩乘坐渡輪前往市區,故在中環六號碼頭佈署過百警力等候渡輪停靠後上船搜捕,並拍攝所有下船及在碼頭的人。

截稿前,有傳警方前往大嶼山愉景灣搜捕示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