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紀元時報》昨日下午2時,就報紙被7-Eleven無理下架召開新聞發佈會,並宣佈發起「民間銷售網絡」捍衛言論自由,呼籲更多正義良知的店主,加入《大紀元》報的銷售網點。

香港《大紀元》發言人吳雪兒在會上介紹,《大紀元》在香港是少有的獨立媒體之一,更是每日發行的日報。尤其在中國新聞,更為社會提供獨到、深入的分析報道。在香港局勢極度關鍵的時刻,《大紀元》一直堅持走到最前線,為市民提供真實資訊,使讀者看清時局,亦將香港真實情況送至世界各個角落,長遠更是為明日歷史作證。

她還表示,《大紀元》自2001年在香港成立分社以來,一路經受中共黑手在香港的干預和打壓,發展到今天的規模實屬不易。現在香港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難之際,《大紀元》再遭打壓,自8月16日起,被迫從7-Eleven便利店下架,只留下部份書報攤銷售渠道,眾多的《大紀元》忠實讀者,很難買到《大紀元》,獲得資訊的便利亦被剝奪。

她在會上宣佈,從即日發起「《大紀元時報》民間銷售網絡」。「我們呼籲市民加入『民間售報網絡』,遍地開花,抗議強權打壓滅聲,捍衛新聞資訊自由,重新為讀者建立便利的銷售點。」她強調,此舉最重要是給予香港人一個選擇不同聲音的空間,是面對強權滅聲的一種抗議,是捍衛言論及新聞資訊自由的一種支持。

香港《大紀元》業務發展經理 Ingrid Wu 指,香港《大紀元》報社和員工一直遭到中共打壓,例如,承印公司單方面停印報紙,他們要成立自己的印刷廠解決印刷問題,有員工在中國的家屬受到騷擾。在香港辦公室、文化活動場地租賃亦遭重重阻撓,更有美國的同事遭到中共特務上門直接毆打,甚至有在中國的記者,被迫害失去生命。「所以我們說:『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來之不易)』」她一度哽咽表示。

梁國雄批中共收緊言論空間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社民連梁國雄在記者會上表示,當時(7-Eleven的母公司)牛奶公司跟《大紀元》簽合同,從最初500家便利商店上架,到5月28日要求降到150家便利店。他認為,當4月1日「送中條例」有可能通過,所以《大紀元》時報還可以上架,隨著「反送中」抗議的升級,進入新的時期,更需要媒體報道宣傳,其後更發生了元朗黑幫攻擊市民等事件,共產黨要收緊言論空間、港澳辦想壓制民間的聲音。

他指,從5月28日起,《大紀元》被減掉的銷售點都是高銷售量的店,「跟合約上說給《大紀元》更好的銷售環境是完全矛盾的。從商業上是無法解釋的,從實際上也是違約的。它會令《大紀元》賣得更少。」

6月16日兩百萬人上街反送中,到7月15日香港反送中進入一個新的時期「遍地開花」。當天,牛奶公司單方面通知《大紀元》8月16日全面下架。他又指,共產黨已經制定了「暴亂」假象的策略,「用暴力、用黑幫來對付反送中示威者,抹黑示威者為暴徒,稱有恐怖主義的苗頭、有顏色革命的特徵」。他表示,媒體有責任去分析報道,這個時候《大紀元》被下架的原因是很容易理解。

學者:中共打壓不會成功

多位本港學者和評論員都對香港《大紀元時報》被7-Eleven下架感到遺憾,認為非7-Eleven的商業決定,是受到中共政治壓力所致。

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表示,國際大公司雖然面對中共的壓力或會低頭,但是市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比如罷買該公司的產品,轉向支持小商戶。他也強調,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正義的聲音從未被壓制下去。「希特拉是否會成功?當時那刻可能得到蠅頭小利,但長遠你可以成功嗎?可以封鎖嗎?」

他又指,中國經濟現在面臨很大問題,「你沒有錢去維穩。發展下去,你經濟再出問題的話,你還有錢去養這些『貓、狗』嗎?它們會即刻走。」

教大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表示,香港需要多元化的聲音,因為香港現在不被中資控制的媒體已經非常有限。如今不受中共赤化的《大紀元》也被下架,特別是現在正值反送中的敏感時期,這是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威脅和破壞。雖然7-Eleven解釋是商業決定,但她認為很大可能是政治決定,幕後是因為受壓,令香港多元化的新聞聲音減少。

她又表示,《大紀元》在「反送中」期間,很多新聞報道,都以獨特的角度報道各界的聲音,非常可貴。

蔡泳梅:中共懼怕反送中運動

本港作家、資深中國問題專家蔡泳梅認為,下架雖然表面上是商業決定,背後有政治因素在起作用。因為作為香港正常經商者,有生意上門,就一定會做。「生意不管大還是小,它都是一筆生意,都是有錢可賺的。所以,他不做的話,就是因為他後邊受到了壓力。」

她認為,今次《大紀元》被滅聲並非孤立的事件。自從「銅鑼灣書店」事件以後,中共從各個方面封鎖媒體,書店甚至印刷廠也受打壓。

尤其是現在正值反送中敏感時期,蔡泳梅認為,中共將加強控制香港媒體,甚至打壓商業機構,她以中共打壓國泰航空為例,「它要打壓香港民眾的示威抗議,它就直接上你的公司施壓力。比如說,國泰的職員,他們的空服員、機師參與了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它就(要求國泰)直接地(解僱)。你要跟中國的公司直接做生意,他就給你這方面施壓力。然後,你在這個壓力下,你就會做一些決定。」這也反映出中共內心的虛怯,「所以要控制封鎖訊息」。

但她認為,中共想要《大紀元》滅聲,並不可能,因為《大紀元》由法輪功學員創辦,有信仰的支持,所以能夠堅持下去,但對於一些較小的媒體,可能生存環境就更加困難。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行政總裁Cédric Alviani回應:「我們很遺憾(得知)香港的7-Eleven停止售賣這份報紙(中文《大紀元時報》),考慮到(報紙)的銷售額遠超最低的要求。除了是因為受到來自中共方面的壓力之外,我們看不到任何理由(7-Eleven)要撤(《大紀元》)。我們呼籲香港7-Eleven就他們的決定重新考慮,同時不要屈服於過去他們可能受到的壓力或是將來可能受到得壓力。」又認為《大紀元》不能在7-Eleven下架,對全球媒體多元生態是一個損失。

香港青年:「《大紀元》真實報道 中共當局恐慌」

青年David Ng獲悉《大紀元》被下架後表示,「《大紀元》時報是香港極少數拒絕中共收買、滲透、恐嚇的良心媒體。從反送中運動開始,香港《大紀元時報》堅持在最前線報道香港實況,記者戴著頭盔沖在新聞第一線實況報道,最近更被有中共背景暴徒襲擊,專業精神毋庸置疑。」

他還說,「香港《大紀元》通過第一手採訪報道,加上獨家稿件和相片,給全世界帶來香港的真實新聞,對抗中共黨媒的潑污。由於專業和影響力在香港日高,成為中共眼中釘。這次7.11突然下架《大紀元》時報,凸顯中共的黑手發功,嚴重打擊香港新聞自由,我們予以最強烈譴責。同時,中共專門針對《大紀元時報》,也可見《大紀元時報》報道的真實性,且反應中共當局的恐懼。」

最後他說,「我們年輕人正在整理良心商家和媒體清單,一旦完成便會發佈。今天《大紀元》經歷的一切,未來所有香港人都會遭受。我們呼籲每一個人重視並支持《大紀元》時報遭遇迫害的情況,予以最強烈譴責!」◇